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杨晓敏:小小说开拓文学新领域|名家谈创作

文化 2022-03-18 10:03:23 28

文学期刊在传播文化、传承文明中,是一个流动的系列课堂,是对读者进行美育的过程。小小说创作的繁荣,既有一种适应时代发展

文学期刊在传播文化、传承文明中,是一个流动的系列课堂,是对读者进行美育的过程。小小说创作的繁荣,既有一种适应时代发展的文体优势,也有一种大众参与读写的互动功能。2000年9月初,《小小说选刊》《百花园》拟在下旬举办一次“当代小小说繁荣与发展研讨会”,邀请来自全国各地的新老小小说作家近百人与会。此次活动旨在坚持倡导与规范小小说文体,培养作家队伍,推介文学新人,检阅世纪之交的小小说创作主力阵容,研讨小小说文体的创作规律及艺术审美形态,出人才,多精品,进一步促进小小说事业的繁荣兴盛。

当时的背景是,郑州以《百花园》发表小小说原创作品,以《小小说选刊》选载海内外小小说佳作近20年,为着眼于小小说事业的长久的良性发展,一是通过来稿发现、培养和扶持作家成长;二是通过举办笔会、研讨、设置奖项、编纂图书等,努力打造出一支专事小小说写作的队伍,推介精品佳构,扩大文学期刊的社会影响。当时数以千计的小小说写作者中,已出现了公认的代表作家,但也有些担忧,作为一种新兴的文体,如果长期得不到拥有主流话语的理论研究界定,不能参与全国性文学奖项的评选,一些小小说作家总觉得没有修成正果,长此以往,一支以民间为主体的小小说作家队伍容易流失。

“两刊”之前的诸多文学活动,曾得到不少文学界著名作家、评论家的大力支持,如果此次活动能邀请一位中国作协领导莅临指导,零距离接触一下这支活跃的小小说作家阵容,听取他们的心声,为之鼓劲加油,自然是锦上添花的事。翟泰丰同志时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从相关报刊上,常看到他参与各类文学活动的消息,我便冒昧把电话打到了中国作协办公厅。秘书简要问了我的情况,说翟书记正开会,请稍等。十五分钟后我再打去时,翟泰丰接了电话,认真听我把“两刊”情况和活动主题汇报后,让我电传些有关刊物和小小说队伍的资料,说下周秘书会联系你。当时距会期只有十多天了。我如期接到秘书电话,说如无变化,翟书记将按时与会。

“当代小小说繁荣与发展研讨会”因翟泰丰莅临,北京、河南省、郑州市有关领导和数十位专家、学者及百多小小说作家汇集一堂,构成了一个高大上的豪华阵容,大会开得非常成功。翟泰丰在开幕式上作了《小小说开拓文学新领域》的长篇演讲,从他的演讲中看得出来,来前他不但认真看了传去的资料,而且也结合全国文学期刊和文学创作现状,做了认真思考。他的讲话基本上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谈对小小说新文体的理解,二是谈了关于文学期刊的生存与看法。他是一个富于激情的人,口若悬河,条理清晰,极有感染力。

翟泰丰说:小小说是在遵守文学规律前提下的一种大胆创新。它创新的特点是短中见长,小中见大,微中见情。所谓短中见长,就是短篇幅里见长内容;小中见大就是小形式里有大容量;微中见情即文字不多,情感深厚,充满诗人一般的激情。所以,我认为短中见长、小中见大、微中见情也是小小说遵循文学规律,在今天这个时代进行大胆创新大胆尝试的一个成果。通过小小说,我们可以发现文学的人才。我们中国作协要研究小小说这种文学形式,并且要培养有成就的小小说作家,吸纳他们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将来在鲁迅文学奖中,要考虑给小小说立奖。

翟泰丰说:《小小说选刊》月发行量达64万册,很了不起。它有一个重要的成功经验,就是两个效益的统一。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我们的很多期刊不适应,还伸手向国家要钱,要国家养。国家当然要养一些刊物,要扶持一些刊物。而刊物自己也应该积极寻找出路。文学期刊既要坚持作为精神产品所坚持的宗旨和方针,又要面向市场,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读者,不断扩大刊物的市场份额,实现良性循环。《小小说选刊》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它用事实说明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关系。

以上这些摘要,应该是中国作协现职主要领导,对小小说是一种文体创新、小小说作家也是作家队伍的新生力量的最早发声。这不是即兴应景的随口一说,而是一种深入研判后高屋建瓴的深度认知。尤其是翟泰丰关于“要吸纳小小说作家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将来在鲁迅文学奖中,要考虑给小小说立奖”的话,可以看作是一种郑重的公开承诺。与会的小小说写作者听了,倍受鼓舞,而他对小小说创作的关注,在更大范围内,一度引起强烈反响。虽然翟泰丰会后不久因离休退出了作协主要领导岗位,但郑州之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让他从此与小小说结下不解之缘。时隔10年后的2010年,已有数以百计的小小说作家成为中国作协会员,小小说文体也终于入列鲁奖评选序列,虽然多少有些姗姗来迟,可当年翟泰丰那鼓舞人心、掷地有声的振臂呐喊,至今言犹在耳,为之怦然心动。

2009年5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进一步促进中国小小说事业的繁荣发展,由郑州市人民政府主办,《小小说选刊》《百花园》承办了第三届“中国郑州·小小说节”,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评论家、编辑家等近300人荟萃中原名城,共襄文学盛举。也是迄今小小说业界规模最大的一次活动。中国作协副主席翟泰丰、陈建功等,又一次应邀前来指导。翟泰丰已年逾古稀,精神矍烁,在大会上作了《百花园里一奇葩》的长篇演讲,阐述作为精神文化的力量,文学始终是“经国之大业”的“不朽盛事”。

翟泰丰说,小小说作为一种文学样式,行将进入“而立”之年,它已经有了自己的林子,有了自己的小舟,有了自己的旗号,有了自己的云天,有了自己的土壤……正在走进它的成熟期。从而广为社会关注,获得文艺理论界、批评界的热情扶植、赞赏、保护、论证。时至今日,理论界对小小说议论的重点,似乎主要集中于它在文学样式中如何定位的问题上,尽管对于它的定位界度认识不尽相同,但对于小小说的样式是一致肯定的。其一,是它的文体要素(人物、情节、故事)是小说,不是故事,不是散文(杂文、随笔),不是报告文学,它既有叙事性,又有想象空间、创作空间,文字虽短,却全面体现小说的基本要素。其二,是它独特的审美样式,构成小于短篇的小短篇的小说体,切入更直接、更精练,少悬念,重尾音,把更广阔的想象空间留给读者。

他继续说,小小说发展的经验告诉我们,文学的发展与创造,是艰难的,是严肃的,因为它是民族的精神力量,它是民族的信念与勇敢,因此,它需要精神劳动者面对民族命运,洞察时代的气息,探觅民族内心的世界,吟唱民族精神的崇高,默默的创造,勇敢的面对,来不得半点浮躁。翟泰丰在讲话中再次提议,应该在全国的鲁迅文学奖项中为它选址入位,让小小说不但有地方性奖项,还要给它以入选全国性最高奖项的位置。小小说作为我国文学发展中的新样式,新事物,他愿意继续为它呐喊,为它助威!

梳理翟泰丰的这次演讲内容,可以看作是他上次所讲主题的延续,重点突出了对于小小说“文体要素”“独特的审美样式”的重点思考,着重强调了文学是民族的精神内核,它的发展与创造要踏实苦干,有成就才能有地位。他依然还要为小小说入列全国奖项鼓与呼。这种老骥伏枥、慨当以慷的做人做事精神,令与会者感佩。大会组委会特授予翟泰丰“小小说事业推动者”荣誉称号,认为:翟泰丰同志在担任中国作协主要负责人期间,曾来郑州参加指导“当代小小说繁荣与发展”研讨会。他认真研究小小说文体的发展态势,关注小小说作家队伍的成长,对于《小小说选刊》坚持“两个效益”的统一给予积极评价。并提出小小说是在遵循文学规律前提下的一种大胆创新,小小说是“短中见长、小中见大、微中见情”的艺术,呼吁让小小说尽快纳入鲁迅文学奖。

在本次活动中,翟泰丰出席了富有创意、把严肃的文学颁奖与名星主持、获奖者走红毯的形式巧妙融于一体的盛大晚会;见证了“百名作家绿城广场签名赠书活动”,万余市民前来互动,鲜花和笑脸里,是作家和读者的零距离交流,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做了现场采访;他参加了由市政府出资、杨晓敏、秦俑主编、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五卷)首发仪式暨“当代小小说现状与发展态势”高端论坛;参观了郑东新区,并赴登封少林寺观看了精彩的少林武术表演,聆听了“少林禅宗音乐大典”。所见所闻,令他格外开心,也让他更加坚信小小说事业会有辉煌的前景。

与会人员认为,小小说作为一种新兴的文体,在中国20世纪80年代兴起,迄今已有成千上万的写作者,有月发行几十万册的核心刊物,有数以百篇计的优秀作品入选大、中专、小学教材或改编为影视剧,有被社会各界公认的权威奖项,并产生了多名具有全国影响力的著名作家。作为一种新的文学样式,小小说从多方面调动了受众对文学的参与、理解和认同,为提高国民文化素质和全民族的审美鉴赏能力,提供了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

小小说注重思想内涵的深刻和艺术品质的锻造,又以精致隽永、雅俗共赏见长,在写作和阅读上从者甚众,这一独特的文化现象所彰显出来的文体创新意义、大众文化意义、普及教育意义和社会学意义,不断被更大层面的受众认同并融入其中,而文化软实力的增强,则潜移默化地为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提供着最活跃的大众智力资本的支持。郑州的《百花园》《小小说选刊》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大力倡导和规范小小说文体,精心打造期刊品牌,两刊累计发行已逾亿册,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可观的经济效益,“郑州小小说”已经成为中原大地的一张亮丽的文化名片。

2009年8月,翟泰丰又应邀参加了由中国作协创研部、文艺报社、河南省作协、郑州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在北京联合举办的“杨晓敏《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研讨会”。中宣部出版局、文艺局的相关负责人及著名作家、评论家、媒体人翟泰丰、刘建生、阎晶明、彭学明、雷达、吴秉杰、范咏戈、梁红鹰、何向阳、吴泰昌、白描、张陵、施战军、丁临一、胡殷红、王干、赵海虹、李鑫、陆颖墨、舒晋瑜、王晓君、蔡楠、李成福、南丁、何弘、单占生、龚首鹏、秦俑、马国兴、杨晓敏等与会,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陈建功向研讨会发来贺信,评论家贺绍俊、孟繁华发来书面发言。这次研讨会成为对小小说文体和创作现象集体把脉会珍的“高端论坛”,让小小说进入鲁迅文学奖,也成为与会者共同的呼声。

《小小说是平民艺术》是我的一本书,也是我1997年写的一篇文章,多年来常受到业界热议,其主要观点是:小小说是平民艺术,那是指小小说是大多数人都能阅读(单纯通脱)、大多数人都能参与创作(贴近生活)、大多数人都能从中直接受益(微言大义)的艺术形式。小小说作为一种文体创新,自有其相对规范的字数限定(1500字左右)、审美态势(质量精度)和结构特征(小说要素)等艺术规律上的界定。作为小说一种,小小说不仅要具备人物、故事、情节等要素,还要携带着作为小说文体应有的“精神指向”,即给人思考生活、认识世界的思想容量和艺术含量。小小说是平民艺术,除了上述的三个基本标准和三种功效外,着重强调两层意思:一是指小小说应该是一种有较高品位的大众文化,能不断提升读者的审美情趣和认知能力;二是指它在文学造诣上有不可或缺的质量要求。

与会人员对此观点撰写了相关的研讨文章,发言中,时任《文艺报》总编辑、著名评论家阎晶明的话颇有代表性,他说:作为一个艺术门类,杨晓敏用“小小说是平民艺术”来表达自己的主张。小小说毕竟是在非常有限的篇幅里进行写作的一门艺术,它可以不复杂,但必须有针刺;感情也可以不充沛,但必须有真情;它可以不深遂,但必须有观点,有思想。我觉得他可能是基于这么一些想法,来提出“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的,而不单纯是说小小说就是平民的,跟社会精英们是不关联的。假如说,我的这些想法是他原本想法中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可以成立的,应该说还是一个比较好的想法。

由于开的是“我本人的研讨会”,与会者大都是熟人和文友,交流中始终流淌出一种亲和力。翟泰丰同志身为领导、长者,自然少不了对我进行一番高调表扬与殷切勉励。他说,孔子是中国第一个大编辑,他编辑整理了《诗经》。晓敏是中国小小说的第一个大编辑,他编辑了中国小小说这部大书。但孔子只是‘述而不作’,而晓敏是既述又做,搞研究理论,也重办刊传播。他的可贵之处在于:在小小说文体上敢于大胆地创新,在工作实践中又苦苦求索,而且具备锲而不舍的韧劲。但我要说,小小说不只是平民的,大众的,也是精英的,总之,小小说是属于人民的,从这一点来说,杨晓敏的小小说事业,意义非凡。其实我心里当然明白,他这番话是希望我努力去做好这些事,从广义上讲,还可以理解为,是说给我们郑州小小说团队、说给所有从事小小说事业的人听的。因为,他是一个见证了一种新文体成长壮大的人。2010年3月,小小说正式纳入第五届鲁奖评选。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翟泰丰同志已于2020年10月去世,每当我在翻阅那些栽种小小说纪事的史料时,面前时常会浮现出他的音容笑貌来。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