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张国领:北京饭局的局中局|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14 10:03:09 64

作者|张国领 来源:京华阅读(微信公众号) 把吃饭叫做局,是外人的称谓,请客吃饭的人不会这么叫,一般都会说好长时间没见

作者|张国领

来源:京华阅读(微信公众号)

把吃饭叫做局,是外人的称谓,请客吃饭的人不会这么叫,一般都会说好长时间没见了,约了几个朋友大家聚一聚。

但把请客吃饭称为“饭局”,不是调侃或戏称,而是自古有之。

在我们国家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新华字典》中,对“局”字的解释,大意有如下几种:一是指局部、某些机构的名称或机构中按业务分工设立的办事单位;二是指棋类、球类或其他竞技运动的场次;三是事情发展的形势、情况;四是骗人的圈套;五是和局促等字搭配表示拘束、狭窄之意;六指某些聚会等。我这里说的,显然是最后一项,因为吃饭本身就是聚会的一种形式。

饭局,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而饭局的局中局,是我个人的定义,因为,在人们参加的各类饭局中,都有其必不可少的流程。就像一个单位,饭局是个总的名称,下面还设有名目众多的二级三级机构。

上周我写了一篇《在北京请人吃饭不容易》,写过之后觉得意犹未尽,因为在北京请人吃饭,既简单又复杂,说简单是指大小饭店有的是,掏钱就能吃,说复杂呢是因为组个饭局像干一项工程,要统筹规划、仔细琢磨、组织实施,里面有太多细节问题需要斟酌考虑,不能忽视、遗漏不得。

而今天我想说的,是北京饭局的座次排列。

说到座次排列,一般老百姓会说坐哪都中,能吃饱就行。但在北京的饭局中,最不能小看的就是座次,因为有的人参加饭局不是为了吃饭喝酒,纯粹是为了显示他的座次。

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如何安排赴宴客人的座次,是饭局中大有讲究的一局。

围绕餐桌排座次,应该是在参加饭局的人员大部分到齐之后,请客的人才开始招呼、张罗的。但在之前的文章里我说过,在北京参加一次饭局,有时路途上花去的时间,远比吃饭的时间长,为了两个小时的聚餐,在路上来回奔波四个小时甚至更久也是常有的事。这就决定了来参加饭局的人,不可能全部按时准点到达指定的饭店,那些住得近的、路途顺的、有地铁可乘的人,自然就会早到一些。

然而,到的早不代表就能早吃饭,他们必须和饭局的召集人,一起等待那些后到的客人。

对于早早来到的那些客人来说,这个时候等待别人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有的主人为了化解尴尬,就会细心地点个果盘,让服务生倒上茶水,陪着早来的客人一边喝茶、吃水果、一边聊天,若有喜欢打牌的,凑齐了就干脆要来两副扑克,打几局升级或掼蛋。

在等待的过程中,其他客人陆陆续续也赶到了。每进来一位,主人就将他介绍给先来的客人,然后又将先来的客人介绍给后来者,大家握手寒暄后,继续聊天、继续等待。

其实这期间要等候的,既是大多数,也是极少数,这极少数指的就是今天饭局邀请的主要客人,即主宾。

主宾通常是会晚到几分钟的,这在饭局中似乎成了一条不成文的惯例。如果大部分客人到了,而主宾没到,大家会继续等待;如果主宾到了,而个别朋友没有到,主人就请大家到餐桌边就座,招呼服务员上菜。

在主人“就座”的招呼声中,大家纷纷起身,向餐桌靠拢,但走近餐桌后却都识趣地站着,并不急于入座。这似乎也是惯例,站在那里干什么?因为不能随便落座,要等候主人给排座次。

虽然吃饭的桌子是圆的,没有上下左右之分,但在大家的心中,座次是有上下左右区别的。一般情况下,主座上的餐具与其他餐具有所不同。有的饭店里放置的餐具没区别,但大家心里都清楚,桌子北边靠墙壁的地方或座位面对电视或房门的地方,就是主座,即主人的位置。其余的座位,则都围绕主座从左右两边依次排开。

主人要首先站到主位上去,主座也被人戏称为买单的位置。坐上这个位置的人,除了要买单,还因为大家都是他请来的客人,居中而坐,可以左右逢源,便于照顾到方方面面。

主人站定之后,便一一招呼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入座,这就是入座的顺序,也是座位先后和上下的序列。有时主人会客气一下,把主宾让到主人的位置上,但这也就是让一让,主宾自然不会真的去坐。因为这是北京的饭局,大家都懂这个规矩。如果是在我的河南老家吃请,年长的、辈份高的、位尊的或德高望重的,不用说都是要被请到主座上的。

主人的右手一般是主宾座,左手是副宾座,以此类推。主宾都是本次饭局上的主要领导或重要客人。

看到主宾副宾主陪副陪一一坐下后,主人就不再一一点名后面的客人了,而是请大家赶紧就坐。

这些不被点名的,心中明白自己的位置,因为主要座位都被贵宾坐上了,其余的便是随便坐。

但随便坐也是有讲究的。

有资历的、有职务的,会坐得靠前些。当然也有人会找自己熟悉的人坐在一起,或是不熟悉但年龄相仿、性别相同的,坐在一起。这大概就是人以群分吧。

饭局上大都是彼此熟悉的人,年龄谁大谁小,资历谁老谁新,职务谁高谁低,一般都比较了解,座次便不容易弄错,即便错了也不会刻意去计较。

但不是所有的饭局都是熟人参加,有些客人,就连饭局的主人也不是很熟悉,只是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或不得不请的缘故,坐到了一起。这样的座次最难排,既不能问,又不能弄错,这就需要主人随机应变,或提前把功课做足,或临时把功课补上,否则就会出现失误。

一次去参加朋友组织的饭局,就是因为他将一位朋友的座次排错了,造成人家的不快,当即拂袖而去。不过,这拂袖是我的形容,真实情况是当大家都落座之后,那位朋友突然说自己收到个信息,家中有点急事,必须马上回去,饭就不能陪大家一起吃了,说完抱抱拳立马头也不回地走人。

当时大家都以为他确实临时有事儿,我的朋友也以为他家中突发急事儿,可是多天之后,那人离席的原因才传到我朋友耳中,原来是他安排座次时,将一位职务比人家低的朋友,安排在了人家的前面,人家心里不舒服,便借故离席。

这事儿乍一听挺可笑的,竟有人会对一个吃饭的座位这么在意。可这就是生活,我们周围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他处处都要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哪怕在主人不知情的时候无意中将座位排错了,他也要争竞,宁可不吃饭也要当场离席,以此表达他的不满。

对座次讲究和计较的,大多是官场上的人,或熟悉官场的人。因为官场上的人官职不同,就有了座次的不同。如果宴席上科长坐在了他处长的前面,那他这一顿饭怎么吃都吃不开心、踏实。把官场上的那一套带进饭局中,这也是古来有之,并不奇怪的现象。

不是官场的文化圈子中,也有饭局,也排座次,但这座次排得不像官场上那些人那般考究和严格。

就拿文人来说,有的是按文学成就排,即作家的声望和名气来排座次,有的是按年龄排,还有的是按交情深浅排。

有一次,我参加一位德高望重的诗人组的饭局,他对座次的看法,更像他写的自由诗,一点也不遵守古体诗格律那样,自己不往主位上面去,而是随便一坐。结果大家谁都不敢去坐那个主座,直到最后一位年轻的客人姗姗来迟时,只剩下一个主座了,他进门一看满桌都是有来头的老师,便死活不敢坐那个主席的位置。最后听大家说今天谁来得最晚谁坐主座,以表示对他的惩罚时,他才无可奈何、诚惶诚恐地坐下来。

前些年社会上有个笑话,说有的人参加饭局后,问他吃的什么不知道,问他坐哪个位置知道;问他谁请的客不知道,问他喝的什么酒知道;问他饭桌上谁敬他酒了不知道,问谁没敬他酒知道;问他饭桌上多少男士不知道,问他有几位女士知道;问他怎么去吃饭的知道,问他怎么从饭店回的家不知道。

笑话有时是现实的反映,对于饭局上的座位,确实有人相当在乎。正是由于有人在乎,请客的主人,也不敢马虎,往往请客吃饭之前,先想好的是客人的座次,这样请来人后不至于在安排座次上伤脑筋。

一次去山东梁山游玩,来到当年《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聚义厅,大厅两厢是两排座位,梁山一百单八将,这里摆放着一百零八个座椅,看着那座椅我就想,好汉们在这座椅上商议替天行道之事,也在这座椅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知酒喝多了会不会坐错了自己的座位?被坐错了座位的人,又会是什么反应?

座次这个东西,其实挺烦人。别看它只是个吃饭时的座位,在有些人眼中,却是地位身份的象征。坐错了位置,即使喝的是同一个瓶里的酒,味道将大不相同。如果召集人,就是饭局的发起人、东道主,忽视了这个问题,那这次饭局无论喝的是什么酒,吃的是什么饭,都达不到应有的、他所期望的效果。

恼人的饭局局中局啊,不知局限了多少呼朋唤友、欢聚一堂的初衷和本意。

作者简介:

张国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代军旅作家、诗人,现居北京。主要著作有《张国领文集》十一卷等。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