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安安:故乡,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24 10:03:23 34

作者|安 安 来源;济源日报 故乡济源,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的是年近九旬的愚公率领全家叩石垦壤、毕力平险,想搬走挡在家

作者|安 安

来源;济源日报

故乡济源,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的是年近九旬的愚公率领全家叩石垦壤、毕力平险,想搬走挡在家门前的太行、王屋两座大山。天帝被他的诚心感动,命令夸娥氏的两个儿子背走了两座山。

小时候,听母亲讲愚公移山的故事时,常常疑惑:“这是真的吗?”

母亲会很认真地回答:“是真的!王屋山上至今还有老愚公劈山留下的印痕呢!我们都去看过。”

“那王屋山不是被大力神背走了吗?怎么现在还在这儿呢?”

“那不过是个传说,愚公移山可是真的。”母亲坚信。

那时,父亲在王屋山深处的一个国有林场上班,母亲就在附近的一所山村小学教书,耳濡目染,愚公移山的故事已牢记心间。

20世纪80年代初,我远离家乡求学外省。说起老家济源,同学们总是一副闻所未闻的表情。我只好变着法地解释:“洛阳知道吧?离洛阳不远……还有济南,山东的省会,不是在济水之南吗,我们那儿才是济水的源头……黄河,对了,河南省大部分地区在黄河以南,所以叫河南,可是济源却在黄河以北……”哎呀,连自己都搞糊涂了。忽然,愚公移山的故事跳出脑海。经过全国上下反复学习老三篇,《愚公移山》已经家喻户晓,大家都知道太行、王屋二山,却不知道王屋山就在家乡济源!待我揭开这个谜底时,那些远方的同学都瞪大了眼睛:“原来你们家就在王屋山呀!”“你与愚公是老乡啊!”

毕业后回到家乡,眼瞅着家乡的巨变,不由得又想起了愚公。曾经,我在心里也想过,或许智叟是对的吧。愚公是不是太迂腐?哪里黄土不埋人?愚公干吗不能换个地方居住,非要认准那一个闭塞的地方呢?况且还要付出“子子孙孙无穷匮”的代价去移山,谈何容易呢?如今,当我乘车在王屋山那千峰万壑中如履平川般飞驰,当我仰望王屋山之巅那肩扛钎镐、刚毅无比的愚公雕像,真为自己短浅的目光而内疚。面对艰难、贫穷的生存条件,有人选择逃避,有人选择改变。而稀有的,恰恰是愚公的勇气。如果不思进取,缺乏一种实干的精神,即使移居他乡,又能好到哪里?反之,立志变革,脚踏实地,辛勤的汗水早晚会浇出幸福的果实。

早在十年前,在京城工作的堂哥来我家小住,就曾吃惊地对我说:“济源这么干净、漂亮啊!比在北京住着都舒服。在我印象中,你们家可是个比较偏远、落后的小地方啊!”

谁说不是呢?那些年“一条街、俩岗楼、三个破庙、一群猴”的小城旧景,仍留在老济源人的记忆里。如今,放眼望去,那一座座高层建筑拔地而起,真像是把愚公门前的山搬到了城里。还有那充满大自然诗情画意的名字:愚公名居,山水世界城,森林半岛,桃园溪岸……让人陶醉,流连忘返。那随处可见的游园、绿地,古树名木,奇花异草,谁看了会不喜爱呢?那一群群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悠闲市民,和着乐器有板有眼、全身心投入的戏友,还有那似一阵风飘过的骑友,全副武装挑战自我的驴友……谁见了不怦然心动呢?

曾记得多年前,带着久居城里的老人回老家,走的是玉川2号线。耄耋老人迷惑不解:“这条路我过去咋没走过呢?”我们告诉老人:“孔山大变样了,我们这是在孔山里穿行!”“真不敢想啊,过去都是荒山,现在山都被打通了!”老人的脸上露出菊花般欣慰的笑容。

那次,和家人又去了一趟河口,去看河口水库泄下的蓝绿色的沁河水,去看河滩大大小小光洁的鹅卵石。这是我此生第二次去河口。之前,心目中的河口,只是深山里一个遥远的存在。直到那天沿着不太好走的路,在牛王滩溯流而上,才发现,原来河口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远。回程时开了导航,吃惊地发现,经玉川4号线,走东二环,竟然全程“金光大道”,只用了32分钟就平安到家。于是,河口,就成了除南山、玉阳山、万阳湖等周边景点之外的又一个好去处。期待,目前正在修建的河口公园能早日竣工。

不禁又想起愚公和智叟。若两位老人看到如今家乡的变化,会怎么想呢?不错,愚公移山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谁又能说,移山治水只是神话呢?那长长的隧道,那碧绿的水库,愚公敢想,后代敢干。

对了,这会儿正是故乡最美的三月天,迎春花已经躲起来了,红叶李不时飘一阵香喷喷的花瓣雨,梅花、玉兰开得正盛,紫荆紧密的花蕾红得醉人,海棠树上结了满树鲜红的花苞,像红豆,马上就要爆开了。那些四季常青的花木,枇杷、二贞、桂树,都冒出或绿得发白或红得流油的嫩叶,也像一束束春花,与那些满园的芳菲一比高下。还有那些喜鹊、小燕儿、白头翁、鸽子……在刚刚吐出新芽的花树丛中争鸣,让人不由得想起那一句: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故乡的春天来了,真想对春说一句:愿与你同住。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