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盗墓贼盗了个大墓却没拿走真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湖南株洲盗墓案纪实

文化 2022-09-19 23:34:16 762

“淮南王”盗墓团伙结局公布:谁是“淮南王”?盗墓团伙还挖掘过哪些大...原型是安佛寺盗佛案、战国墓盗墓案、博物馆盗窃案、双塔失踪案。文/牧野 许反帝盗窃省博国宝新中国

盗墓贼盗了个大墓却没拿走真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湖南株洲盗墓案纪实

“淮南王”盗墓团伙结局公布:谁是“淮南王”?盗墓团伙还挖掘过哪些大...

原型是安佛寺盗佛案、战国墓盗墓案、博物馆盗窃案、双塔失踪案。

文/牧野

许反帝盗窃省博国宝

新中国成立后,长沙盗墓现象一度收敛,直到上世纪80年代,再度猖獗,但80年代的盗墓都没有一起“盗宝”的名头大。

1983年10月的一天,夜幕降临,淅浙沥沥的小雨也止住了,四处静悄悄的。这时,一条黑影向湖南省博物馆贴近了,黑影举起铁棍向玻璃窗砸去,“哐啷”一声响后,他跳进了陈列厅,一束手电筒光领着黑影象幽灵游地狱一般在厅里走了一圈……

国宝素纱单衣

“啊——”第二天早晨,解说员刚打开陈列厅大门,就发现厅内文物被盗。经清理,被盗走珍贵文物31件,复制品3件,线装书4本,其中包括两件国宝素纱单衣。

素纱单衣丝缕极细,轻盈精湛,一件通身重量仅48克,另一件49克,可谓轻若烟雾、薄如蝉翼,折叠起来可放入火柴盒中。

盗窃国宝,这成了一起惊天大案。时任公安部长刘复之亲自过问,文化部文物局长孙轶清赶到长沙现场,由时任长沙市长齐振瑛牵头,成立了五人专案领导小组。

但一个多月过去了,警察连续锁定了几个嫌疑人,又都排除了,案情毫无头绪。

1999年建成的湖南省博物馆老馆,但它不是发生盗宝大案时的省博。

11月1日下午五点多,紧靠省博物馆的烈士公园幼儿园门口,发现了一个布包,包着被盗的15件文物。11月4日中午,长沙市五一路邮局寄包裹的柜台上,发现了无人收寄的包裹,写着“省博物馆收”,打开一看,正是被盗走的文物13件。

几天后,长沙友谊商店的一桩普通盗窃案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他们在韭菜园派出所获得盗窃商店时的罪证之——一把三角刮刀,经技术鉴定,与省博物馆现场留下的痕迹吻合。随后,警察逮捕了犯罪嫌疑人许反帝。

许反帝

许反帝,时年17岁,生长在极左的“文革”时代,父母给他起的名字也有强烈的“文革”印记。他出生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就他一个独生子。由于母亲的强势,他随了母亲的姓。母亲许瑞凤对许反帝尤其偏爱、迁就,在许反帝偷来湖南大学的电视机时,她不但不让儿子投案,反而替儿子窝赃、销赃。而且,许瑞凤自己就是法律老师。

审讯几乎没有什么障碍,稍微吓唬一下,他就什么都交代了,可以用上那个流行词——供认不讳。

那时美国电视剧《加里森敢死队》正风靡大陆,片子里一群杀人犯、强盗、小偷组成的敢死队屡建奇功,这让作为青少年的许反帝很是羡慕,他觉得,这才是“英雄”。他想模仿那些“英雄”盗宝,而目的只是想将国宝卖几十元零花钱下馆子喝酒。

女尸辛追曾让许反帝十分害怕

但听说省博物馆那个著名的女尸辛追,气氛阴森恐怖,17岁的许反帝还是有点害怕。于是,他就以湘雅医院的停尸房作为训练基地来练胆。

不知他是怎么溜进停尸房的。第一晚,见到一排整齐的死尸,他吓得魂飞魄散;第二晚,他已敢于掀起一块块停尸布辨识男女;第三晚,他见男尸就握手,见女尸就捏脸。通过这种“强化训练”,他解决了怕的问题。随后他又摸索解决了红外线报警器自动报警的问题,这说明,他不但有胆,人还挺聪明。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当年流行的美剧《加里森敢死队》,对许反帝造成了很大“毒害”。

盗宝后,许反帝还给值班的门卫敬上一支烟并替其点燃,值班门卫见过这个青年多次,以为他是哪个干部的亲戚。许反帝承认,这么做,也是受到了《加里森敢死队》的影响。

母亲许瑞凤看到儿子盗来的文物,虽然感到害怕,却并未报警,只是销毁罪证。她将4件文物烧毁,6件冲进下水道,其中48g重的国宝素纱单衣被彻底损毁,另一件49g的素纱单衣严重损毁,清醒之后她才想到要将剩下的28件文物归还,以为这样就能逃避罪责。

被严重损毁的一件素纱单衣,后来终于修复,如今保存在湖南省博物馆。

如今的许瑞凤,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

鉴于行为极其恶劣,许反帝数罪并罚,但因为他是未成年人,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许瑞凤因为包庇罪和损毁文物罪,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许反帝的父亲李光荣其实也知情,但当时他所在的学校认为不能一家人全都进去了,力求“保”了他。

盗墓贼盗了个大墓却没拿走真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湖南株洲盗墓案纪实

后来,许瑞凤多次立功减刑,在服刑8年后提前7年获释。许反帝则从死缓、无期徒刑变为有期徒刑,11年后成功获释。

许反帝出狱时,已三十多岁,但可以自食其力。而其母却不允许,她觉得亏欠了儿子,她不许儿子出外找工作。许瑞凤也认为丈夫有罪却被“赦免”,于是整天跟丈夫吵架。许反帝被吵烦了,在他的房间外安装了铁门,独居一室。一家三口变成了三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各进各的门。

许反帝的父亲李光荣(右),是这个破碎的三口之家唯一的“正常人”。

许反帝“画地为牢”,性格变得越来越内向、古怪。直到2009年,其父李光荣求助社区,敲开许反帝紧闭了15年的铁门,此时的许反帝已经变成了43岁的苍白“老人”。

解救后的许反帝语无伦次,总认为父母想把自己害死,最终长沙市精神病医院收留了他。许瑞凤则开始了她愤愤不平的老年生涯,怨恨丈夫,说他在外面偷女人。她每天在阳台对着空气开骂,只是,多少年过去了,习以为常的人们已经懒得去张望或偷听,人们更关心的,是博物馆里那件两千年前就创造出来的素纱单衣。

长沙盗墓第一案

2000年代后的长沙重大盗墓案件,都有媒体报道,但或许更多的盗墓还隐藏在黑暗的角落,不为人知。黑夜里做的事,只有黑夜最清楚。

当时的望城县星城镇银星村,一个叫风篷岭的小地方,有座被考古人员定名的风篷岭2号墓。墓在一座小山坡里,距离公路不远,“貌”不惊人,公路上的车辆呼啸而过,不会注意这里。

但这一切挡不住盗墓“行家”的眼睛,早在几十年前,当地有一个号称“半仙”的风水先生,就声称这里有一个王墓,但一直没有人相信他。

风篷岭1号墓发掘时的情形

风篷岭有座1号墓,2006年由文物部门发掘,该墓在历史上被盗,但仍然出土了金缕玉衣残片、金饼、青铜器、玉器、漆器等重要文物。而且,这是第一次在长江以南发现金缕玉衣,此前,我国已出土金缕玉衣的墓葬有8座,都在长江以北,长江以南只在衡阳出土一件丝缕玉衣。

墓中还出土了“长沙王后家杯”,一般此种个人用品,是判断墓主人的重要依据,加上其他证据,考古人员最终确认墓主是某长沙王后。

相应的,旁边的风篷岭2号墓,被推测为可能是长沙王墓。考古人员没有对它进行发掘,却被盗墓贼捷足先登了。

风篷岭2号墓的盗洞

从2008年开始,包括风篷岭2号墓在内的多座长沙古墓,陆续被盗。2008年12月,风篷岭二号墓发现被盗;同月,岳麓区天马山汉墓被盗;2009年2月,宁乡县“七星伴月”布局战国墓群被盗,且有几个盗洞……屡次的迹象表明,这是一个盗墓团伙所为,这个团伙从2008年8月开始,在湖南共盗挖古墓16座,涉及年代有战国、汉代、清代等等。

这一切要从2008年前开始说起。那几天,长沙古玩圈子里盛传,风篷岭古墓内有两枚长沙王金印,是纯金打造的一个神龟造型。这个消息如同一枚炸弹,震惊了长沙文物界。

刘胜利

圈子里的小道消息,也传到了一个圈中人那里——时任开福区新港镇计生办副主任的刘胜利。他是一个资深的古玩爱好者,读过研究生,多年来“钻研”此道,已经在圈中小有名气。他也很自负,自认为是长沙圈中的“高人”。虽然有着公务员的身份,但他在这个身份的掩护下,其实有着做盗墓贼的野心。不管是为名还是为利,他终于在2008年开始动手了。

他先默默一个人到望城“踩点”,他研究了多年风水与墓葬地理,在确认风篷岭古墓后,他开始组织团伙。多年来,江西人到长沙盗墓的多,所以多个江西人被他首先选中;其次,刘胜利是山东人,就回老家又找了几个帮手;此外,还有长沙与望城的本地人。如此,一个10多人的团伙组建完毕。

同时,刘胜利也做了分工,长沙本地人以他和一个叫廖国祥的为首,作为“东道主”,组织江西人和山东人来盗挖;江西人和山东人提供资金和技术设备。

警察和文物部门查看被盗的风篷岭2号墓

刘胜利确实有着“贼王”的“才华”,不太懂行的盗墓小贼,往往事倍功半,试探性的打了许多次盗洞,才能找到墓室所在。而刘胜利练就了一双“察土观色”的火眼金睛,沉着冷静,像一个指挥若定的将军那样,看准了墓室才“出击”。往往他一声令下,十挖九中,以此赢得了一干盗墓贼的折服。

于是,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他们“屡战屡胜”,将长沙周边的16座古墓洗劫一空。那时的刘胜利是得意忘形的,他像一个常胜将军那样,没有意料到自己的滑铁卢。

而事实上,如此多的盗墓大案,不可能不引起警察的注意。警察也像刘胜利挖墓那样,在等待着一个出击的时机。

刘胜利在每次盗墓后,都是连夜销赃,将文物运到外省,以免夜长梦多。何况,他的团伙遍布数省,警察需要在出击后一网打尽,而不是打草惊蛇。

文物部门用塑料膜覆盖了盗洞

2009年年初,长沙市公安局布置了7个抓捕小组,准备展开抓捕行动。然而就在此时,两个江西籍嫌疑人不知是闻到了风声还是临时有事,突然包了辆出租车,上了京珠高速,往江西方向跑了。好在湖南省公安厅在株洲通往江西的收费站设卡,把这两人堵住了。

当晚其他抓捕小组也紧急行动,把刘胜利等10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从刘胜利家中搜出了50多件漆器、2个玉璧、1把青铜剑、4个玉手镯。圈中流传的长沙王金印,确实不虚,它已被刘胜利盗得,其中一枚金印和一部分文物,被以350万的价格卖到了山东,另外一部分卖到了江西,警察只在刘胜利电脑中发现了金印的照片。

长沙王金印

几天后,另一名主犯林细生在江西被抓获,同样在他家收缴了几十件漆器、陶器和青铜器。不过,这次多了一枚金印,但问题在于,它仍然不是刘胜利电脑里的那一枚。

2009年3月15日至20日,山东省的警察连续抓获了李大新、丁东亮、王宗敏、刘成、郑海辉等犯罪嫌疑人,终于找到了另外一枚金印。至此,持续一年多的长沙盗墓大案宣告破获,除了刘胜利团伙外,还有10多名倒卖文物的犯罪嫌疑人也一同被抓,共计32人。

审判时的刘胜利团伙

因为一连串的盗墓影响极其恶劣,刘胜利与另外三名主犯被判处了死刑。宣判那天,团伙成员的妻子们在庭间嚎啕大哭。

刘胜利盗墓案,至今都被称为“长沙盗墓第一案”。

为了传闻中的一顿黄金,盗窃天马山汉王陵

长沙河西的汉王陵,一直是长沙古墓发掘的高规格“明星”,也是盗墓贼们觊觎的目标。我们普通人不在意的、在或热闹或偏僻的河西群山,某一天会突然出现一个“踩点”的盗墓贼的身影,某个安静的深夜,这个身影又悄悄地在手电筒闪烁的光影下,开始了一铲子一铲子的挖掘。

湖大天马学生公寓周边熙熙攘攘的小街内,就隐藏着盗墓贼。

熙熙攘攘、到处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天马山下,就是这热闹的群山中的一座。湖南大学天马学生公寓就在山下,小餐馆、小旅馆、小超市、电影院、清吧,学生们在这里恣意的挥肆着青春。他们不曾想到,身边的天马山,就是一座汉王陵,还有不少贵族墓、平民墓,更不曾想到,身边走过的人群中,可能就隐藏着间谍一样的盗墓贼。

盗墓贼“低调”地住进这些小旅馆

2010年开始,这里的小旅馆里,就“迎来送往”一批批盗墓贼。他们或自河南南下,或自江西西进,不管是出身农民还是出身“知识”家庭,不管是已经腰缠万贯的老贼,还是初入行、急需发一笔横财的小贼,都蜗居在简陋的旅馆内,住一张肮脏的没有换洗被褥的床,看一台破旧的信号不好的老旧电视,一住十天半月。房价不会超过一百元,他们自己则不会有任何高调,不会吵闹,不会张口骂人,更不会因为打架而招来警察注意,践行着“干大事的人都很低调”的原则。

就在这一年,一个江西盗墓团伙对汉王陵进行了盗掘,但随后暴露,十分警觉的团伙逃之夭夭。虽然逃走,但他们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传出了王陵里有“一吨黄金”的小道消息。

“一吨黄金”的诱惑,让全国各路盗墓贼闻风而动,涌入长沙,涌入天马山下那一个个小旅馆中。毕竟,一吨黄金也不是不可能的,几年后发掘的南昌海昏侯大墓,就出土了10多吨铜钱和包括285枚金饼在内的378件金器,创下了“汉代考古之最”。

远眺天马山。山里有一座汉王陵。

于是,在一年多时间内,天马山汉王陵一而再再而三被盗。2011年4月,发现一处深14米的盗洞;2011年8月,又发现一处被覆盖的隐蔽盗洞;2011年11月,再发现8米深盗洞;2012年,发现盗墓贼藏匿的洛阳铲、二齿耙、绳索、矿灯等盗墓工具,并发现一处深约2米的新盗洞;一个月之后,再次发现藏匿的洛阳铲等盗墓工具,其中包括一台安装了消音设备的发电机,一处经过精心掩饰、几乎不留痕迹的十余米深新盗洞……

盗墓贼频繁的光顾,让长沙警方和文物管理人员疲于奔命,不胜其扰。除了天马山汉王陵,岳麓区辖内已探明的汉王室古墓,在2011年就陆续发生了11起盗墓未遂的案件。

天马山上的盗洞

在这场盗墓攻防战中,警方和文物界似乎一直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直到2013年年初,警方实施了一次漂亮的出击,暂时遏制住了盗墓贼对天马山的“痴心妄想”。

2013年1月30日,当一个团伙实施爆破作业将天马山汉墓炸出盗洞准备继续挖掘时,长沙警察的四路抓捕小组出现在了现场,随后其他藏身旅馆的盗墓成员也悉数被抓获。

事后的审讯,逐渐还原了这伙盗墓贼的“来龙去脉”。

天马山河南盗墓团伙的“分工”

他们主要来自河南。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河南是拥有最多古都的省份,“八大古都”中河南独占了四个(洛阳、开封、安阳、郑州),众多的古都和王侯将相的墓葬,也滋生了河南“发达”的盗墓业,“九朝古都”洛阳,就是中国北派盗墓的中心。

长沙古墓里有“一吨黄金”的小道消息,也传到了河南。

许昌禹州人张朴雨和妹夫李二俭,最近又缺钱了,如同一些动作电影里在都市生活无着落的闲散人员那样,“一吨黄金”的诱惑,让他们找来同乡李大俭、王彪商量,决心“干一票”,就像电影里抢银行那样。

张、李二人于是来到长沙天马山“踩点”,戏剧性的是,他们在山上看到了另外两名神秘男子。一经深入交谈,原来是同道中人。

于是,“合作共赢”,两伙变成了一伙,也许那几个本地人并不怎么“在行”,在团伙中处于次要地位:来自河南的张、李二人负责整体部署,安排前期资金和人力召集;两名本地只人负责望风、报信。双方约定,事成之后,河南人得六,本地人得四。

警察带盗墓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但天公不作美,他们正准备“开工”时,赶上了长沙的冬雨连绵。雨天动工麻烦,盗洞很容易积水,当年民国时期长沙土夫子盗挖马王堆,就是因为大雨灌水入盗洞而作罢。

没办法,张、李二人回河南等待时机,本地人则继续留守、望风,另外准备盗墓所需的工具,绳子、铁锹、手电筒、钢丝、鼓风机、电瓶、电缆线、安全帽、头灯、通风管等等,应有尽有。

2013年1月22日,当连绵细雨终于停下来时,河南人赶了过来,开始了行动。他们留几个人在山脚望风,其余人马向山腰古墓所在地摸去。

准确定点,盗洞一击必中,是“大师傅”的重要职责。

此前,他们还特意聘请了一个年长的“大师傅”,多次上山查看风水,断定山中有一两座体量庞大且不同寻常的古墓。“大师傅”这次也跟了过来,负责“技术指导”,测算墓室的位置,确定开挖地点。

“大师傅”是盗墓团伙里“德高望重”的人,深得一众成员信赖。只是,这次请的师傅没有刘胜利本领大,选点不准,泥土挖完后,出现了砂石、石砾,再之后就到了岩层,很明显不是秦汉墓室常见的白膏泥。

于是修改方案,从山顶往下直打墓顶。盗墓“土方作业组”就像一个小型施工队,一部分人挖洞,一部分人装土,其他人将挖出的土石装进蛇皮袋,一袋袋背到数十米之外,倒进一座土坑。

汉王陵内的“黄肠题凑”,是盗墓贼接近棺椁时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挖洞也不是一天完成的,往往夜里上山,白天收工,隐藏好盗洞,收拾好工具,第二天晚上继续。白天,他们一般躲在旅馆里休息,除了望风、打探消息,不轻易抛头露面。

这伙盗墓贼还改进了挖掘工具。洛阳铲因为是洛阳一带盗墓贼发明而得名,它能完整带出土层,用以分析土色,确定是否有古墓。但它适合北方黄土,对南方有山石的砂土,有点力不从心。于是,这伙盗墓贼把工程挖掘中使用的高强度钻头配合洛阳铲使用,前者用来对付石头,后者用来取土样。这一次“技改”很快就在行业里传开,被纷纷效仿。

国内其它“黄肠题凑”发掘时的情景

他们终于成功找到了墓室,但在打开棺椁时,遇到了一个古老的技术障碍,就是“黄肠题凑”。这是用异常坚固的木头层层平铺、叠垒而成的棺椁,按礼制规矩,西汉帝王陵尤其常用这种棺椁,质量上乘的“黄肠题凑”,用上等柏木铺叠,虽历经千年,依然坚硬无比。“黄肠”即黄心(去皮)的柏木;“题凑”,即垒筑木头与同侧椁室壁板呈垂直方向。这次的“黄肠题凑”铺了7层,连“过关斩石”的高强度钻头都没打开。不过,这也是一个好消息,说明他们准确地挖到了汉王陵而不是其它普通墓葬。

为了尽早开墓,团伙中一名王姓成员联系在江西的朋友,弄来70斤炸药和两支雷管。1月28日晚上10点左右,一声巨响过后,山洞被炸出8米深的大坑,但“黄肠题凑”却依然没被攻破!

用炸药,动静太大,本来已经是铤而走险,可这个团伙不甘心,继续运来更多炸药,准备再次爆破。然而,附近一位居民一天上山散步时,看到山上沿途都有一些新鲜的浮土,马上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就在盗墓贼再次实施爆破时,被埋伏的警察“一锅端”了。

天马山盗墓团伙被审判时的情景

这次破案,终于稍微打击了盗墓贼的嚣张气焰,让天马山暂时恢复了平静。但其他多批团伙,依然逍遥法外。至于王陵里是否有一吨黄金,依然是个谜。

盗墓贼盗了个大墓却没拿走真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代长沙盗墓,我们所知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毕竟还有那么多盗墓贼,没有被抓获。不知有多少来自长沙的墓中文物,就这样流失国内,甚至流失海外。他们的所作所为,消失在黑暗中,不为人所知,也许将来也会像民国盗墓那样,成为一个个传说。

盗墓,一个从传闻中的曹操的“摸金校尉”开始延续到今天的勾当,如同鬼魅一般,飘荡在黑夜里的古墓上空。长沙近代百年,成为南派盗墓中心,引以为傲的千年古城的文化,除了被“文夕大火”和历次战争、当代建设破坏外,也被盗墓“挖”的千疮百孔。

而幽灵仍在继续飘荡。

点击阅读关联文章:

END

本文由城市记忆CityMemory独家发布,作者 |牧野,编辑 | 城小忆(微信号:chengshijiyiwh或13212619651,可添加小编,交流城市记忆),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重案组37号从湖南株洲警方获悉,案件线索,来自一通报警电话,而这名神秘举报人,即为盗墓团伙内部一名成员。神秘电话举报汉代古墓失盗 2016年9月26日晚6时左右,湖南省攸县警方接报称,一支团伙正在网岭镇罗家坪村盗掘古墓。

此人就是臭名昭著的盗墓贼姚玉忠。姚玉忠靠着盗取文物,再将文物贩卖赚了很多钱。很多陵墓也因为他而遭到破剧烈破坏,还有许多文物因为他的倒卖而再无音讯。

标签: 黄肠题凑(1) 江西古墓(7) 长沙(11) 盗墓(292) 考古(2114) 文物(2291)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