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赵玉新:三月,桃花倾城|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27 10:03:26 35

桃花知道春天对自己的偏爱,东风不来,窗扉紧掩,她们的心是沉睡而坚固的城堡。东风来了,桃花就点开了胭脂盒子,芙蓉面上尽

桃花知道春天对自己的偏爱,东风不来,窗扉紧掩,她们的心是沉睡而坚固的城堡。东风来了,桃花就点开了胭脂盒子,芙蓉面上尽是胭脂涂抹的春光。

是哪一朵喊开了三千笑颜,绘成了百里烟霞?又是哪一朵酝酿了一个秘密,设计了一条智谋?昨夜夜半,分明梦见,一个千娇百媚的桃花姑娘,笑语盈盈地告诉我,快快来到南津湾的东部。一夜之间,就这么怀抱琵琶,半遮半掩,田间地头,大道两旁,布阵似的挡住了去路。本是相隔甚远,就这样硬生生地引了来,让人刹那为之惊叹,并呼朋引伴,沐风咏歌,共赴一场春的花会。

零星在陌上的,是悠闲的窈窕女子。美目流盼,似在翘首遥望,又似在闲静地远游。恍若隔世,又可入诗如画。

整齐排列在大道两旁的,是迎宾的仪队。飘着唐风楚韵,轻粉微透,浅香宜人。春衫艳而不俗,容妆丽而不浓,姿态媚而不妖。平静自如,喜迎八方,红红灼灼又波澜壮阔。

站了多少年?年年站成绚烂的景观。像排律诗,流声溢韵,像古风画,匀红点翠。美丽的颜色可以模仿,鲜活的精神谁能仿效?年年春日,唤醒沉睡的人类,召唤他们 :春是希望,春是开始,春要生活!

观景台上望去,百里嫣红,暖色融融。如织如锦,如幻如梦。三月春神,为何总要偏爱这枝上芳菲,令人间春色,全会于此。一树树婉约娉婷,一朵朵软语弄晴。桃花,桃花!年年带露红,岁岁惹春风。即使千笔纵横,也难写她们的妩媚倾城。津湾,我在一颗桃花树下站立,我不曾来过,却似曾相识,莫非是前世生活过的场景?我好像遇到了从前的自己。

她们多像是六国的女子,别了家乡的青瓦庭院,又辞楼下殿,坐上春风的马车,站满大秦的宫殿,带来一场盛大的舞会。谁知道她们带了多少脂呀粉的,谁知道他们进行了多少次的预演。树干多像他们的双臂,水袖扬起,似闻风雨;歌声响来,似见花开。最是那盈盈秋目,嫣然若笑,脉脉含春。双目转动,顾盼神飞。几多俏丽藏于笑靥,万般风情绕于眉端。

不知道哪一朵是《周南.桃夭》里的女子,闺中待嫁,灼灼其华。哪一朵是崔护的人面桃花,迟迟不嫁,只因相思成病。哪一朵是陶潜留下的残梦,寻而不见,再见很难。哪一朵是你前世的情人,忽闪着媚眼,叫了你的名字,穿了绣花鞋,在花丛中寻你。哪一朵是韦庄丢不下的江南女子,桃色的袖子打酒轻挽,手如霜雪,面如明月,温柔了游子漂泊的岁月,装点了故乡的千里烽火。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赏花人渐渐多了,仿佛是仙之人兮,从天而降。集在桃花树下,像驾了小船荡于粉色的烟波。笑语声如燕子呢喃,快乐自适。

“是不是你?你也在这儿啊!”“是啊!”“怎么还是一个人?”“你怎么也是一个人?”女子去向另一片桃花林。“等等我!”女子在桃枝上取下一朵花,正如自己的秋波巧笑。“你采花儿干什么?”“送你的呀,难道你不喜欢?”“嘿嘿,喜欢!”“这还差不多。你要是不喜欢啊,你就死定啦!”

嗨!桃花,真的可能就是媒人呢。

津湾村也美丽起来了。传统民居,屋舍俨然,干净整洁。房前屋后有桃花点缀,枝干斜仰向上,疏影着意,丽质天成。新式别墅,一排排美轮美奂,十分壮观。一方屋角,几尺楼台,掩映几枝或一树桃花。高雅而不媚俗,深邃而不玄虚,那是自然之木与文化之土的谋篇布局,春风十里,也稍逊这东方古韵。桃花啊,把家乡装扮成了美丽的天堂,是让城里人羡慕的诗和远方。

津湾的人与桃花相处久了,自然与桃花有了一丝血缘关系。每个女子都长着一副桃花面,自觉不自觉地浸染上了桃花的柔媚。想起《东邪西毒》里那一双忧郁的眼神,那一段低沉的情怀之音 : “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一个人,她曾经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她,但我不想让她知道,因为我明白,只有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远方的游子啊,树根是桃树的家,树枝是桃花的家,你是否也回到了这片沸腾的热土?

人们的欢笑声响彻在桃花丛林里,三三两两还在树下饮酒,像极了“桃园三结义″的场景。此刻,花与人,人与花,构成花的海,人的潮。人花交织,花是人的影,人是花的身。香味与神韵,外在与风骨,两相类同,互为相融。都有一张灿烂的笑脸,都有心事秘而不宣,都有一种东西在背后追赶,并低声说: “猜猜,我是谁?”难怪禅师吟咏: 朝看花开满树红,暮看花落树还空。若将花比人间事,花与人间事一同。

斜阳正垂下,金色涂在花上。忧愁却在心底潜滋暗长: 花掀起一个波浪又会消失于波浪,人掀起一个浪潮也会消失于浪潮。这是一种什么心情?莫非是古人乐而生悲,悲喜互生的情绪哲思,给了一个人的影响,还是自身具有多愁善感的脆弱心理?

每种事物都有自己的斜阳。花也是,人也有。时间匆匆,岁月无情。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燕子说,春风会带桃花一起走的。

花开易谢,不如紧紧相拥,青春易逝,不如及时行乐。“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及时行乐是前人宣扬的消极思想,然而时代在变,文化意义也在变迁。它不是寻欢作乐,苟且偷生,而是找准人生的高雅目标,热爱生活,珍惜时光。如果你的快乐是高雅而健康的,及时行乐才是短暂人生应做出的积极选择。

“古人惜昼短,劝令秉烛游。”“秉烛夜游”就是珍惜光阴,及时行乐的代名词。君不见,李白浪迹长安,诗文自荐,最终无果,归来恰逢春风沉醉的桃花夜,与堂弟们秉烛聚会,花中夜游。纵情高谈,观花醉月,传递酒觞,相约写诗。高雅的情致生发出浪漫的哲思,没有消极情绪,却有不甘平庸,遥寄情怀的快意。那烛火,就是对白天的延展,是对青春的延续,是对生命的延长。

已是暮色苍茫,巨大的棉被盖上了这些桃花女子。即使看不到她们的俏模样,也想象到她们不会寂寞的睡去。花是不睡的,熬制了一个冬天的精华,在母亲的大地上意犹未尽。白天是喧嚣的,夜之花,才会剥开她们思想的内核,等待有心之人寻觅芳丛,对语灵魂。你可以体验她暗夜里的孤独落寞,经受风雨的凄冷萧瑟。你可以问她外在的修剪是否是她想要的本色?失去了艳丽该怎样寻找曾经的自我?落到尘埃你又是哪一个?

今夜,又圆月初上,春风浩荡。观景台上望去,月华千里,桃色倾城。爱惜时光的人们啊,怎可舍得离去?桃花有意等君来,夜游与谁共相邀?多想和大家一起,秉烛陪花,对酒当歌,高谈纵论,提笔花前,直面内心,创作自由求真,情致流转的桃花诗,然后由一人作序,结成集子,装订成册,岂不妙哉?作诗不成,可要重重地罚酒哦。

作者简介:

赵玉新:南阳新野人,教育工作者,高级教师。生活中,于自然风物中领悟风景的玄妙,于风土人情中洞见生活的本真。于一阕诗词中轻度岁月芳华,于一段散文中紧握逝水流沙。作品散见于网络平台。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