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刘帆:身体与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21 10:03:23 24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刘帆 已经三个年头了。 疫情无疑深刻改变了我们既往的生活方式。受疫情影响,许多人真正体会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刘帆

已经三个年头了。

疫情无疑深刻改变了我们既往的生活方式。受疫情影响,许多人真正体会到了“足不出户”的感觉。也有不少人,正好选择离群索居,在孤独和自我追寻中过日子。是的,疫情时代是适合蛰伏的时代,你尽量少出去跑,可以学习动物的冬眠,等待春天,等待惊蛰的那一天。

我喜欢大自然,喜欢爬山,喜欢换一个气候带旅行,喜欢出国,体验不同的文明。疫情前,我每年都要跑几个国家,看看那里究竟发展如何,他们国家的人民如何生活。当然,中国地大物博,国内的省份也还没跑遍,也要逐渐消灭未到过的空白区域。但疫情来了,我只好蛰伏。

好在,我的性子也是适合蛰伏的。除了爱往省外、国外跑,我还喜欢看书,喜欢书法,这些都是要练坐功的。我能坐得住,只要有书读。而当下是一个不缺书的年代,我家里以及办公室整面墙的书柜,堆满了书。而且每年仍在大量买书,虽然每年买书、持续藏书都远远超过了我的阅读进度。

我买书多,读书也杂,往往先把喜欢的书买回来,简单浏览一下即入书柜,择机选读。有一个时期,习惯先把要读的书从书架移到案上、床头,这些书才真正进入阅读序列。当然,尽量先读熟人写的书。

要么旅游,要么读书,身体与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是的,疫情时期,对我来说,那就让灵魂在路上就是了。而且在阅读的同时,我也写书。在疫情期间,我沉下心,整理出一本散文集《小楼春秋》,一本诗集《男人要适当老些》。或也附庸风雅,找人写序。找到了孔会侠,她选择为我的诗集写序。

孔会侠说她最近正忙于写个诗评,便费劲地看了好几本有关诗歌的书,好在有点儿感觉了,也就顺便给我写个。她当然要读狄金森的诗,是她最喜欢的诗人。作为19世纪知名的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是对美国文学做出重大独创性贡献的现代主义诗歌先驱,也是博尔赫斯“私心敬重”的女作家。她半生闭门不出,却以近1800首诗,打开无数人的心门。

于是,我买来了加拿大人福捷的《我居于无限可能:艾米莉·狄金森的一生》来读。果然,她半生闭门不出,却写出了最叛逆奇崛的诗作,狄金森是比肩惠特曼的美国现代主义诗歌先驱,当言之不虚。

我这些年一直在自学中医,疫情前就开始学了。我买来了中医专业大学本科的教材自学,也买了大量的中医药书籍来读,虽然仍未真正迈进中医的殿堂,但在疫情时代,有些医学知识总是更好些吧。何况,人而不知医,为人父母则不慈,为人子女则不孝。

疫情期间的阅读与写作,让我的疫情生活过得并不十分枯燥。那么,疫情何时结束呢?谁知道呢,顺便推荐几本书吧,有兴趣了可买来读。

生活类的如安意如的《二十四日》,在沉重的日子里轻松一刻。赵冬梅的《人间烟火:掩埋在烟火里的日常与人生》,还是要还原日常生活中的烟火气。澳大利亚人麦卡洛的《荆棘鸟》,它唱了一曲美丽而凄婉的爱情悲歌。本书出版后,一直在世界各国畅销,并被多次搬上荧屏。

精进类的如美国人辛格的《辛格自选集》,砖头厚的书,但重量很轻,分量却不轻,我当初购买是因为这本书是韩颖翻译的,熟人译的书也优先读。美国人夏莫的《U型理论》,是《第五项修炼·心灵篇》的理论内核,学会感知正在生成的未来。

现实性的如美国人威尔伯的《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胡因梦翻译的。金亚娜的《东正教密码》,金亚娜是俄罗斯文化学者,也是张鹤的婆婆,熟人的亲人的书也优先读。《世界历史有一套之最冷和最热的俄罗斯》,杨白劳作品,诚如《参考消息》言之“填补了好看的世界史写作方面的空白”。疫情与俄乌战争的背景下,我们不妨了解一下二者的国情与文化,从而有个理性的思考。

当然,不妨再看看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上天堂,我们都将直下地狱。

当然,人之为人,一切事都要归结到一个人做人上来。“譬如千年幽谷,一灯才照,则千年之暗俱除”,《了凡四训》这本书或就是促人心性顿开的一束光吧,它也是一本教做人的通俗版说明书,我是这样认为的。做一个人,自然要读《了凡四训》。因为生而为人,当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