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祁娟:人在草木间|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25 10:03:17 21

四月的桐柏,大地芳菲,丘陵和浅山蜿蜒在绿色大氅的壮阔之中。 我们在这个春季里,与桐柏有一场短暂却记忆深刻的交汇。桐

四月的桐柏,大地芳菲,丘陵和浅山蜿蜒在绿色大氅的壮阔之中。

我们在这个春季里,与桐柏有一场短暂却记忆深刻的交汇。桐柏史称天下七十二福地之一,名胜古迹众多,历史文化深厚。淮源文化、佛道文化、盘古文化、红色文化成为中原乃至民族文化的丰富和延伸。“盘古开天地,血为淮渎。” 桐柏为淮河的发源地,四季分明,雨水充足,空气湿润,而北纬32度这一黄金地段,最适合茶叶生产和种植。名震四方的桐柏玉叶,桐柏红正在这片土地,在春天的风里潜滋暗长,在眺望和召唤人的脚步了。

所以,那刻晨起,我们一路驱车在高速公路前行,去往那个心目中的产茶圣地。公路两侧能看到远处一棵棵白杨,和田地里长势飞猛的麦子,一栋栋一闪而过的不太高的楼房,颜色由浓到淡,如同绵延不绝的乐曲,渐行渐渐远地似乎融化在天光之外。天空蔚蓝,白云悠闲清淡。

抵达桐柏时,已是中午。我看到的是一座干净的充满诗意的城市:宽敞的街道,路边的海棠正盛,纵横交错的马路是琴弦,行人和车辆弹奏着有条不紊的弦音。桉树以及冬青,松柏郁郁葱葱,间或有白色的槐花探出甜润的芳香。加之正午的光线,明暗对比如此强烈,让城市边沿的山峦和丘陵的起伏更为立体和深邃。阳光下的道路连绵在视线尽处,在山脊和弯部忽明忽暗,通向无数生灵赖以生存的乡野,通向庙宇,古树和湖泊,为这块土地连接上一个又一个史前遗址。

望着远方清晰和隐约闪现的绿色山峦和苍茫一片的树木,我想起了这里是淮河发源地,有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故事,这块土地上,人类生存繁衍的历史文化源远流长,人类一路走来的许多艰辛和秘密,既被时间覆盖,又被岁月和厚土遮蔽,使得这淮河的源头丰富而引人。

淮河源头水清清,桐柏山上茶飘香。桐柏植种茶历史悠久,《神农本草》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说,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自宋代,桐柏山茶厂曾为全国十三茶厂之一。随着时代的变迁,桐柏的茶叶兴衰交替,但植茶,制茶,兴茶,饮茶从未间断过。新时代桐柏县茶叶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且科技资源的有力注入,快速走向繁荣,如今是为县为民造福的龙头产业。

当我置身于视野浩瀚的茶园,短暂的悸动之后,心里有某种宁静的浩荡。可以用浩瀚来形容。体态规整的茶树定是经过精心修剪,一排又一排,像波浪般柔和地蔓延到周边甚至更远的地方,茶垄与茶垄之间经纬分明,似乎有人深情触摸过般地顺畅。根本不用细闻,空气里旋转着新澈与清香的茶味,翻卷不去。

春天的茶地雄浑而野性勃勃,人在其中,视觉带来的冲击力是具有震撼性的。这不亚于寒冬离去,映入眼帘的第一朵鲜花,如同在寂寥无人的荒漠,看到一片绿色的植物带来的欣喜。头顶的阳光悬挂着,我在茶海的波涛之上,那茂密发亮的叶片正托载着我,和一些身着粉色棉布碎花采茶姑娘,她们唱着动听的山歌,双手将茶树枝条顶端的嫩芽轻轻地摘下,茶叶的嫩被光照得似乎透亮起来,碧玉般地散落在竹筐里。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化身为其中的一株茶树,和那庞大的阵容一起,奏起了响彻天地的音乐:打开身体,敞开胸怀,沸腾,战栗,在绿色的海洋上跳跃、翻滚。将灵魂从拘谨与羞涩中释放出去,奔向更广阔的天地,与天地共舞。

我想去任何地方,憧憬过景区带给我的美好和愉悦,但还从未设想过,到来的桐柏茶园带来的如此想象和感受,我在想象的无边之中,早已忘却一切能忘的事情,这种想象又带来一种无我状态,且超脱。这也许不仅是茶树的繁茂和形状以及味道,她们更也许带来的是温暖和心灵的旷达。

我曾经因工作关系到过澳洲的堪培拉,一度被那里的红枫所惊艳到。傍晚时分,我常独自坐红枫树下叫做的爱琴海咖啡馆里,望着街道边上的枫树,像一簇簇燃烧的火焰,直到夕阳西沉,天色完全暗下去,红色的枫叶在亮起的灯光下,越发明艳动人。

我总是不自主地魂魄出了窍,仿佛自己升了天,有人喜欢喝着不加糖的黑咖啡,我且喜欢喝红茶。椭圆的磨砂杯子里,红茶飘出的香会带动我的情绪,更多的时候,我会再点一杯绿茶,慢慢地品味。迷离中,我看到了家乡的父亲喝着挚爱的绿茶,他有时会久久地、专注地盯着杯中的绿叶,在思考些什么。我听着一首不太费解的英文歌曲,看着窗外的红叶,手心的热气开始回拢和升腾。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对茶有了迷恋,那些冲泡的过程,那些品味喝下去的过程,竟然和一路走下去的许多滋味相通。

如今,看着眼前桐柏的茶叶之盛,看着制茶人用手在铁锅内旋转,翻弄,揉搓,锅内的炙热和手指间的温度,让茶叶从青涩凌乱到柔顺成熟。再看冲泡后的茶叶,遇到开水之后,便在水杯里重新苏醒和复活,仿若睡了沉沉的一觉,焕发出活力和神采,根根耸立,俊俏挺拔,然后再潇洒地沉入杯底。

喜欢喝茶的人,终生会迷恋那弥漫在舌尖的味道。某些时候,我们谈及的故乡,实际上是铭刻在记忆深处的那种熟悉、且令人心安的味道,如面前的茶叶,你带着她去任何地方,吮上一口,缥缈和虚无统统退走,剩下的就是故乡之味。

茶树带着日月的精华,枝叶向着天空,根部向着大地深处,缓慢而坚韧地生长着。泡茶和喝茶的过程同样需要放慢速度,唯有这样,才能品味和咀嚼到茶叶的真正滋味:苦涩,香甜,醇厚,绵长。过日子何尝不是如此?

望着面前透明杯子里的茶水,桐柏玉叶外形扁平光滑,牙毫依藏,色泽翠绿碧润,汤色杏绿清澈,叶底嫩绿明亮;而桐柏红条索紧结乌润显金毫,汤色金黄明亮,蜜香持久,叶底红匀漂亮。我轻轻地端起她们,深情地品味入喉,将那醇厚之香甜植入心底。

我恍若在灿烂的光亮里舒展开来,展开暗自的忧郁和惆怅,我发现自己像被水升华后的茶叶一般:看见了色彩,看见了脉络,同时看到了蓬勃和扑面而来的香气。

作者简介:

祁娟:河南省作协会员,南阳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作品发表于《莽原》《湖南文学》《散文选刊》《时代文学》《长江丛刊》《满族文学》《奔流》《西部》《黄河》《山东文学》《河南散文年选》《躬耕》《鹿鸣》等杂志。曾荣获“河南省首届文学期刊联盟奖”“长江丛刊文学奖”“莽原文学奖”“第一届南阳新锐作家出版奖”“南阳市第七届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