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邹相:一花一世界|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21 10:02:58 32

作者|邹相 来源:邹相文学园地(微信公众号) 据《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卷一载曰:“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

作者|邹相

来源:邹相文学园地(微信公众号)

据《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卷一载曰:“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这即是“佛祖拈花,迦叶微笑”的由来。后世弟子亦将其作为佛教禅宗一脉的肇始。试想,佛祖慈祥地拈花,发现弟子们均不知所云、神情默然,唯有大迦叶心领神会,笑颜相迎,心中不知有多喜悦。何以故?迦叶明白了佛祖的良苦用心,读懂了佛祖的心: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华严经》云:“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七》载曰:“怀大都千佛寺。忆昔千花七宝台。一花一叶一如来。不知近日花闲佛。可似当年震法雷。”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在《天真的预言》一文中写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无限掌中置,刹那成永恒。”《华严经》认为这个世界无所谓缺陷,即使缺陷,也是美的,也是“不完美之美”;这个世界是至真、至善、至美;是一真法界,万法自如,处处成佛,时时成道。这也是所谓的“华严境界”。

站在城市的马路边,看来去匆匆的人群中,有神色匆忙者,有端庄秀丽者,有春风得意者,有义愤填膺者,有自言自语者,有疯疯癫癫者,等等。或许,在千百世的生死轮转中,我们与这些陌生人或许是兄弟姐妹,或许是母子父子,或许是亲朋好友,或许是亲密恋人。然而,一刹那间,我们却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看着他们匆匆而去的背影,或许,我们能感受到流光溢彩的渺茫,洞悉到无常变化的规律。这,真是一花一世界啊!

静坐在夜色笼罩的公园里,观赏天上繁星点点,不管是牵牛织女星,还是北斗七星,都在尽力释放周身光明。或许,亿万年前,他们真的如神话中记载的那样,不过是红尘俗世中的一位“路人甲”,只因勤修福慧,广结善缘,最终功成德满,幻化成一颗明星,挂在天空,时刻护佑世人。偶尔,能见到一颗流星从天上划过,或许,那就代表生命的陨落,而新的生命也随之绽放光明。生命,在日出日落间奔走、跳跃、更迭;我们,也在晨钟暮鼓中走向生命的尽头,却无惧无畏,无忧无虑。这,真是一花一世界啊!

禅师说:担水挑柴、吃喝拉撒皆是禅,禅就在行住坐卧中,禅就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依然是一花一世界之理。一花开而见春,一叶落而知秋,窥一斑而见全豹,观滴水可知沧海,原来,生活就这样,简单而复杂,单调而生动。“寻常细微之物,常是大千世界的缩影,无限往往珍藏于有限之中”,于是乎,懂得见微知著的人,才能真正打开这个世界的门。

一花一世界!我们不用为暂时的萎靡不振而破罐破摔,也不用为现在的成功与荣誉而骄傲不已,得到又如何,失去又如何?不如怀着一颗平常心,等闲来过;不如摘下有色眼镜,微笑着面对这人生的起起落落;不如放下美好的回忆及对未来的无限展望,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活在当下,感受这分分秒秒所带来的无穷乐趣……

(原载于《龙泉佛学》2014年第5期)

作者简介:

邹相,祖籍河南光山,作家、书法家、诗人,少林文化学者。先后出版《禅心乡韵》《拈花微笑》《菩提花开》《且听风吟》《素心若荷》《守园往事》等多部著作。先后五次获得郑州市“五个一工程暨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书法作品入选海内外多个书法展。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少林寺官网负责人,《禅露》杂志执行主编。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