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李改群:世界最美的是微笑,人间最美的是清欢|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25 10:03:16 21

人间有味是清欢 (本期图片来源:网络) 夜微凉,一盏桔色小夜灯亮在窗前,微微的光点亮了四月的夜。 “空山松子落

人间有味是清欢

(本期图片来源:网络)

夜微凉,一盏桔色小夜灯亮在窗前,微微的光点亮了四月的夜。

“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其实,在这静寂的夜里,未眠的又何止远方那遥远的人儿!还有那所有远去或未曾远去的记忆,以及所有美好的往事和那所有美好的期待。

也或许,对于我来说四月安静的夜里捧书而读就是份最美的清欢吧!岁月里,这份淡淡的欢喜,浅浅的滋润着久已干涸的心灵,实在便就是于我而言萦绕着我的那份淡淡的幸福与淡淡的清欢。

“在复杂的世界里,做一个简单的人,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不浮不躁,不慌不忙,淡定从容地过好这一生。”这是作家林清玄在他的《人间最美是清欢》一书中所写到的,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文字,曾不止一次认真抄写在我的笔记本上。同时,林清玄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作家,他的文字清新、隽永,往往于小故事中蕴含极深的哲理。他的文章简约、明快、睿智、深邃,意境清明、极富禅理,看似寥寥数笔,却蕴藏广博,含敛深厚。读他的书能让人感受到蓝天白云、夜空星斗、原野芳草;能让人摒弃平日的浮躁与芜杂,收获内心的宁静与平和。

在他的这本《人间最美是清欢》一书中,以平实的语言,力求用最简单的文字描写最深刻的情感,也因为感情深刻,每次都能读到不同的境界。他说到:“何谓‘清欢’?‘清欢’即生命的减法,舍弃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回到最单纯的欢喜,是生命里最有滋味的情境。

读到这里,我便想起了故乡墙角的一树粉色桃花,想起了家中小院肆意盛放的油菜花,以及白色、粉色、紫色的桐树花,正是“百般红紫斗芳菲”。于暖暖四月的午后,置一把竹椅于黄灿灿的菜花旁,嗡嗡的声音便若浪花般翻卷而来,仔细寻时,却才发现原是蜂飞蝶舞,好不热闹的一番景色。于此刻,不妨静下心来,一任料峭春风吹乱额前发丝,吹去万千烦忧,只在这花一样的海洋中“偷的浮生半日闲”,做一回徜徉花海的谦谦君子。

“细风斜雨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寥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在文中,作者引用苏轼的一阙词告诉我们“‘清欢’是什么呢?‘清欢’可以说是清淡的欢愉,而清淡的欢愉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对平静的疏淡的简朴的生活的一种热爱。‘清欢’,之所以好,是因为它对生活的无求,是它不讲究物质的条件,只讲究心灵的品位。”

这让我不由的想到了值乘慢火车途中曾经遇到过的那些陌生的人,背着背篓发已白尽的老婆婆、提着鸡鸭沧桑的老人、穿着褶皱衣服却总是一脸朴实笑意的中年人,以及许许多多平凡普通的人,他们常年奔波于大山深处,耕种、收获、赶车、买卖,这仿佛就是他们日常的生活,而就是在这份平常中,他们度过了他们的一年又一年,以朴实的劳作坚守着心底的淳朴与善良。

他们对于生活的那份知足与感恩曾深深的打动了我,他们带着身上散发着的新鲜的泥土气息,辗转奔赴于一个又一个鲜活的日子,看见他们我仿佛看到了大地上的春种秋收,仿佛看到了大地鲜活的生命力。

而在值乘慢火车的过程中,在常年服务山区百姓的过程中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要懂得知足,要学会感恩”。正如大山养育了他们,他们便以淳朴的爱回报大山似的。在这趟慢火车上,在他们身上同样我也收获了很多。通过他们我收获了职业的自豪感,收获了充实的内心情感,收获了感恩与知足的心灵。记得曾读到过作家冰心笔下关于小桔灯的一篇文章,而秦岭小慢车,就仿若一盏点亮大山深处的小桔灯,为常年乘坐慢火车求学的孩子,为大山里的百姓点亮了美好的明天,也点亮了我内心深深的期望。

在这趟慢火车上孩子们那单纯的笑,山里百姓那淳朴的笑,就好似这四月的暖阳漾的我的心底暖暖的,而在这四月天里我也将继续沿着先辈的足迹前行,让慢火车真正成为点亮孩子们希望与梦想以及美好明天的小桔灯,这一盏橘色温暖的光将继续摇曳在秦岭深处。

世间最美的是微笑,人间最美的是清欢,这样想时,不觉夜已阑珊,我仿佛看到远方连绵的秦岭深处,一盏橘色小灯微微风中摇曳在四月的夜里。透过光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美好,看到了更加温暖的明天,在无知与无意间,流逝的时间带走了淡淡清欢的时光。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