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乔叶:这一道揽锅菜|名家阅读

文化 2022-04-14 10:03:09 109

作者/乔叶 来源:河南省散文学会(官微) 算起来其实到鲁山没几回,有点儿纳罕的是总觉得来了很多次,想了想原由,大概是因

作者/乔叶

来源:河南省散文学会(官微)

算起来其实到鲁山没几回,有点儿纳罕的是总觉得来了很多次,想了想原由,大概是因为跟叶剑秀联系比较多的缘故。因跟他联系得多,听他说起鲁山也多,在意念中就觉得鲁山很熟了。

叶剑秀是鲁山县作协主席,乍一看就是最平朴的中原汉子,说起话来是浓浓的乡音,但认识久了,就会发现他有剑气,也内秀,为人处世简洁明快,同时又细心周全,和他打交道,心里总是格外踏实和温暖。鲁山最有名的吃食就是揽锅菜。郑州很多店面打着鲁山揽锅菜的招牌,可不论多正宗,到底也不如鲁山本土正宗。因此第一次到鲁山时,我跟叶剑秀表达了这个诉求,他答应着却没带我们去外面吃,而是买来送到了酒店里。后来聊起,他说做揽锅菜的大都是小店,他觉得带我们吃小店非待客之道,唉。

这个冬日,与几位师友又来鲁山。下了高铁,在去酒店的路上,向阳老师就向叶剑秀预订了翌日早上的羊杂汤,说早餐就想喝羊杂汤。那就喝呗。用叶剑秀的话说,这不值什么。约了清晨七点大堂集合,众人皆按时至,却单缺了向阳老师。我便到总台打房间电话,她接起电话,却是睡意朦胧道,七点了?我说七点十分啦,都等你呢。她连忙答应着说很快下来。果然十分钟之内就下来了。对于她这端庄女子来说,可以想象是如何手忙脚乱。她不好意思地说,睡得太香了。嗯同意。我也睡得很香,若不是为了羊杂汤的香,就一定要贪恋这酣眠的香了。我们两个河南女子,回到故乡,就是这样惬意吧。

羊杂汤满满一大碗,果然鲜美。馒头免费,每人吃了一大个。简短的会议后便先到梁洼镇鹁鸽吴村。一条大浪河穿村而过,河畔有鹁鸽崖,因崖壁洞穴内有很多鹁鸽而得名。房子多是民国时期建筑,青石墙、青瓦顶,因古色古香的韵味完整保留,这个村子已经入选了中国传统古村。冬日暖阳下,站在高处,近处层层叠叠的屋顶,远处碧蓝清澈的河流,仿佛是一帧巨幅风景照,耳边似乎隐隐响起“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的歌声来。

在辛集乡徐玉诺故居,我们流连了许久。大门右墙上方镌刻着南丁先生的手迹,“徐玉诺故居”几个大字遒劲有力。南丁先生是向阳老师的父亲,是几代河南作家都很敬爱的前辈。小院坐西朝东,堂屋坐西朝东,这个朝向可以在第一时间沐浴到朝阳。我喜欢,想来这最新鲜的阳光徐玉诺先生应该也是喜欢的吧。屋子是黄泥墙、小木窗。室内一幅正在收拾的家常模样,依着西南角落居然还放着一架完整的织布机。也不知道徐玉诺先生的母亲有没有用过这织布机,有没有用织出的布为他做过衣裳?园子里还种着菜。香菜、菠菜、蒜苗等,一片片碧色茵茵。徐玉诺先生在世时,这地里也是种着这些菜吧?

徐玉诺先生早在1921年初以小说《良心》进入五四文学革命史,后来的诗集《将来之花园》被闻一多认为或可与《繁星》比肩。但这些对他而言都不足挂齿。不受名利羁绊,宛若浮云野鹤,南丁先生称誉他为自然之子,还特撰写长文《自然之子徐玉诺》,如此描述1950年他初识的徐玉诺:“鹤发童颜的徐玉诺,白须飘飘的徐玉诺,腰板直溜的徐玉诺,脚步矫健的徐玉诺,于那年的春天从他的家乡鲁山县来省城开封参加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在会上作了如何种红薯的大会发言……”写徐玉诺先生一年四季枕着一块砖睡觉,而他的薪资大都捐赠给了生活有困难的民间艺人。1958春天,徐玉诺先生病逝,归葬故里,就在徐家营的凤凰山下。家乡的小学现在叫玉诺小学。想来徐玉诺先生泉下有知,也是会欢喜的吧。

走出徐玉诺故居回首时发现,大门对联的横批是“怀瑾握瑜”。瑾瑜皆美玉。徐玉诺先生自己固然是怀瑾握瑜,鲁山有了他不也是怀瑾握瑜?

接下来的行程里,我们到鲁山花瓷艺术馆品鉴了一番花瓷,又到县农特产品展销中心一站式到底地了解了一下鲁山的其他特产:仙女织的丝绸,张良镇的蔬菜,赵村镇的温泉,辛集的葡萄,瓦屋的香菇,仓头乡的花生、红薯和艾草,背孜乡的林果,汇源街道的大棚食用菌,下汤镇的温泉——凡含汤名之地必定有温泉。还有什么呢?纯红薯粉条,蒲公英茶,香梨……“鲁山真是啥都有。”听着我们的感叹,鲁山的朋友们以朴实的笑容应答。

看着看着,就想起叶剑秀的散文集《怀念爱》里的篇章来。在《怀念爱》里他如数家珍地详叙着鲁山。我给他写过一段简评,其中写道:“他最柔软的情绪充分地流溢在了他的散文里。散文集所写内容,基本上两大主题:向内的故乡和向外的远方。故乡纪事又分小故乡和大故乡。小故乡是生养他的村庄,有古桥水井,有各色美食,有淳朴人情。大故乡就是鲁山了,鲁山的人文掌故、历史渊源、特色花瓷……读他的散文如阅画卷,精思巧构的大小画幅容纳着丰富的心灵景致,可思、可叹、可赏。”——整个儿鲁山,这七山一水二分田的鲁山,又何尝不是一篇大散文呢。

看着看着,又想起第一次到鲁山时吃的那一道揽锅菜来。揽锅菜本是杂烩菜,菜的内容包括且不限于:软硬适中的油焖豆腐、以剔骨猪肉为馅料的油炸丸子和油炸酥肉,这些需要“过油”的菜亦取“越过越有”之意。另有本地上乘的红薯粉条、蕨菜和各种时令青菜,调料则是优质的豆瓣酱、老抽、花椒、胡椒等,再加配白芷、肉桂、陈皮、砂仁等中草药文火慢熬,熬到时辰终成佳肴——整个儿鲁山,这七山一水二分田的鲁山,是否也恰如一道风味绝佳的揽锅菜呢?作为墨子、仓颉和徐玉诺的故里,同时还是官方认证过的牛郎织女文化之乡、屈原文化传承基地、温泉之乡、长寿之乡、名窑之乡……鲁山这一口文化巨锅,揽尽了这些菜,熬出来的滋味,又怎一个浓郁了得?

作者简介:

乔叶,北京老舍文学院专业作家,北京作协副主席。出版小说《最慢的是活着》《认罪书》《藏珠记》、散文集《深夜醒来》《走神》等作品多部。曾获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北京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等多个文学奖项。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