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半坡居民与河姆渡人的生活情况,半坡人与河姆渡人在生活上的异同

文化 2022-09-19 06:17:24 755

简述河姆渡和半坡居民的生活 生产状况半坡居民有较高的制陶技术,可以制作彩陶,会纺织,而河姆渡人则不会。半坡人的食物种类很丰富,而河姆渡人住着干栏式的房子,过着定居生活。昙

半坡居民与河姆渡人的生活情况,半坡人与河姆渡人在生活上的异同

简述河姆渡半坡居民的生活 生产状况

半坡居民有较高的制陶技术,可以制作彩陶,会纺织,而河姆渡人则不会。半坡人的食物种类很丰富,而河姆渡人住着干栏式的房子,过着定居生活。

昙石山文化遗址是中国东南地区最典型的新石器文化遗存之一,距今4000~5500年。

昙石山遗址博物馆位于福州西面约20公里的闽侯县甘蔗镇,它将昙石山第八次考古遗址现场直接展示给观众,真实生动地反映出原始社会晚期闽人先祖生产、生活场景和墓葬情况。

闽侯甘蔗镇中心昙石山东大道、中大道交叉口的绿地广场,“福建文明从这里开始”石刻立在眼前。这里位于昙石山博物馆东端,博物馆位于昙石山中大道与文博路之间。

福建省昙石山遗迹博物馆东大门在文博路东端。

东大门是昙石山遗迹博物馆入口,西大门是出口。

进入后,左转五十米到达昙石山文化博物馆。

博物馆内展出1954年以来昙石山遗址八次考古发掘的珍贵文物和图片资料,展示昙石山遗址出土的五千年前闽人墓葬陶器和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完整再现新石器时期闽人在昙石山劳动生息场景。

2001年6月,昙石山文化遗址被国务院列为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

昙石山濒临闽江,是一座高出江面20米长形山岗,海拔26米。

山体呈东北—西南走向,南北长约430米,东西最宽处不过150米。

1954年1月,当地昙石村村民修堤取土时,发现了大量白色蛤蜊壳堆积层,经过九次的考古发掘,揭开了距今4000~5500年不为人知的闽人历史。

福建省昙石山遗迹博物馆由昙石山文化博物馆和昙石山考古遗迹厅两个部分组成。

昙石山考古遗迹厅设在昙石山坡顶,参观昙石山文化博物馆后,可乘电梯直达坡顶。

也可以沿水泥路,顺山坡步行而至。

昙石山考古遗迹厅前,闽人先民一家三口塑像。

考古遗址厅是1996年第八次考古发掘时,为展示需要而特意保留下来的部分发掘现场。

1999年,中日考古遗址保护专家对考古挖掘出人骨架、墓圹、壕沟剖面进行加固处理。

2009年,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昙石山博物馆再次对遗址进行全面保护处理。

保留下的总面积1050平方米现场内,有18座墓葬、五座陶窑和两条壕沟以及部分祭祀遗迹,这些考古遗迹和文物以原貌展出,使观众有亲临考古现场的观感。

昙石山遗址博物馆有哪些值得观看的重要文化遗迹?

1,五千年前,昙石山25岁的日本老奶奶。

昙石山一组有叠压关系的三座墓葬,自上而下为M126、M137、M140,反映出此地长时期固定作为墓葬重复使用。

其中M137墓主是个约25岁的年轻女性。

人类学专家对颅骨进行测定和详细研究,发现左颧骨中下部有贯通颧骨的骨缝。由于世界各国中仅发现日本人有这个骨缝,这个骨缝将颧骨分为上下两部分。因此这个特定的人种特征被称为“日本人骨”。

难道日本人种要追溯到昙石山人?

起码可以认为,很多日本人与五千年前的昙石山人是同出一源。

这就是发掘出的疑似“日本老奶奶”头骨(M137)。

根据发掘出的昙石山人头骨,复原昙石山人男女头像。

“卵圆”形头骨,很契合福州话的“芋卵头”,闽人源流长远呀。

2,昙石山人生活

半坡人与河姆渡人生活上有什么不同?

专家断代昙石山先民生活在至今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靠渔猎维持生活,没有金属工具,制作陶器作为日常用品。

福州附近的史前遗址

五千年前,现在福州主城区(鼓楼、台江等)都还是一片汪洋,是浩瀚的内海湾。

那时,包括昙石山在内一批早期人类遗址都是处于闽江与海水结合部的滨江临海处。

2011年后,福建考古工作者眼光越过昙石山,对福州及周边闽江下游地区进行史前遗址点摸排。

此后6年间,新发现具有福建史前文化特征遗址点151处,加上原先福建省历次文物普查中发现的福州及周边地域遗址点,总计490多处。

(1)男女合葬墓

昙石山墓葬都是单人葬,唯独M131号墓葬是男女双人葬。

注意这座墓葬有18件陶釜(后述)。

专家解读,这反映了昙石山文化晚期父权制度的确立。

原始社会都是母系社会,女人当家做主决定一切。

自然界中动物种群也有不少母系社会,比如大象就是母象掌控的大群体。

个人觉得,父系社会出现应该也意味着私有制随之产生,女人也开始从属于男人了。

(2)祭祀、殉葬狗坑

昙石山文化博物馆内,还原的昙石山人丧葬祭祀场景。

注意站立人怀里抱着的陶器,现在号称中华第一灯(后述)。

昙石山考古发现,昙石山文化是层层叠压的,最下面是距今4300年以前的昙石山文化,然后是距今4300-3500年黄瓜山文化层,再上一层是距今3500至2700年黄土仑文化层......

学术界一般认为三者都是土著文化,是同一文化系统不同发展时期的文化遗存。

(3)昙石山发现唯一的竖葬坑,专家考证是奴隶陪葬坑。

殉葬男奴竖立坑中,粗壮的大腿骨和脚趾清晰可辨,显然是活埋时挣扎所致,反映了3000年前奴隶殉葬的残酷。

昙石山夯土祭祀台旁,有个殉狗坑。

殉狗坑年代约为4000多年前,狗的骨架保存得非常完整。

狗从史前就相伴人类,主人应该跟这只狗关系非常亲密,它被殉葬跟随主人入地,直至4000年后重返人间。

(4)壕沟

昙石山考古发现了两条壕沟。

壕沟深约2-3米,断代为5000年前,属于原始社会时期修建聚居村落时挖掘的。

下方中间是考古专家特意保留的“关键柱”,可以清晰看到壕沟的文化层剖面。

新石器时期生产力极其低下,根本没能力筑城墙,就挖条沟防御外敌、野兽,又或许功能只是条排水沟呢。

个人觉得,闽地自古多蛇,这条沟防蛇还是足够了。

(5)制陶

瓷器的祖宗是陶器。

陶器最早出现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昙石山墓葬里有大量的陶器,包括红陶、黑陶、灰陶,甚至原始瓷器(后述中国第一瓷)。

昙石山壕沟旁,发现五座陶窑,窑炉直径不到1米。

这些陶窑年代是黄瓜山文化时期,距今3500-4300年。

下面这几个都是出土的昙石山时期(距今5000-4300年)陶器:

陶簋

簋,盛食物器具。

在这个陶簋制成一两千年后,到了商周时期有不少青铜金属簋,功能变为重要礼器,与鼎配套使用。

所谓“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

三足陶鼎。

三足饮具,可以生火直接烧,不用起炉灶。

昙石山出土陶器中,三足陶具,非常少见,应该是普遍垒灶烹饪,增强火力,不大使用三足炊具。

陶罐

这个必须垒石成灶,架在火上烧。

彩陶罐

这个罐下部纹印明显,好像是绳纹,也许是贝印纹,直接用(福州常见的蚶或蛤蜊)贝壳按印上去的。

3,全国罕见的提线陶簋

131号夫妻合葬墓中出土了这个全国罕见的提线陶簋。

这件奇特陶簋像个“泡菜坛子”,泥质灰陶,完美体现出昙石山人源于生活的超凡智慧。

奇特之处在于陶簋口外沿有三组共18个小镂孔,明显是穿线绳作为提陶簋用的,镂孔用于穿线(绳)、锯齿状口沿可以固定提线(绳)。

可以想象出的场景,五千年前昙石山先民手提着这件陶簋出门干活去,又或许其妻提着陶簋给她送饭。

4,福州闽人先民天天山珍海味,顿顿海鲜大餐。

在131号夫妇合葬墓底下,发现一座墓陪葬陶器29件,其中陶釜就有18件,这在全国新石器时代墓葬中也是仅见。

陶釜,就是现在的砂锅,为什么要用上十八件?

前面说到,1954年就是在大量白色蛤蜊壳堆积层下发现昙石山遗址的。

昙石山文化堆积层中夹有先民丢弃的蛤蜊壳、贝壳、螺壳堆积叠压带,厚度1米上下,最厚处有2米多。

所以,以昙石山遗址为代表的此类遗址,又称为“贝丘遗址”。

五千年前,现在的福州主城区一片汪洋,西面20公里的昙石山临江滨海,海鲜、河鲜应有尽有,极其丰富。

由于海鲜河鲜不能混煮串味,必须单独烹煮才能保持原汤鲜味。

因此,大小十八个砂锅分别用于炖、煲、煮,涮......遗存至今五千年的福州海鲜河鲜烹饪手法,清汤品原味。

也许因为海(河)鲜煲汤烹饪方法,所以昙石山陶壶(罐)口制作的特别长,以防止汤水沸溢出。

福州人爱喝汤的饮食文化,早在四五千年昙石山人中就已经形成。

这是缘于水土、气候,以及遍地河鲜海鲜的生活环境。

昙石山闽人只吃海鲜大餐吗?

昙石山出土的鹿骨。

有分割后的鹿角,鹿颚骨、肩胛骨、椎骨、肱骨、胫骨等。

闽地气候温暖、雨量充足、森林茂密,昙石山人除了捕鱼捞贝类外,也在森林里狩猎。

这样看来,福州地区昙石山闽人先民绝对是天天山珍海味、顿顿海鲜大餐呀。

5,昙石山遗址跟全国同类遗址相比规模有多大?

除了山珍海味,博物馆展板介绍说还有第三种“野生植物采集和水稻农耕相结合”方式获得食物。

可是,我在博物馆展区没见到植物采集、水稻种植的相关实物展示。

据说目前陈列展出的仅是昙石山墓葬区,还有三分之二没有发掘,像昙石山人居住区、生活区等仍在地下沉睡着,大量有价值的、抢救性的考古发掘正待继续进行。

如果整个昙石山遗址区域全部挖掘,规模将超过我国著名的半坡遗址、河姆渡遗址。

在全国与昙石山文化同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有良渚文化、龙山文化、小河沿文化等。

良渚文化遗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距今约5300─4300年。2019年7月6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中华文明源头之一。

6,中国最早的上釉技术

举世公认瓷器是中国人发明创造的,上釉是制造出瓷器的一个极其重要环节。

昙石山遗址的夯土祭祀台,出土了一件原始瓷罐和四件原始瓷豆及一件印纹硬陶罐。

那几件原始瓷器是典型的黄土仑文化,距今3000多年。

这批原始瓷器均施青绿色釉,虽然釉滴不匀,但这是中国最早的上釉技术,为我国瓷器上釉史提供了最原始的实物资料。

据此,2016年的中国古陶瓷学会年会认为,“东南地区是原始瓷与印纹硬陶的主要产地和使用地”,“福建的原始瓷与浙江的存在着较大的差别,是一个新的类型”。

7,中华第一灯?

考古人员在昙石山125号墓葬中,发现墓主人头顶处放着一个十分特殊的陶器——塔式壶。

这件陶器断代是3000多年前的泥质灰陶,表面残存黑色陶。

由于昙石山遗址中只发现这么一件造型奇特陶器,而且在国内迄今考古中是首次发现,因此,考古界专家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专家根据这座墓是随葬品较丰厚,提示了墓主生前身份特殊,认为墓主可能是巫师,这件陶器是墓主人的法器。

也有学者认为这件陶器类似于汉晋后我国长江下游地区墓葬中常见的随葬冥器“魂瓶”,是早期最原始的“魂瓶”。

还有专家根据外形认为就是个陶壶。

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著名海洋文化研究专家江坂辉弥先生到了福州昙石山,他看见这件奇特陶器时立即介绍说,日本长野县出土了十几件绳纹时代的这类造型陶器,命名为“灯”,因为里面还残存有烧剩的灯芯草和烟炱。

昙石山这件陶器时间上比日本出土的早一两千多年,所以有人称之为“东方第一神灯”。

此前,中国考古发现著名的“灯”有明十三陵定陵万历皇帝的“长明灯”,满城汉墓地宫的“中华第一灯”长信宫灯。

当然,最终考古学术界对该陶器的作用及命名,其实至今尚无定论。

半坡居民与河姆渡人的生活情况,半坡人与河姆渡人在生活上的异同

8,史前的昙石山人与南岛语族

石器时期,昙石山位于福建最大河流闽江(闽江径流量比黄河还大)入海口,昙石山先民以舟为车,浮海远洋。

一入昙石山遗址厅,“福建海洋文化从这里开始”迎面而来。

由于闽地偏居东南沿海,远离中原,黄河流域先民不知道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所以《山海经》仅一句“闽在海中”,赋予了这里一种孤远而神秘的面纱。

昙石山文化博物馆内,昙石山先民独木舟来往海上的复原塑像。

昙石山文化,集中分布于闽江下游流域,延及东部沿海地区,并连接海峡两岸,是福建古文化和海洋文化的摇篮,是同期闽台两岸海洋文化的源头。

海峡两岸具有共同的历史文化渊源。

台湾岛原本是华夏古大陆的一部分,福建南部的东山岛与台湾岛之间有一条“古陆桥”,连接台湾岛。

距今1万8千年前的最后一次冰期晚期,海峡海平面下降1百多米,当时整个台湾海峡完全露出水面,形成陆地,成为“东山陆桥”,福建先民迁徙闽、台之间。

后来,地壳运动造成连接闽台的“陆桥”逐渐下沉,最终形成现在的台湾海峡地貌。

南岛语系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主要分布在岛屿上的一个大语系,广泛分布于亚洲东南至太平洋群岛等海洋地带、民族语言亲缘和文化内涵相似的土著族群,主要散布于西起非洲马达加斯加、东到智利复活节岛、北起台湾和夏威夷群岛、南抵新西兰等广阔海域的众多岛屿之上。

生活在如此辽阔地域的原始土著,说着1200多种语言,但语言学家发现,在他们的语言中间,有着很多的核心词却是一致的,因此,跨大洲大洋范围之内所有这些岛上的居民,被统一称为南岛语族。

国际上众多学者一直进行南岛语族起源问题的相关研究,后来把目光聚集于台湾土著民族。

上世纪末,在考古发掘探研台湾土著民族来源后,又将目光转向台湾海峡西岸的福建。

其中,最主要的节点是福州-平潭的壳丘头文化、昙石山文化。

国际考古界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以福建沿海为中心的中国东南沿海一带才是南岛语族最早源头,也是南岛语族先民即将走向茫茫海洋之前,在亚欧大陆上的最后一片栖息地。

2010年7月,大溪地岛帕皮提港口,缓缓划出一艘独木舟,独木舟上有6名南岛语族后人。

一场“寻根之旅”启动,从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西亚大溪地启程,赴闽寻根问祖。

这艘重1.5吨、长15米、宽7米的无动力仿古独木舟,它的第一目的地,是福州昙石山。

借助星象、季风和洋流,4个月间,这艘独木舟漂过库克群岛、斐济、菲律宾在内的10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域,于当年11月19日,来到中国的昙石山。

这次旅程历时4个月,证明了从中国乘独木舟漂到南太平洋诸岛的可行性。

付巧妹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演化与人类起源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2020年5月14日世界权威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付巧妹团队进行的研究。

他们成功地在福建的奇和洞、昙石山和溪头遗址的史前人骨中提取了DNA,其结果更进一步证明:福建地区新石器时代的人群是西太平洋地区各岛屿上的南岛语族的祖先。

目前国际学术界普遍观点是,距今大约6000年前,居住在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先民开始驾舟出海、逐浪而徙,第一站抵达台湾登岛而居,距今5000年左右扩散到菲律宾,之后继续向东向南迁徙,将文明的火种撒向广袤的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形成了现在世界上最庞大分布于南太平洋及印度洋岛屿的南岛语族族群。

当然,这场人类史上最为神秘的迁徙之旅,这些没有任何现代航海技术和导航技术支撑的古人,是如何通过茫茫大海,找到适合居住的岛屿,仍是一个世界性的谜题,等待着人们的解答。

将要离开昙石山博物馆时,突然记起,大约十年前在昙石山博物馆曾经看见过从昙石山附近的闽江中打捞出独木舟,现在何处?

一番寻找,在博物馆展厅外的偏僻角落看见了条独木舟,不过以前那条完整的独木舟几乎散落成一堆木屑。

离开福建昙石山遗址博物馆,在博物馆西南围墙外看见这个“昙石境”,大门紧闭不知是什么庙宇或祠堂。

吸引目光是门匾上非常精美的彩色雕塑。

最上面一排是福、禄、寿三仙,中间是八仙,下一排六员武将青龙偃月刀的关羽好辨认,五虎将吗,怎么是六位?

闽侯工匠精巧的工艺,体现出昙石山后人仍在传承五千年延续的文化脉络。

更多福州乡土:

(点击蓝色字可直接打开链接)

1,

2,

3,

4,

生活;饲养动物,半地穴式房子,彩陶,会防线,织布,制衣 河姆渡 距今时间:七千年 地点:长江流域 作物:水稻(世界最早种植)工具:磨制石器,耒耜 生活:干栏式房屋,水井,饲养家畜,制造陶器,玉器,骨哨 挖掘水井 半坡原始居民过着 的

半坡居民有较高的制陶技术,可以制作彩陶,会纺织,而河姆渡人则不会。半坡人的食物种类很丰富,而河姆渡人住着干栏式的房子,过着定居生活。

标签: 福州生活(8) 半坡人(34) 河姆渡遗址(95) 博物馆(569) 考古(2114)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