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青青:和你一起站在杏花下,不说话|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28 10:02:54 38

杏花开得早,又凋谢得快,在春天里如果不能天天到湖边散步的话,就会错过她。尤其山岗上的那棵,可能是生得高,身边又没有大树

杏花开得早,又凋谢得快,在春天里如果不能天天到湖边散步的话,就会错过她。尤其山岗上的那棵,可能是生得高,身边又没有大树夺光,这棵杏树像个独生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树皮光滑,树冠圆满,一看就是宠儿。

幸福太多了,就要溢出来,这棵杏树如是。每年春天,小区里第一抹春色就是从这里蔓延开的。在所有杏树里,这棵树开花最早。先是莫名地,枝条上缀满了灰中发粉的骨朵,走近看时,你会感觉枝条有点痒痒,好像整个杏树都因了春风的搔弄而无法自持。朝东南方向的那枝最受阳光与风的宠爱,在春风里最先开口。刚刚开放的杏花粉中带白,如美人面,实在娇嫩可爱。

那天正好故人到来,我拉他去看杏花,到湖边天已黄昏,竹林里鸟雀呼晴,啁啾一片。杏花在黄昏里如林下美人,神情潇朗,一枝上只有一两朵,更多的卷曲着身子,在等半晌春阳、两股春风。他说自小长在杏花寨,这种清苦的花香喂养了自己。多年没有回故乡,也没有看见杏花,今日得见,格外感慨。

临湖还有几株杏花,临水照花,水中一片粉色的轻云荡漾,湖边散步的人心都散了。所有花中,杏花的颜色最娇艳,是真正的少女色,形容美人“杏腮桃面”,是真正恰当。我对颜色的觉醒是杏树唤起的,儿时院子里除了梨树,还有一棵杏树,比梨花开得早,一片轻粉如梦如幻。那天,我远远地看到了这粉色的云彩,如同五雷轰顶,完全惊呆了。大地山河,自此鸿蒙开辟,自然界中的五色才开始进入我的眼睛。那时我五岁半。

今年初春那几日,正好在家,天天早晨去跑步,从杏树含着满树红骨朵到开了满树素花,我都一一记录,我的日子也由此有了自己的节律。一周,春雨结束了杏花的花事,我还来不及惆怅,梨花与山桃花已经开了。

日子就在花瓣间闪身消逝。

内容节选自《王屋山居手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家简介-

青青,原名王晓平,现居郑州,河南日报三门峡分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著有《白露为霜——一个人的二十四节气》《落红记——萧红的青春往事》《 访寺记》《空谷足音》《王屋山居手记》等 。曾获孙犁散文奖、杜甫文学奖等。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