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马永红:老家魏集|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02 10:03:02 33

广场,平整宽阔,南边一块石头上,镶嵌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深刻有力。一面旗帜鲜红耀眼,在暖风中“呼啦啦”地响,激荡

广场,平整宽阔,南边一块石头上,镶嵌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深刻有力。一面旗帜鲜红耀眼,在暖风中“呼啦啦”地响,激荡有力。北边耸立着的两层小楼庄严肃穆,这里是村委会,是一个村庄的心脏,是灵魂,是坚强的堡垒。

广场东面,一辆水车辘辘旋转,车身上的水花如碎银四溅滚落,走近,凉意很浓。水面荷叶田田,青碧如玉,有江南小镇的温婉。地面草坪如茵,一张正方形的蹦蹦床上围有高高的护栏,安全感强,像婴儿床一样呵护有加,小木马一个挨一个,红红绿绿,在弹簧底座上跃跃欲试,似乎随时都要扬蹄奋飞,又像乖巧可爱的小鹿,在草地上美美地休憩。组合型的滑梯上,配有蘑菇型帽子的凉亭,可爱极了。这里拥有这么多好玩的设施,却不是幼儿园,是村里的游园,是游乐场,此刻一草一木都静默着,似乎等待着什么,全在天底下安然地晒着太阳。傍晚,孩子们放了学,顾不得把书包背回家,就像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地飞进来,这里是他们的天地,他们的乐园,一个个玩不够,笑不够,乐不够,哪还有时间缠着妈妈要手机玩游戏呢?

游园北边,有一大圈儿白色的石雕栏杆,精美绝伦,围着一座徐徐而上的假山,山上青草蔓延,翠绿丛生,一座八角亭安卧在山顶。夜晚,劳作一天的村民们会来这里,歇息聊天,四围的光带像一条流动的河,璀璨明亮,处处火树银花,犹如不夜城,有汪曾祺笔下的“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的温馨闲适和从容。孩子们在游乐场里尽情玩乐,开心的笑语“咯咯咯”地随着夜风不住地飘来,清脆响亮。栏杆外,环绕着一湾流水,清水潺潺,在铺满鹅卵石的水底叮咚作响,似一首乡村小夜曲,宁谧安详。

游园西边,一方方园圃里,栽种着各样花草,玫瑰、月季正值花期,花事稠密,馨香满园。菊花叶肥根壮,丰硕喜人,可以想象到了九月,它们会多么肆意地张扬自己积蓄已久的热烈。

出了游园,来到村委会的后面,是一座百果园,一株株果树树型各异,或端庄,或妖娆,或婆娑,无一不是枝繁叶茂,引人眼球。石榴树花红妖艳,如燃烧着的一小块儿碳火,花瓣娇嫩如娟似帛,花朵似擎着的小喇叭,吹奏着一曲昂扬的旋律。枣花开了,如细碎的黄米,散在绿莹莹的叶片间,像娇羞的小姑娘背着人“吃吃”地笑,小蜜蜂在金黄色的花蕊里出出进进,忙忙活活,想起甜腻可口的枣花蜜,口水都要流出来。有果树挂了果,青色的小果子上带着淡淡的绒毛,像年轻小伙子初生的细软的胡须,个个圆溜溜,绿油油的,成疙瘩成团地混在绿叶的背景上,显山露水。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果树,花繁果盛,看着就招人喜欢。果实成熟时,园子里又该是一番热闹景象吧?

树下还有一些低矮的花草,也不忍视而不见,红的黄的花,玲珑而美好,与果树高低映衬,风吹来,似相互问好喋喋有声。园地里刚浇了水,湿润松软,泥土的气息清香可掬。

这是家乡最北部的偏僻村庄吗?县城风光也不过如此啊。我们看着走着,赞不绝口,忍不住问随行的一位老者,咱村发展这么好,是村民集资了吗?“没有”,老人挥挥手说,“谁家也没有出过一分钱。”“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那一定是在外有钱的老乡资助了?“也没有,”老人果断地又挥挥手。

我们的疑惑未解,好奇心愈加强烈,那钱是咋来的?村支书一定做了不少难吧?我们知道有很多村支书,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工作中,付出了很多艰辛的努力。

“今儿天真热啊,”随着这洪亮的话语,就见一中年男子大踏步而来,握手问好后,他取下头上麦帽当扇子,呼扇着黑红的脸膛上密集的汗珠。“我刚从麦地回来,其他村干部还在指挥棚里忙禁烧呢。”

“轰隆隆,轰隆隆……”听见收割机的轰鸣,我们才意识到,此时正站在乡村火热的五黄陆月天里,而不是身处世外桃源,踮脚远望,在无边的麦田里,几辆收割机像猛虎下山,欢唱着,飞跑着,金色的麦浪滚滚,丰收的景象一览无余。

这是村支部书记魏辉利。他中等个子,小平头,短短的头发显示着他的精明干练,目光有神。他简单地介绍了魏集村的大致情况后,接着说,从村支部决定改造村子那天开始,我们村委就抱定了为人民服务的决心,以广场为圆心,向四周无死角打造,有排山倒海之势,所以仅用半年多的时间,就治理成目前这种面貌。

真是不可思议!魏书记思路清晰,娓娓道来,我们切实体会到了“魏集速度”绝非妄传。作为土生土长的魏集人,魏书记率先致富后不忘乡民,他除利用国家拨付的专项资金外,还自寻压力,决意要振兴乡村,改善人居环境。资金不够,八方筹措,他还让在外经商的子女赞助。孩子们很不理解,一大把年纪了该享清福了,不想着攒钱养老,咋还可着劲儿地往外撒钱呢?他说,魏集是我的家,我爱它,我的骨头到老还是要留在这里的,国家形势这么好,国家政策又这么好,不好好奋斗一番就对不起国家对我们的好,我们齐心协力把它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住在老家跟你们住在城里一样美,不好吗?子女们理解了他,给他拿出资金做后盾,巧妇才有了下锅的米。

迁坟问题在农村一直是老大难,建游园时,有一户人家不愿意迁祖坟,工作做不通,“山不过来我过去”,魏书记改变工作方法,带领村干部在坟地周围种上绿植,垒了一圈围墙,刷上灰粉,对外留个小门落上锁,钥匙交给主人家,不影响他们逢年过节进去给祖上祭拜。从外面看灰墙古朴,里面绿树掩映,居然是一道很美的风景线。广场的前身,也是一大片坟,脏乱得很。有坟的人家主动找到村干部,说被他们一心为民的精神打动,自己家绝不会拖后腿,让子村后代唾骂,他们很快就把坟迁走了,广场得以及时整理,然后逐一向四周推进,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村民们也深受感动,积极参与到村庄的振兴事业上来,游园,百果园,陶然居,村史馆,党史馆等,一一建好。魏集被评为“省级旅游示范村”、“市级人居示范村”。

“魏集记忆”室里陈列着村民们自捐的老物件,诸如纺车,石磙,耧犁锄耙,玻璃风灯等,如一张张老照片,将过去苦难的岁月定格,让孩子们时刻铭记父辈们创业的艰难,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

村子建好了,村委们又把工作重点落到乡土文明的建设上,他们通过持续评比魏集孝子,好媳妇等活动,尊老爱幼蔚然成风,邻里和谐,家庭和睦,团结一致,“明星村”的好名声像鸟张翅起飞一样越传越远,很多人纷纷慕名前来参观学习。

村口,阳光明媚,天空瓦蓝瓦蓝的,如一大块蓝宝石,云朵如棉扯絮,村碑上写有“儒乡太尉,老家魏集”的八个红字,熠熠生辉,彰显着村庄的品位和风格,又蕴含着一份深沉久远的乡思之情。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