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一个关于燕窝的细节,含有三层深意,与贾母王夫人宝玉黛玉都有关

文化 2022-04-22 13:13:00 70

“假作真时真亦假”,红楼作者在开篇通过甄士隐和贾雨村所暗示的“真事隐”、“假语存”,把太多人绕进了迷雾里。何谓真?何谓假?其实,只要愿意认真读原著,就会发现,作者用“假”

“假作真时真亦假”,红楼作者在开篇通过甄士隐和贾雨村所暗示的“真事隐”、“假语存”,把太多人绕进了迷雾里。何谓真?何谓假?其实,只要愿意认真读原著,就会发现,作者用“假”来展示场景,却把“真”写进了细节里。

那些容易被读者一带而过的细节,才是作者隐藏的真相。

比如,关于宝钗送给黛玉的燕窝,有这样一个细节。第五十七回,宝玉和紫鹃有这样一段对话:

紫鹃道:“你都忘了?几日前你们姊妹两个正说话,赵姨娘一头走了进来,我才听见他不在家,所以我来问你。正是前日你和他才说了一句`燕窝'就歇住了,总没提起,我正想着问你。”宝玉道:“也没什么要紧。不过我想着宝姐姐也是客中,既吃燕窝,又不可间断,若只管和他要,太也托实。虽不便和太太要,我已经在老太太跟前略露了个风声,只怕老太太和凤姐姐说了。我告诉他的,竟没告诉完了他。如今我听见一日给你们一两燕窝,这也就完了。”

宝玉觉得宝钗也是贾府的客,由她给黛玉提供燕窝不妥,这倒在情理之中,说明宝玉也懂人情世故,也管事。很长一段时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句话:“虽不便和太太要,我已经在老太太跟前略露了个风声,只怕老太太和凤姐姐说了。”

宝玉为何不便和太太(王夫人)要?又为何只在贾母跟前略露口风而不直接开口?要知道,贾母答应要给黛玉燕窝,也是通过王熙凤走公帐的,所以才会说“只怕老太太和凤姐姐说了”。

我们先来理一下这里的逻辑关系:荣国府现在是王夫人当家,凤姐只是辅助王夫人管理,相当于执行总经理,但所有的进出帐都需要给王夫人查验。也就是说,即使燕窝这事没有经过王夫人,王夫人也是会知道的,瞒不了她。那么,宝玉为何觉得不便和她说?是觉得说了没用会被王夫人驳回吗?如果是这样,那他通过贾母而让王夫人不得不接受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就显得太有心机了,而且有故意和王夫人作对的嫌疑。

以宝玉的心性,不应该会如此精于算计,而且他也没有和王夫人作对的胆量,否则就不会在晴雯被撵之时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因此,作者这样写,一定另有深意。

通过对原著的反复精读,我发现,这个细节确实不简单,只有读懂了贾母和王夫人的个性,以及宝玉对贾母和王夫人的认知,才能明白这个细节的深意。

贾母尚奢,王夫人尚俭,这对婆媳的金钱观和消费观完全相反。

贾母尚奢,这是公认的。她讲捧场,讲体面,吃喝玩乐都是怎么铺张怎么来。所有用品,从来不问价格,只问好不好吃、好不好看,是否显得有贵气。所以,当她看到黛玉潇湘馆的窗纱旧了,马上就要王夫人换新。当她看到宝钗的蘅芜苑“一色玩器全无”,便“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

一辈子活在富贵里的贾母,从没被钱难住过,她的消费观就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当然,在她的经验里,也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她看不惯长子贾赦,就让她偏居一隅另过,看不见就没问题。贾赦想娶小,只要不抢她的人,外头去买,多少钱她都出。包括把黛玉接来、留邢岫烟住下,都不过是多花几个钱的事,以贾府的家大业大,这都不是问题。

王夫人与之正好相反,她尚俭,衣食住行都是以满足基本需求为目的:屋里的陈设都是半旧的、吃饭经常吃斋、对娱乐活动不感兴趣,过得像一个居士。

尚奢的贾母从不问钱的多少,从不考虑值不值得,尚俭的王夫人却凡事会先考虑价值,是否值当。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宝玉关于三百两银子给黛玉配药的事。

关于这个事例,曾经也困扰我,不知道作者意图何在。当我把全书联系起来,才发现,作者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表现王夫人的俭朴之风。

当宝玉说出“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时,王夫人的第一反应是:“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

可以想象,如果宝玉这话是对贾母说,贾母的第一反应会是:“好好,到你凤姐姐那里去拿就是。”

在贾母心中,只有人之贵贱,没有价格的贵贱,而王夫人正好相反,更在意物之贵贱,反而对人之贵贱没那么在意,所以才会拉着袭人的手喊“我的儿”,才会当着薛姨妈、王熙凤、钗黛的面说袭人“比我的宝玉强十倍”。

这就是宝玉觉得“不便和太太说”,只需在老太太面前“略露口风”的原因:太太会盘根问底,老太太则听到口风就会马上办。

因此,站在宝玉的角度,是一个太麻烦一个很简单,所以他觉得“不便和太太说”,不想和太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上一遍。老太太就简单多了,不问来历,不问缘由,反正只是一句话的事,交代凤姐去办就行了。

这是这个细节的第一个作用:体现了贾母和王夫人不同的个性。

贾母的消费观,深深影响了宝玉,形成了宝玉的的奢靡之性。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尤其是孩子,在独立人格没有养成之前,会远离严苛亲近宽松。比如一个孩子想要钱买玩具,问妈妈要,妈妈会有各种理由不给,即使给,也要说上一番好好学习珍惜玩具的大道理。问奶奶要,奶奶啥话都不说,马上掏钱,还夸孙子聪明懂事有礼貌等等。久而久之,这个孩子想要什么都只会问奶奶要,不会到妈妈面前去自讨没趣。

宝玉面临的就是这种成长环境:他要什么,贾母就会给什么,他想不到的,贾母也会主动替他想到,能给的都给了。反之,王夫人比较严厉,不会要什么就给什么,更多的是劝导之语。

站在宝玉的角度,当然贾母更好说话,有要求当然要跟贾母提了。

宝玉的奢靡和不想上学,就是这样养成的。贾母是权威,王夫人都需要听命于贾母,对贾母的决定即使不同意,也要遵守孝道绝对服从。

因此,宝玉非常清楚,谁才是能庇护他的人。这就是作者写燕窝这一细节的第二个目的:突出宝玉的教育是被贾母所毁。

对宝玉来说,燕窝是一笔糊涂账,他无法跟王夫人说清楚。

如果王夫人知道燕窝的来龙去脉,会不会支持黛玉吃燕窝?答案是肯定的。王夫人虽然尚俭,但并不悭吝,也就是不小器,她的尚俭是钱要用在该用的地方。宝钗建议黛玉吃燕窝,是针对黛玉的病情所作出的药方调整:减少人参桂圆的量,每天服用燕窝粥。

宝钗的建议非常有道理,但这个过程宝玉并不知道,他只知道黛玉现在吃燕窝了,而且燕窝是宝钗提供的。

这就说明,无论是宝钗对黛玉的“兰言解疑癖”,还是宝钗和黛玉“互剖金兰语”,黛玉都没有跟宝玉提起。所以,直到第四十九回,宝琴来了,宝玉看到黛玉与宝琴亲密,觉得奇怪,主动问黛玉,黛玉才“把说错了酒令起,连送燕窝病中所谈之事,细细告诉了宝玉,宝玉方知缘故”。

所以,如果王夫人问起为什么突然要吃燕窝,宝玉根本无以对答,说不清楚。

那么,这个细节说明什么呢?说明黛玉其实和宝玉隔着心。“兰言解疑癖”、“互剖金兰语”,对黛玉来说,都是大事,何况宝玉还主动问到了燕窝,但黛玉都没有跟宝玉说起这些事。

不说,是因为黛玉觉得没必要。经过了宝钗的点拨,她已经发现她和宝玉之间是怎么回事了,宝玉并不是能和她交心的人。

这就是作者写燕窝这一细节的第三个目的:宝黛关系,并非亲密无间。

红楼无闲笔,尤其是对细节的雕琢,更见作者的功力,仅从这一细节就可见一斑。因此,读红楼,切不可放过细节,其主旨、内涵、蕴味都在细节里。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