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森子:差异是我们的共识(组诗)|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22 20:03:36 42

时间的褶子 给你时间 要的就是它 大爆炸余留下的嘶嘶声 环绕眼球转动的房子 你把冬天扔进洗衣机 我们分离已有三个月那么

时间的褶子

给你时间

要的就是它

大爆炸余留下的嘶嘶声

环绕眼球转动的房子

你把冬天扔进洗衣机

我们分离已有三个月那么久

你说很近

对,很近是我的敌人

用五十年或一百年写一首情诗

这不是我的打算

起源从不打草稿

砰的一声

比浆果崩裂还绚丽

希望如白开水

你不了解这种珍贵

没有体重

就像爱

你爱过了吗?还在爱着吗?

每天都要提醒自己

暴力、不公、愚蠢

对你的争夺

用悲伤武装自己

快乐的余光才会翻越栅栏

有人吗?

我有时间

在感情的隧道里养蚕

但只视自己为宝宝

所有的故事都源于饥饿

精神的,肉体的

讲述者如果真有一个

首选是萨福

爱她,污名她,篡改她

爱情的褶子

如罂粟花一样绽放

时间是可以吃的

你不吃它,它就吃你

譬如,时间不爱我们

我们一厢情愿

它严格规定你的作息

自己却很懒散

正是这种无望的持续

让我们吞咽晚饭

大海的火焰凉了下来

不,相反

月球企图控制地球

而诗人正在给月光松绑

你坐在我身边。

我更相信距离

站在树梢上

真了不起

刚才删除手机里的照片

又看到你

似某一热衷于飞行的物种

消失在群体

向后看的余光里

至于你梦中的飞行动作

不过是投影对实体的

延时反应

还不知道下一次

下次的飞行日志如何填写

真了不起

树梢上站着的你和你

投射的四下无人

场景已被删除

我更信任两片嘴唇摩擦时

加热的距离。

跟随者

铜铃叮当

三头牛慢吞吞走在前面

他跟在身后

不时地弯腰

搬起山道上新出现的石块

扔进灌木和草丛

他心疼自家的牛

不仅如此

他还心疼脚下正在走的路

坚硬的路面立刻柔和了许多

比铺上花毯还舒适

我好像是自学会走路以来第一次

用心地迈出每一步

我对不起曾经走过的山岳

平原、盆地、河谷

有些路,我已不可能再走一遍

不同的道路

在我的头顶、脚下

打叉号或画钩

转弯处

我快步赶上放牛的老汉

余下的几公里

我要同他一起搬石头。

我躺在我眼睛的房间里

我躺在我眼睛的房间里

眼外是春天

咕哝了一宿的雨

终于说完了牢骚话

每个正确的白昼都将审视

垃圾筒是否填满

大多数昆虫已早起

飞往每个单位的压力系统

镜子在叫我,人呢,都去了哪里

快乐很浅白

吐出金鱼眼的气泡

懵懂中好似记得

昨晚游过眼角的红海

孤独的帆最好不要高悬

同海盗讲什么理啊

有本事就干翻他

在言语中耍横算不上勇敢

办法已经休克

内容还来不及抢救

灵魂在形式的窗外

如一只咕咕叫的鸽子

你同你的肢体谈直立行走的条件

一动不动反而走得更远

而且不必担心

如何驶出思想诡异的港湾

我躺在我眼睛的客房里

镜子中没有主人

但有脚步声水银般冒出

你离开你的眼睛

就像关灯以后

进入紫外线的卧室

身体已被回收

春天的肤色已有些浅绿

柳树垂下透光的意识

翻动你后背的一只手

打量你的骨盆

(兴许还能生育仙人掌或蕨类)

这时,从你眼皮上

走来两个打哈欠相互影响的人。

扎加耶夫斯基

诗人之死不断被提及,然后是忘记

彻底的死似乎没人能做到

但世界死过多次

在你之前,在你之后

死去活来

不仅是诗人的命运

也是世界与世界撞击出的陨石坑

因此,人造冰箱保鲜的热情

就像是在南北两极投放企鹅和北极熊

我没去过赤道,也没去过波兰

但在你的诗行间徜徉过片刻

虽然地球上有数十种语言,甚至更多

但诗只有一种

因此翻译是将一个物种

译为多个物种

以救赎濒危的心灵

作为诗人,你与我们并不相同

差异是我们的共识

我想,你可能也认识春天

雨后的泡桐树

在垃圾堆砌和过期语言的围猎场

无视尴尬的处境

从容地绽开紫色的小喇叭,你不同意

但我赞成

排队的人又要入场了

你不在对号入座的人群中。

七棵泡桐树

北窗外,七棵泡桐处于起跑阶段

发令枪偏爱前后不一

胸口早晚都要堵在路上

地盘和空间越跑越大

树荫能够掩映屋顶和喜欢的人

其中五棵被低矮的楼体挡住身子

但奔跑的姿态一样保持

两棵矗立于工地旁

下身压着碎砖头和垃圾

属于负重者的形象

薇依一定能理解这种生存状态

为上升,先下降

天上没有木工,但有敲打黄金的

锤子和制造回声的工厂。

在望花湖畔

每座小湖都值得一看,

就像每个女人都有动人之处。

你说在中原再难见到自然

形成的湖泊,除了内心的那个,

如玉般透明,瑕疵也是自知的。

有山环绕的湖更值得驻足,

黄栌就懂得这一点,可知道

羞耻的人已罕见,更多的脸

低于坐垫,嘴上挂着露珠的母亲。

我们的心都被残忍打磨,

不是更纯了而是更尖刻。

爱风车的人转了一千零一夜,

他们也发电,也爱疯癫,

也想借用闪光的语词遮丑,

却不可避免地暴露出狭隘。

小湖的隐秘处在哪里?

没有人在问题里游泳,

一杯退烧的开水不再二次沸腾。

秋风做着最长的一道题,

垂柳留给明天的零花钱不多了。

作者简介:

森 子,20世纪60年代生于哈尔滨呼兰区,毕业于河南周口师院美术系,主要从事诗歌、评论、散文和绘画创作。1986年印制个人第一本诗集《背叛》。1991年与友人创办《阵地》诗刊,策划、主持编辑《阵地》诗刊10期,2010年主编出版《阵地诗丛》10种。出版诗集《闪电须知》(2008)、《平顶山》(2010)、《面对群山而朗诵》(2015)、《森子诗选》(2016),出版散文集《若即若离》(2005)、《戴面具的杯子》(2000)等。曾获刘丽安诗歌奖,诗东西年度诗奖,苏轼诗歌奖。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