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晴雯骂袭人和宝玉偷试丑事,袭人下跪后,碧浪为何第一个跟着下跪

文化 2022-04-24 09:08:25 85

在怡红院里,贾宝玉就是一块“唐僧肉”,丫环们只要拿下了他,基本上就有了“护身符”。所以在怡红院这个小江湖里,丫环们之间明争暗斗是不可避免的。 贾府里有规矩,少爷未成亲之

在怡红院里,贾宝玉就是一块“唐僧肉”,丫环们只要拿下了他,基本上就有了“护身符”。所以在怡红院这个小江湖里,丫环们之间明争暗斗是不可避免的。

贾府里有规矩,少爷未成亲之前,房里先放两个丫头侍侯。袭人和晴雯都是贾母房里派出来的。晴雯模样爽利和针线活都是贾母看中的,袭人的稳重大方是王夫人欣赏的,所以是主要的斗争往往发生在两人身上。

端午前期间,晴雯因扇子不慎跌落被宝玉训斥,晴雯不服,袭人劝和时,晴雯直接把矛头指向袭人,讽刺她和宝玉做了鬼鬼祟祟之事。宝玉气急之下要将她赶走,事情将要失控时,袭人只好下跪阻拦,碧痕、秋纹、麝月等众丫环见吵闹,都鸦雀无闻的在外头听消息,这会子听见袭人跪下央求,便一齐进来都跪下了。

袭人下跪是为了自保,因为此事一旦被晴雯抖漏到王夫人跟前,袭人就犯了大忌。

其她丫环明明在外面,遇到这种尴尬事情,为何不躲得远远的,还要眼巴巴的进来下跪呢?

问题出现在碧痕身上。

碧痕是一个怡红院里的一个小丫环,排名远远在麝月之后。她第一个从门外进来,跟着袭人第一个下跪,是因为她和宝玉之间也不清白。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宝玉要洗澡,晴雯不愿意伺候他洗澡,说:

“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叫人笑了几天。”

古代两三个时辰,相当于现在五六个小时,洗澡洗那么久,自然让人浮想联翩。

更重要的是,给宝玉抬水洗澡之事通常是两个人才能完成的,而按照惯常做法,宝玉洗澡前工作准备完毕之后,丫环是不能呆在里面的。

《红楼梦》第二十四回对此有过描述。原文如下:

“秋纹、碧痕抬着一桶水进来,预备下洗澡之物,待宝玉脱了衣裳,二人便带上门出来。”

所以碧痕单独打发宝玉洗澡两三个时辰,违背规矩的背后,应该如同袭人一样偷偷摸摸做了丑事。但是碧痕却没有受到宝玉的青睐。因为她的层次太低,虽然她和宝玉有过亲密接触,但是缺少最根本的“资格”,她既不是怡红院里的大丫头,也不是从贾母身边派出来的人,所以她和宝玉之事,不仅有人说还被晴雯当作笑话讲。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有好坏两方面,优势的另一面往往就是劣势,优劣相辅相成。碧痕与宝玉的交往没有得到好处,没有得到特殊照顾,却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没有坏处。被晴雯这种大丫头们耻笑是小事,如果被王夫人知道自己和宝玉做了丑事,她一定没有好的结局。

为何这样说?

因为在晴雯骂宝玉和袭人做了丑时之前,金钏儿就给她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红楼梦》第三十回,夏天中午,众人午休之际,贾宝玉到王夫人房间里闲逛。趁着王夫人睡觉之际,把身边荷包皮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出来,送到金钏儿口里。随后上来便拉着手,悄悄地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与她调笑之际,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随后不顾金钏儿哀求,执意将她撵走。

金钏儿是王夫人身边的大丫头,是有点身份的人。

贾母的大丫环鸳鸯被贾赦逼婚,私下里向平儿说过这样的话,透露出金钏儿在丫环中的地位。原文如下:

“这是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什么事儿不作?这如今因都大了,各自干各自的去了,然我心里仍是照旧,有话有事,并不瞒你们。”

金钏儿于自恃跟着王夫人多年,在贾府里有点脸面,所以与宝玉调笑,但没想到在王夫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奴才,根本没有什么可留恋,坏了规矩就直接撵走,没有任何情分。

金钏儿这样一个丫环,王夫人说处置就处置了,袭人如何不怕?袭人害怕偷试之事被王夫人知道,碧痕怎会不怕?所以她在外面听到里面的声音,得知袭人跪下之后,不顾身份,竟然先于麝月而动,带头第一个从外面进屋,跟着袭人一起下跪。

所以,碧痕这种奇怪的举动,不是为了帮衬袭人,是因为她心中有鬼,害怕事情闹大引起连锁反应牵连了自己。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