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请不要对我有任何期待,我只是我自己|深度好文

文化 2022-03-26 20:02:48 42

昨天发布了一条广告,取消关注的人数很多,为历史最高记录。 有朋友还特意留言说,不想看到这么好的净土被污染。 以前我都是

昨天发布了一条广告,取消关注的人数很多,为历史最高记录。

有朋友还特意留言说,不想看到这么好的净土被污染。

以前我都是一笑置之,昨天斟酌了片刻,我回了这么一句:情怀是最高尚的,也是最容易饿死的。顺便广而告之一下,以后可能会不定期有广告发布。生活不易,还请相互理解。

谁不喜欢干净呢?

很多年前,我也是个正宗的文艺青年,喜欢一切明亮的事物,比如明黄色系的阳光,雏菊,银杏。也喜欢绿植,鲜花,小动物,充满蓬勃生命力的灵体。那时会频繁光顾花店,把各色盛放的鲜花轮流带回家。

玫瑰,百合,桔梗,细细碎碎的满天星。

白色,粉色,紫色,黄色,特别是百搭的绿色尤加利,怎么配都好看。

白日里看到明艳逼人的花朵,感受到流动的生命力,会觉得生活还是美好可期的,目光里也不由得带了一丝微笑。

夜晚裹在被子里,呼吸沾染上花草的香气,陌生的都市里冷寂的夜晚都变得温柔起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呢?

大概是从父亲确诊癌症,医生对我说没有治疗的必要,我在家里收拾衣物打扫卫生,会突然蹲在地上崩溃大哭时。

我要没有爸爸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有巨大的悲痛铺天盖地 涌来,将人生生撕裂 。

我不愿放弃,每日坚定要惶然地在网上查找各种医学资料,再三麻烦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帮我分析病情。

那是前年的初冬,天气愈冷,我就失眠得愈加厉害。常常辗转反复,彻夜难眠,偶尔迷迷糊糊睡过去,也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梦里神游。

很庆幸联系到了省肿瘤医院的学长,经过异地会诊后,学长认为爸爸的病情虽然发现得较晚,但还有治疗的必要。

我果断地把爸爸接到长沙。

此后,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两地、在家和医院里来回奔波。

父母是地道的农民,新农村合作医疗异地就医的报销比例只有百分之十。每次出院回本地医保局报销,还得一个多月才能到账,医疗保险根本指望不上。因为要照顾爸爸,我停下了一切工作,而放化疗 每个月高达几万块的治疗费,常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跟护士说,如果费用没有了直接给我打电话,不要让我爸爸看到催款单。尽管我一直瞒着他,有两次的催款单还是被爸爸看到了。因为猜到治疗费用太过昂贵,第三次化疗后,爸爸就想放弃了,他说化疗实在太难受,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回家吃吃喝喝算了。已经花了这么多钱,再不往里砸钱了……

我知道,他哪里是不想治呢?

他是怕我不堪重负,怕自己会拖累我。

要钱不要命的歹徒,为的是钱。

要钱不要命的父母,为的是子女。

除了爸爸刚生病时,我发过一条朋友圈,在将近一年的治疗周期内,我没跟任何人倾诉过那时承受的巨大压力,那种似被架在火上烤的焦灼,那种心在泣血的悲痛与惶然。

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里写道: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我们谁也帮不了谁。

事后看到这句话时,一种久被压抑的悲凉,以不可阻挡之势漫卷而来。

那时可真难啊,爸爸入院,妈妈担心得血压血糖高升,也不得不入院。我分身乏术,工作也不得不停止。

有些事情,即使知道竭尽全力也无能为力,还是要竭尽全力勇往直前。

四面楚歌,孤立无援。

心有惊雷,身似静湖。

这就是成年人的真实生活。

好在爸爸终于顺利手术,前几天问他,说恢复得还不错,体重已经回到一百斤了。

但治疗还未结束。

六月份还有一个手术等着他。

年轻的时候,我对钱真没什么概念,总觉得够用就行,爱与理想都比钱重要得多。

当爸爸瘦到只有六十来斤,两条腿像两根小竹竿时,当我看到不断增长的医疗费用时,惨痛的现实让我不得不佩服起王尔德。

他说,年轻时我以为钱就是一切,而今年事已高,发现果然如此。

是我天真愚昧,不知人间疾苦,不懂人世艰辛,直到身负重担备受煎熬时才明白,活在这个世上,钱真的太重要了。

因为很多时候,钱就是命。

希望你们明白,这个公众号不是冷冰冰的app。

运营公众号 的,是一个真实的、鲜活的人 。

我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的责任和担当。

请不要对我有任何期待。

我只是我自己,不会是任何人期待的样子。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