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藏一枝春天在心里|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16 10:35:39 73

作者|李柏林 来源:柏林小院(微信公众号) 我不知道最早的春天,是藏进了《诗经》还是《唐诗三百首》,但我知道,春天的消

作者|李柏林

来源:柏林小院(微信公众号)

我不知道最早的春天,是藏进了《诗经》还是《唐诗三百首》,但我知道,春天的消息,肯定是诗篇最先泄露的。从“桃之夭夭”开始,诗人便在宣纸上种下了一片春。

那片春,至今还“灼灼其华”。

也许,春天就躲在某一首诗的韵脚里吧。或者,是一首诗的平仄里。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说不尽春的热烈;“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说不尽春的思念;“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说不尽春的闲情;“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却又满怀春的哀怨。

而所有的诗到最后,不过是想告诉你:“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所以,这满诗的春意,你收不收?

一只燕子,在春天,化为了信使。“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它携来古时的思念,携来诗人的情愫,也携来了春天的盛宴。

春天,好像又藏进了百花深处。

当鸟儿唱响了乐章,当暖风选了吉日,春天便上路了。不多时日,你便会看见,那浩浩荡荡的队伍。田间的每一条道路,都被铺上了绿色的地毯。旁边的小草也毕恭毕敬地哈着腰,花朵也长成了好看的模样。“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甚至路边还有孩童,藏着遇见一只蝴蝶的欣喜。

春天的前戏已经铺足,接着山花开始放鞭炮。每朵花都是一个鞭炮,被春天点燃后,噼里啪啦炸满了一山。一座山,就这样把花开到了极致,一棵草,就这样为花俯首帖耳。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如此良辰美景,人们也不愿缺席,早早的到场了。“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这满眼花色,无一是春,又无一不是春。

有天清晨,我发现院子里的花儿也开了,我想她定是一夜未眠,在计划着开张,贩卖自己的美丽。

我在小院里坐下,这个时候,应该来一杯绿茶才好。茶一定是新摘的,从山间走来,向我诉说这一路的辛苦。

那一刻,我仿佛入了春天的局,以天地为席,与春光对坐,把百花作影,用往事烹茶。茶在水中舒展,我的心也在春风中打开,慢慢将往事回顾。那是多少年前一个普通的春日啊,我便遇见了满眼春光的你。像是春风牵了线,而你成了心头的惊鸿。

春天,一定藏了太多少年的心事。“风淅淅,雨纤纤。难怪春愁细细添。” 我多想,以山水为序,以清风落笔,为你写尽骈文,写尽这春的心事。落笔之处,仿佛也沾染了春天的味道。

“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在多少个春天的夜晚,一串思念爬上了栏杆,偏偏要在心底发芽、开花。

梦醒后,花落了一地。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你是否也等到一个如春天一般的人呢?“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若是没有等到,那春便是最好的归人。

春天其实早已来了,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桃花流水,鳜鱼肥美……春天如贵客,一到便繁华。花儿开得正艳,鸟儿叫得正欢,春风也吹得正暖,你才猛然发现,这不就是春天吗?

也许,春天,一直藏在我们的心里。所以见草木,草木也含情,见山水,山水也荡漾。

我恨不得,把一颗心填满春泥,文字落籽,流起春水,发起春枝,让春在心上扎了根,发了芽。春雨杏花急急落,而我偏要留一段春光,车马春山慢慢行。

花开与花落,流水送流年。不如就藏一枝春在心里,在心底开出一朵花,让它作为我和下一个春天相见的信物。不如就做一个热烈的人,策马奔腾,笑傲江湖,但仍怀有一颗随时为春风悸动的心!

作者简介:

李柏林,省作协会员,《青年诗人》编委,已出版散文集《写给青春的情书》,多家杂志签约作者。在《散文百家》《读者》《意林》《青年文摘》《散文选刊》等发表作品90万字。获奖几十余次,入选河南青年作家30强,作品选入中学语文阅读理解题。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