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李冬琴:一封家书寄天堂|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21 20:03:37 32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在天堂还好吗? 今年又遇倒春寒,近日天气又变得冷了起来,阴沉沉的,还不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在天堂还好吗?

今年又遇倒春寒,近日天气又变得冷了起来,阴沉沉的,还不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天上无岁月,寒尽不知年。”自从您们离开我们以后,世间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变化。整个世界变得很不太平,远方隆隆的炮火,让很多百姓无家可归,流离失所。世界性的疫情闹得人心惶惶,近期又一波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节奏,为配合防疫我们一家人分别被隔离在了三个工作的地方。可恶的疫情又一次把春天关在了门外。湖边的垂柳正在吐绿,路边的小草也开始破土发芽,小区的玉兰花树也将含苞待放。今年赏花踏青的美好时节恐又都错过了。好在通过党委政府的辛苦努力和广大市民的积极配合,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我们期待着又可以重新回到自由快乐的生活状态,去享受春天带给我们的气息。

根据防疫的需要,这几年的清明节我们都不能去墓地为二老扫墓,只能在心里遥寄对您们的思念之情。让清风把这份思念带给天堂的您们,以慰藉女儿的心灵。

平时,我们兄妹相聚在一起时,也会不自觉地回忆起父母健在的那些时光,就像是放电影,一遍又一遍地从脑海闪现,每个生活细节还是那么清晰。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我与大哥二哥年龄相差较大,从我记事起父母就是中年人的模样,小时候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爸妈比不上别人的爸妈年轻呢?

大哥遭遇过三年困难时期,随父亲工作调动,不断地搬家,不断地转学。在他的记忆里充满了生活的艰难。当时,农村生活条件差,不通电,上学十几里路,一个人踩出一条羊肠小道。冬夜晚归,寒鸦在树林中被惊起,扑棱棱飞旋冲上天空,大哥说他常被吓得头皮发麻,起一身鸡皮疙瘩。父亲在乡镇工作忙,村口总是母亲在寒风中等候。农村的艰苦生活,锻造了大哥刚毅坚强的性格,记得大哥参加工作早,上班第一年月工资仅领18块钱,平时他吃苦耐劳,任劳任怨,自己省吃俭用,一心想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一年下来,愣是花60块钱给父亲买了一件羊羔皮的大衣,要知道当时花60块钱买件皮大衣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件大衣彻底惊到了二老,"这孩子得多节俭才能攒出一件大衣的钱,"母亲高兴的逢人便夸。大哥每次回家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他总是给我们买新衣服穿,这让村里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长兄如父,平时大哥心里只想着他人,对自己却十分吝啬。舍不得给自己买点东西,这种无私的品格影响了我们一生。

我比二哥小七岁,小时候,我就是二哥的尾巴,他走到哪我跟到哪。有时候二哥也会捉弄我,黑漆漆地晚上他与小伙伴们玩的尽兴而归,他两手揣进裤兜,吹着口哨,我牵着他的后衣襟往家走,离家门口还有十几米远,他突然甩开我的手,边跑边喊:狼来了,赶紧跑啊......吓得我哇哇大哭,跌跌撞撞跑进门扑到母亲怀里告状,二哥每次自然都免不了被母亲责骂一番。二哥用这种小伎俩捉弄我,屡试不爽,直到他去外地求学,我也长大了。

我们住的村子乡亲们都很淳朴、善良,那时候农村的生活非常单调,大家的日子都不富裕。母亲命二哥去邻居家送东西,我偏要跟着,二哥就嘱咐我不准吃别人家的东西,给也不能要。他怕我不听话,就说他们家东西有毒,不能吃。到邻居家正赶上人家吃晚饭,邻家大婶顺手拿一块玉米饼子或煮熟的地瓜硬塞给我,我傻呵呵的对人家说,我哥哥说你家的东西有毒,不能吃。哥哥瞬间石化,尴尬的无地自容,出来免不了给我一顿收拾。

爸妈不会想到,你们浓眉大眼的二儿子小时候那么乖巧,也有调皮的让人头疼的时候。咱们家门口是生产队的磨坊,磨坊里有个工人比二哥大几岁,他有个绰号,别人都不敢当面叫他。二哥就犯了爱捉弄人的毛病,怂恿我去叫那人的绰号,叫完赶紧跑,他躲在半截墙头后面不露头。那人出来冲我跺脚吼几声,吓唬吓唬。三番五次,彻底惹恼了人家,知道是老二的主意,直接到家里找父亲告了一状。父亲正在给母亲煎药,拿着捅炉子的铁棍就追出来,当着人家的面那架势是要打折二哥的腿。哪里真舍得呦,吼得带劲,二哥跑远了,才把铁棍扔上去,铁棍离二哥几十米远。我是真被吓到了,一直给父亲说好话,我想二哥也是,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事发生。

父亲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老干部,在乡镇工作近四十年,凭一腔热血和赤诚,深受当地百姓爱戴和拥护。提起父亲的名字,不管干什么的,都会对我们高看一眼,生活上给予最大的方便和照顾,让我们兄妹也感受到无限荣光,真为父亲骄傲。母亲是父亲坚强的后盾,白天干农活再累,母亲对父亲的同事、下属来家吃饭都是拿出最好的东西热情招待,不厌其烦。记得村子支部书记的会议经常在家里召开,我们家就成了父亲的办公地点,村里的干部大都是烟民,到了冬季,门窗紧闭,整个屋子里烟雾弥漫,呛得我睁不开眼。回想起来那时父母真是不容易。

岁月匆匆,我也年过半百,往事历历在目,兄妹相聚时总会缅怀双亲。是父母辛苦抚养我们长大,教我们学会了做人、做事。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关于二老说不尽的故事。我明白,在我们兄妹心里,您二老和生前一样,端坐在方桌两侧,和我们围坐在一起,专注听我们讲小时候的事情,不时地点头赞许或提出批评建议,用长者的眼光和智慧规划着儿女们幸福的人生!

先写到这里吧。

祝您们在天堂无疾病,身心永安宁!

女儿 于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

作者简介:

李冬琴,居住山东德州禹城市,企业退休工人。热爱文学,业余时间喜欢读书,写一些小散文,发表在德州晚报、禹城市报。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