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80岁成为作家,网红奶奶杨本芬新书《我本芬芳》深圳首发

文化 2022-04-02 10:03:00 38

来源:深圳特区报 女儿章红说:“我母亲在人生的前60年,定位完全是一位贤妻良母,她永远把对家庭的奉献、对儿女的奉献看作

来源:深圳特区报

女儿章红说:“我母亲在人生的前60年,定位完全是一位贤妻良母,她永远把对家庭的奉献、对儿女的奉献看作人生的优先事物。然后从60岁之后她才提笔尝试写作,然后直到现在成了一位全国知名的网红作家,跳跃跨度很突然又来得很晚,又很神奇。”

4月1日,全国新书首发中心迎来了八旬奶奶杨本芬创作的新书——《我本芬芳》。

杨奶奶花甲之年开始在灶台边写作,随手写满的稿纸也沾满了生活气息。在洗菜沥水的间隙、在等汤滚沸的空档,杨本芬随时坐下来,在灶台边写下几行字。

这样的创作方式开始于2003年,那年杨本芬的母亲梁秋芳突然离世,写作成了当时63岁的杨本芬抚平伤痛的生活方式。杨本芬以《一个真实的故事》为题开始写作母亲的故事,创作持续一段时间后,被当时在杂志社任编辑的女儿章红意外发现了。她十分惊讶于母亲用文字讲故事的能力。

2009年,章红以《妈妈的回忆录》为题,将母亲的文章发到了网络论坛上,没想到引发了很多读者的共情。2020年,以这批文章为基础的《秋园》一经出版广受好评,一年内接连加印14次、销售8万多册,杨本芬也成为一个网红作家。

章红说:“我母亲在人生的前60年,定位完全是一位贤妻良母,她永远把对家庭的奉献、对儿女的奉献看作人生的优先事物。然后从60岁之后她才提笔尝试写作,然后直到现在成了一位全国知名的网红作家,跳跃跨度很突然又来得很晚,又很神奇。”

继2020年出版首部长篇小说《秋园》后,杨本芬2021年出版小说集《浮木》。2022年2月,《我本芬芳》在北京联合天畅出版社出版,是八旬奶奶杨本芬继《秋园》《浮木》两部作品后,撰写的六十年婚姻故事。4月1日,《我本芬芳》在深圳线上首发。

这部作品直面爱的伤痛与困惑,细致入微地描绘了一个女人在婚姻里不被看见的孤独、不被欣赏的失落、不被尊重的委屈。六十年婚姻生活中的伤痛细节都通过《我本芬芳》这本书呈现出来,杨奶奶是这样形容她的创作初衷的:“我就是想写一位女性的情感经历、写一桩普通的婚姻,婚姻中没有坏人,但却充满了伤痛。”

书评人马培杰对《我本芬芳》这样评论道:实实在在在字里行间感受到杨奶奶的不甘与痛感。双方本来应该有的好感,在婚后变成了一句“想不到你会对我不好”的控诉,丈夫甚至连解释都不愿意,那个年代所谓的“老实人”给有着精神渴求的女性钝刀般的疼痛。读这本书花了三个小时,杨奶奶是怎么熬过这六十年的呢?她勇敢地写了出来,更多的那个年代的女性却默默承受了这份疼痛。

值得一提的是,全国新书首发中心推出了线上首发新形式——“首发TALK”播客栏目。市民读者可通过“新书首发中心”微信公众号收听相关内容。接下来,全国新书首发中心还将陆续邀请重磅作者携最新力作做客“首发Talk”,市民读者可持续关注“新书首发中心”微信公众号获取资讯、聆听分享。

对话杨本芬:

大家好,我是杨本芬,今年82岁,很高兴来到全国新书首发中心跟大家聊聊天。2020年,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秋园》,2021年出了《浮木》,今年刚刚出了第三本书《我本芬芳》。

问:最近有部热播电视剧《人世间》,您看了吗?有人说您的书,也是一种“人世间”,您怎么看?

杨:《人世间》,我看了,挺喜欢的。这个电视剧也是讲一家人的故事,要我说,它比我书里写的故事更浪漫。读者说得对,我写的书也是“人世间”,我的母亲、父亲、兄弟、乡邻……都是人世间普通的人,我写他们的遭际与命运

问:三本书里的生活,离21世纪出生的年轻人似乎非常遥远,如果您要向他们来介绍这三本书,您会怎么介绍?

杨:这书看起来很遥远,其实就是你的外婆、奶奶那一代人的故事,过去还不足百年。这一百年间,我母亲和我这两代人经历的变化太多了,短短的几十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秋园》里, 我写了一位普通中国女性——也就是我妈妈一生的故事。我知道自己写出的故事如同一滴水,最终将汇入人类历史的长河。

《浮木》是《秋园》的续集,交代了第一本书里没讲完的人与事。我写了妈妈、哥哥、弟弟,以及那些我忘不掉的乡邻。我希望留下一颗露珠的记忆。

《我本芬芳》讲了一个婚姻故事。一个叫惠才的女人,在数十年的婚姻里不被看见、不被欣赏、不被尊重,她有委屈、孤独、失落,还有深深的困惑。婚姻是需要运气的,它可能并不指向幸福,而是使人心碎。

问:迄今为止,最让您印象深刻的读者反馈有哪些?

杨:就是我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年轻人喜欢,我很感动!有一个男孩子说的话,我印象深刻,他说:“她写的不仅是自己,而是一代甚至是几代女性的日常遭遇。然而,这些感受,很少被诉说,很少被倾听。”前几天,编辑发给我这个男孩子写的好长的读后感,我看得眼泪模糊了眼睛,感谢他看得那么仔细,说得那么好。还有年轻人说想起了自己外婆、妈妈的故事,我希望大家也能把这些故事写下来。

问:您说《我本芬芳》是一本勇敢的书,我们读的时候也有同感。您把六十年婚姻生活中一些伤痛的细节都呈现了出来,没有避讳。您在写的时候犹豫过吗?做过取舍吗?

杨:我就是想写一位女性的情感经历,一桩普通的婚姻,婚姻中没有坏人,但却充满了伤痛。这里面有我对人生的观察,对女性境遇的同情,当然也有我自己的感受、包括困惑在里面。

问:您的书描写了您所处的那个时代婚姻状态,如今,您的晚辈、您周围接触到的年轻人,她们的婚姻和您在书中写的几十年前的婚姻状态相比较,您觉得有变化吗?

杨:肯定有变化。像这本书的编辑,像我的孙女,她们这一代女孩子,读书、工作的机会比我们那时候多了许多,她们大都读了大学、研究生,面对恋爱、婚姻时,她们的选择也多很多。她们的婚姻有了更多自主性,不会忍辱负重,憋屈一辈子。如果婚姻不如意,她们要么想办法,拉着对方一起学习、改变,要么就离开婚姻,重新寻找和选择。我羡慕她们的自信、勇气,祝愿她们幸福。

问:您希望《秋园》《浮木》《我本芬芳》三本作品给读者带来什么样的启迪?

杨:没想到要教育读者,所以也没想过要给人带来什么启迪。读者爱看我的书,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