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乔叶:在这左顾右盼的中年(组诗)|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3-16 10:38:48 106

作者简介: 乔叶,河南省修武县人,北京市作协副主席、北京老舍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认罪书》《拆楼记》《藏珠

作者简介:

乔叶,河南省修武县人,北京市作协副主席、北京老舍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认罪书》《拆楼记》《藏珠记》等,散文集《深夜醒来》《走神》等。曾获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等多个文学奖项。

1.早晨公交车,他们

几乎没有谢顶

这些沉默的青壮年男人

黑色短发凝结成一片乌云

深色衣衫是另一片乌云

车窗上白蒙蒙的水汽画纸

这一分钟被蹂躏,下一分钟就复原

如同他们的丰饶伤痛和强悍欢欣

——他们对此隐喻无动于衷

任凭他们鞠躬尽瘁的城市

在水汽的化妆下,

获得了一种虚幻的美

他们抽烟,喝酒,嫖娼,赌博,

打游戏,看电影,加班,吹牛,

甚至笨拙地洗衣服,偶尔下厨做做菜

接打老家的电话时

手心温热,又如履薄冰

指望薪水每月都能准时发

每年都能高那么一点点

指望什么时候有些许好运气

邂逅一个傻白甜的女孩

……

此时,他们身边的女孩

和他们一样都沉默着

她们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他们全都比我年轻

对这世界,对金钱,对异性,

他们都有着充裕的荷尔蒙

作为事实上的寡妇,

徐娘半老的我

爱在这个时刻,混迹于他们中间

以这样的方式怀着

最盲目最深刻最慈祥最无原则的柔情

对他们进行着最纯洁的

意淫

2.祝福

早晨六点半,这城市

刚刚醒来。

公交车的哈欠里

尚有一股清新的气味。

人也不多

疏落的层次入画也不难看。

坐在最后一排

这是我最中意的地方

像一个老祖母,

我看着所有人的脑袋。

这个早晨,我和你们一起搭公交

这一切,

亲切而荒诞

彼此不知姓名。

只有很明确的一点:

我们都是穷人

谨小慎微,路途遥远。

亲爱的同车者啊

我祝福你们

拎着空竹的老人

背着书包的孩子

戴着耳机听歌的粉衣女子

目不转睛刷着手机的青皮少年

只是祝福

没有内容

没有健康长寿,

也没有恭喜发财

很抱歉。

这世界,大雪无边。

我的祝福微如烛火

也许只能回馈自己一点点温暖

好在,我也并不贪婪。

3.在山顶

万佛山充满了寓言——

越在山下,

看到的东西越多

走得越高

看到的就越少

这就是山顶

一片好大的白茫茫

高处不胜寒

原来高处也不胜白

万佛朝宗

我来朝圣

云雾升腾

如仙似梦

多么好。

闭上眼睛,我能看到繁华盛景

睁开眼睛,我能了悟万物皆空

4.采访野鸢尾

你是蓝色还是紫色?

——归类颜色有什么要紧

只要好看

你长在这里很艰难吧?

有人说,你的命运很脆弱

悬崖上的那一点儿水土随时会失散

——他们真是不明白

既然那一点儿随时会失散的水土

都能让我开得这么灿烂

那我必然还会在这里灿烂下去

千年,万年

那一点儿随时会失散的水土,

为什么会让你开放得那么灿烂?

简直就是一个女人在

没心没肺地热恋

——你说对了

就是一个女人

在没心没肺地热恋

你的恋人是谁呢?

——每一个春天

5.在这左顾右盼的中年

这没有余地的中年

既然一眼能看到底

那其实,不如不看

假装一切刚刚开始吧

以无耻的天真享用这个世界

这是我的中年

我选择生机勃勃的好奇

不彻底的幼稚和热情

纠结地接纳和付出

偶尔愚蠢地发疯和发情

肉体终会完结

人生会以各种方式继续

只有中年的某一刻

才能触摸到这个微妙的真理节点

在这左顾右盼的中年

我尽量束紧腰肢

让臃肿的身体变得

团结和温暖

注:以上选自诗集《我突然知道》,乔叶 著,河南文艺出版社2018年10月出版。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