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杨丹:麋鹿回家|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24 10:03:17 27

作者|杨 丹 来源:湖南省散文学会(官微) 虽已过中秋,但高悬的太阳依然暴烈,秋老虎威风凛凛,室外三十七八度的高温,

作者|杨 丹

来源:湖南省散文学会(官微)

虽已过中秋,但高悬的太阳依然暴烈,秋老虎威风凛凛,室外三十七八度的高温,让人一迈出空调房,就大汗淋漓,酷热难耐。

但洞庭湖湿地,以其独具风姿的美,平息了我的燥热。湖洲露出了水面,汛期时被水淹没的杨树展示出既婀娜又虬劲的身段,草色尚青,一望无际,在蒸腾的水汽氤氲中,清新宜人。极目远眺,水天一色,烟波浩渺,顿觉静气充盈,豁然开朗。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麋鹿园里的麋鹿,更是以呆萌可爱的模样,一下子俘获了众人的心。大家都暂忘了高温,快步追逐,或拍手,或笑逗,各自用自认为靠谱的方式,与鹿鹿们打招呼。平静的河洲顿时热闹了起来。

“生态环境改善后,洞庭湖水质监测全面达标,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3.6%。候鸟飞来了,久别的江豚找到了家,失踪很久的麋鹿也回来了。”随同参观的保护区专家,宋玉成博士,一边给我们科普麋鹿的习性,指导我们如何与麋鹿相处,一边讲述着麋鹿“回家”的故事。

麋鹿面像马,角像鹿,蹄似牛,尾似驴,故得名“四不像”,是世界珍稀动物,属于鹿科。原产于中国长江中下游沼泽地带,以青草和水草为食,性好合群,善游泳,雄鹿有角,体形较大,体长170—217厘米,雌鹿无角,体形略小。

已出土的野生麋鹿化石表明,麋鹿起源于距今200多万年前,约1万年前到3000年前时最为昌盛,数量达到上亿头。但在商周时迅速衰落。由于自然气候变化和人为捕杀因素,在汉朝末年就濒临绝种。元朝时,为了供游猎,残存的麋鹿被捕捉到北方的皇家猎苑内饲养。到19世纪时,只剩下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内一群。1900年,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掠夺皇家猎苑。从此,麋鹿在中国大地绝迹。

流失西方的麋鹿最少时仅存18头,几乎灭绝,命悬一线。直到1898年,喜爱麋鹿的英国贝福特公爵购买分散在世界各地动物园的麋鹿,并饲养繁殖到255头。1983年,部分麋鹿被送回中国。之后,有更多的麋鹿逐渐回归家乡。

1998年,在岳阳华容,人们首次发现麋鹿。经调查,这些麋鹿是从湖北石首天鹅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逃出来的。石首与华容山水相连,专家分析,游泳健将麋鹿,应该是乘着涨水,逃出了保护区,横渡长江进入华容境内。洞庭湖区丰富的植物资源为麋鹿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来源,麋鹿从此在这里安居下来了。

“被圈养的动物,放归野外都会面临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回归野性?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洞庭湖麋鹿已成为了真正的自然野化的种群。相对来说,担任保卫守护职责的雄鹿还比较谨慎,雌鹿就有点‘傻白甜’,不怕生也非常好奇。”听了宋博士的介绍,我打算再去体验一下。

“嗨,鹿鹿们好!”听到我热情的招呼声,雄鹿迟疑不前,几头雌鹿则用修长的四肢迈着模特般的步伐,缓缓走来,睁着一双双湿漉漉而无辜的大眼睛,仔细地端详着围栏外的我们。尤其是一只调皮的小鹿,走走停停,三顾两盼,又爱又怕,神情像极了好奇宝宝。

蓝莹莹的天,绿油油的草,清凌凌的水,在这广袤安全的麋鹿栖息地里,我感到自己的心也被融化了,融化在鹿宝宝纯洁幽深的眼眸里,融化在碧波万里的洞庭水域里,融化在天高云淡、清朗舒阔的浩渺中……

而我的思绪,在鹿群渐渐远去的背影里,随同蔚蓝天空中缓缓飘动的缕缕浮云,飞掠电闪雷鸣,飞掠春花秋月,飞掠酷暑寒冬,飞掠一年两年、一个世纪两个世纪、一个千年两个千年,透过时光的缝隙,看到了更多的关于麋鹿与整个鹿家族的兴衰、荣光与苦难。

从春秋战国时期至清朝,古人对麋鹿的记述不绝于书,《山海经》《诗经》《楚辞》《左传》等均有关于麋鹿的记载,它不仅是先人狩猎的对象,也是宗教仪式中的重要祭物。

鹿的意象在中国文化中始终占有重要的地位。先秦古书《六韬》说:“取天下若逐野鹿,得鹿,天下共分其肉。”《史记·淮阴侯列传》中有“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并由之引申出逐鹿中原,群雄逐鹿等词。鹿成为权利的象征,代表天下与政权。

这里,不由让我又想起一场以鹿命名的特殊宴会——鹿鸣宴。这是科举时代的盛宴,往往在乡试放榜的次日,为新科举子们举办。乡试是科举时代最重要的考试之一,考中者称为“举人”。有了这个功名,就意味着有了做官的资格,社会地位会迅速提升。所以,这也是千千万万的读书人平生最想参加的一次宴会。

鹿鸣宴这一习俗源于唐代,由主政官员、考官为举子饯行和鼓励,因宴席中必须吟诵《诗经•鹿鸣》一诗而得名,一直待续到清代。开宴后,即歌《诗经•鹿鸣》之章,并作魁星舞。鹿鸣宴在古代科举和教育文化体系中延续了一千多年。诗人范成大、苏轼都曾作有《鹿鸣宴》诗。

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中写道,学生入学拜孔夫子时,对着一幅画着鹿的画作揖。“中间挂着一块匾道:三味书屋;匾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没有孔子牌位,我们便对着那匾和鹿行礼。”原因就是鹿与“禄”同音,读书“求禄”之意。

在传统文化中,除了儒家之外,释道两家与鹿也有着密切的关系。道家将鹿与仙联系在一起,尤其是白鹿为仙人的专属坐骑。东晋葛洪的《抱朴子﹒玉策篇》记载,“鹿寿千岁,与仙为伴”。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有云:“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句山。”《封神演义》中,姜子牙的坐骑就是“四不像”麋鹿。

鹿与佛教的渊源也很深。释迦牟尼佛祖得道后第一次讲法的地方就在鹿野苑。佛教典籍《佛说九色鹿经》中记载,有菩萨曾经转世为鹿王,身有九色。现在敦煌莫高窟第257窟壁画中据此绘有《鹿王本生图》(又名《九色鹿经图》)。经典动画片《九色鹿》就是由“鹿王本生”的故事改编而成。

不仅是中国,在西方,鹿也寓意美好,圣诞老人不就是坐着驯鹿拉的车在平安夜来给孩子们发送礼物的吗?

麋鹿很憨,憨得可爱甚至冒傻气,它们有个特别显著的生活习性,那就是喜欢走固定的路线。放养的湖洲滩地,绿茵如毯的草地上,往往会让鹿群们走出一条路来。这在喜欢它们的人眼里,是可爱,可在打歪主意欲捕猎它们的人看来,就是冒傻气了。加上麋鹿的蹄印又十分有特点,因而循着麋鹿们自己踏踩出的路线,再仔细辨认一下蹄印,就会很容易找到它们。这应该是麋鹿在古代迅速锐减并几近灭绝的一个原因。它们一直是人们狩猎的重要对象,而且又这么容易被俘获。

令人欣喜的是,今天的麋鹿们受到了全社会的关爱。

不仅有了适宜生存的家园,栖息地更宽了,而且自从洞庭湖禁渔后,麋鹿被渔网网住从而发生意外的情况几乎不存在了,安全更有保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麋鹿还得到了人们自发的关注和保护。岳阳市成立了东洞庭湖麋鹿保护协会,协会成员50多人,有麋鹿专家、一线巡护人员、爱心企业家和大学生志愿者。会长李政介绍说,麋鹿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一般不用管它们,但是如果碰到涨大水,湿地、湖洲被淹,麋鹿会被逼上岸,强行翻越防洪大堤,进入人们的生产、生活区域,会遇到缺食物,受困、受伤等各种情况,这时候就需要人工救助。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麋鹿救助的问题,麋鹿保护协会还与保护区联合行动,在南大堤区域租赁了300多亩地,建立了东洞庭湖麋鹿和鸟类救治避难中心。这里是专业的救助站,“明星鹿”点点就曾在这里被救助,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点点刚出生不久,由于碰上汛期的洪水,被母亲抛弃。在获得人们救助后,点点一直健康成长,也是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一头人工饲养的麋鹿。2018年,点点第一次当上妈妈,曾惊动各级新闻界,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还做过报道,这标志着东洞庭湖野生麋鹿救助计划的成功。现在,点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母子四个均生活得很幸福。

目前,东洞庭湖区野生麋鹿种群可谓“鹿丁兴旺”。宋玉成介绍说,迄今为止,麇鹿总数已达200多头。这可不容易呀,因为麋鹿的繁殖力不算强,雌性麋鹿的怀胎时间平均为288天,与人的孕育期差不多,每胎只能生一头。这也表明,近年来洞庭湖的环境治理及动物保护很有成效,麋鹿吃得好,睡得好,没人偷猎,大家还争相保护它,麋鹿家族才能添丁进口,繁衍生息。

清风徐来,波光摇曳,水草丰茂,鹿影交错,时光仿若在这一刻凝固了,一切都显得如此美好而值得期待,一如这秋日的阳光,明朗、灿烂。“啾——啾”,一只拖着长尾巴的水鸟高声长鸣,让我一恍间神思归位,莞尔一笑。

八百里洞庭湖区曾是麋鹿的祖居地,如今,更是它们幸福生活的乐园。“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穿越历史的长河,历劫归来的麋鹿后代们,和着《诗经》的节拍,怡然自得地描绘了一幅幅人鹿和谐相处、社会喜乐安康的优美画卷。

作者简介:

杨丹湘西凤凰县人,土家族。《湖南日报》“湘江周刊”主编、资深记者、高级编辑,湖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湖南省作协会员。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和湖南新闻奖。发表散文作品若干。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