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语言学家有哪些,王力汉语语法史pdf

文化 2022-06-01 14:50:07 996

王力的人物成就《汉语语音史》内容简介 《汉语语音史》分上、下两卷。上卷先分述历代九个时期的音系和拟音,用反切与诗韵为例证,着重说明每个时期声、韵、调系统的分合情况。

语言学家有哪些,王力汉语语法史pdf

王力的人物成就

《汉语语音史》内容简介 《汉语语音史》分上、下两卷。上卷先分述历代九个时期的音系和拟音,用反切与诗韵为例证,着重说明每个时期声、韵、调系统的分合情况。条分缕析,不蔓不枝。

我们要继承丰富的文化遗产,就要读古书;念古书就要具有阅读古书的能力,所以我们必须学习古代汉语。我相信你们是一定能够学得好的。

古汉语的简洁之美,永远是今天白话文的养料,这也是我个人写作的体会。

——王力(中国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诗人,中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

1 注意词语的变化

古代没有的东西,现在有的,语言的表现就不同。如现代的飞机、拖拉机以及各种科学和工具,都是古代所没有的,当然它就不同;还有些东西是古代有现在没有的,因为古代有许多风俗习惯和工具,都是现在所没有的,所以不可能在现代汉语中找出从前古老的词汇来,这种大不相同的地方,大家都容易注意到。

语言学家有哪些,王力汉语语法史pdf

但是,有些并不是大不相同,而是大同小异,古代的和现代的看起来好象是一样的,可是真正仔细考察起来,却并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现代汉语是从古代汉语发展来的,两者不可能有很大不同。

王力汉语史稿》中提到的不完全韵是什么意思?

“睡”的字义变化:坐着打瞌睡和躺着睡

现在举例来说:“睡”字不但现代有,古代也有,古书上的“睡”字似乎也好懂,也没有问题。可是仔细一看,却并不完全一样。“睡”字在汉代以前,是坐着打瞌睡的意思,和躺在床上睡觉的意思不同。《战国策·秦车》中说: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不止。”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苏秦一面读书,一面想打瞌睡,于是他用锥子刺他的大腿,他就醒了。这个“睡”就是打瞌睡的意思。

又如,《史记·商君列传》:“卫鞅语事良久,孝公时时睡,弗听。”这句话是说卫鞅和秦孝公谈话,秦孝公不爱听他的,所以说孝公时时打瞌睡。这个“睡”字如解作睡觉就不对了。因为他们尽管是君臣关系,秦孝公也决不会如此不礼貌,竟躺在床上睡起觉来了。

所以,每一个词的意义都有它的时代性,它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换了时代后,我们就不能以老的意义去看它了。例如唐朝杜甫的《彭衙行》中有一句话:“众雏烂漫睡,唤起沾盘餐。”是说小孩们随着大人逃难,到了一个地方后,孩子们困极了,倒在床上睡得很香。如以汉朝以前的意思来讲,说孩子们打瞌睡,那就不通了,因为要说小孩们打瞌睡,就不能睡得那么香。

恨:在古代,恨和憾是同义词

又如,“恨”字在汉朝以前,一般的不讲作仇恨的意思,只当遗憾的意思讲。在古代,恨和憾是同义词。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这句话是说,刘备在世时,常谈到汉桓帝、灵帝时宠信宦官的事,感到悲痛与遗憾。这里的“痛恨”,不能用现在的“痛恨”来解释,因为桓帝、灵帝都是汉朝的皇帝,诸葛亮怎能痛恨皇帝、骂皇帝呢。

2 以学习外文的方法去学习古代汉语

古人学习一篇文章,强调把它从头到尾地来熟读和背诵。古人读书从小就背诵几百篇文章,重视感性认识。学校成立以后,尤其是五四以后,逐渐喜欢讲道理,解放以后,更要求讲规律。不管讲道理和讲规律,都是重视理性认识。

我认为单讲规律,单讲理性认识,没有感性认识,是不对的。古人几千年来学习汉语的经验是讲求背诵,这种读书的方法似乎是太笨,其实并不笨。

现在有些青年说,古代汉语难懂,好象比外语还难懂。这话过分了一些,无论如何古代汉语不会比外语难懂,可是其中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说,我们要以学习外文的方法去学习古代汉语。学外文的经验,首先强调记生字,还要背诵,把外文念得很熟,然后看见一个字、一个词、或读一本书,马上能了解它的意思。最高的程度,就是看书不查字典,举笔就能写文章,说外语时脑子里不用中文翻译,随口而出。

古代汉语大概有一千到一千二百个常用词,把它像学外文记生字那样地记住,大有好处。不要记那些深奥难懂的字。从前教和学古代汉语的人都走错了路,专记那些生僻的字。如那时小孩子喜欢找一个难懂的字去考老师,这样做是没有好处的。

古代汉语怎样能懂呢?把很多的文章凑起来,加以分析、概括、领悟,就能懂了。如“再”当两次讲,就是从每一篇有“再”字的文章中去领悟它的意义是否一样,当你发现所有的“再”字当两次讲时,你就恍然大悟,知道这个“再”字当两次讲了。所以这是领悟处来的、归纳概括出来的。因为它是客观存在的东西,你从许多文章中加以研究、分析、概括,真的意思就找出来了,比查字典还好。因为字典本身有缺点,如《辞源》《辞海》《说文解字》等,都是以文言文来解释文言文,看了以后仍不懂,等于白看了。

3 语音、词汇、语法、文字

语音问题不大,因为我们读古书不一定要学古人的读音,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古今读音的不同。如“人”字,北京音读“ren”,上海音白话读作“nin”,文言读“zen”。据我们的研究,古人“人”字的读音和上海白话的“nin”差不多。这种东西对于我们学习古代汉语来讲不太重要,古人读音可以让专家去研究,我们一般仍按北京音去读,上海人就按上海音去读好了。

语法比较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一种,我们过去教古代汉语常常有一种误解,以为语法讲法则,只要把古代汉语的语法研究好了就等于掌握了规律,完成学习古代汉语的任务了。其实不然,因为语法有很大的稳固性,它变化不大。如“我吃饭”,在古代和现在差不多。特别是比较文的话,如“抗震救灾”,从古代到现在都一样。语法变化不大,所以我们放弃了词汇不研究,专去研究语法还是不解决问题。再说我们的前辈学古文,也不是从语法入手,他们都是念得很熟,能背诵,那时恐怕还不懂什么叫语法,可是他们学习得比我们现在一般人还好。所以我们应着重在词汇方面。

举例来说,关于胡子的问题,古人分为“须”“髭”“髯”三个概念。口下为“须”,唇上为“髭”,两边叫“髯”。关公的髯很长,所以叫“美髯公”。总的名称,也可以用“须”字。我们现在没有这样丰富的概念,不管是上面的、口下的、两旁的都叫作胡子。概念的多少,分得细不细与时代的风俗习惯有关。“须”“髭”“髯”之分,因为古时男子多数留须,所以需要加以区别。现在我们留胡子的人少,不需要分得这样仔细,统称为胡子就可以了。还有,在我们古书上,猪、马、羊、牛的名称种类很多,就是因为在畜牧时代,对初生的猪、一岁的猪、二岁的猪的名称,都需要分开,才能讲得清楚。所以说,一个时代跟一个时代不同,一个民族跟一个民族不同,因此也就不能简单地说古人的词汇是贫乏的。这是讲词汇的第一个问题。

关于古代词汇,现在我们好像懂得,但又不一定真懂。要注意,有些词,不要以为讲得通就算对。讲通了有时也会出错。有时讲起来似乎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其实不然,恰恰还有问题。“举案齐眉”的故事是说从前的夫妻二人,丈夫叫梁鸿,妻子叫孟光,他们相敬相爱。孟光给她丈夫送饭,把盛饭菜的盘子举得和眉一般齐。“案”只能解释为“盘”,如果要讲成桌子,那孟光一定举不起来了。总而言之,对古人用词,要有敏感,要仔细分析,要从大量的材料中进行概括,进行比较,通过自己的思考,把它弄清楚。单纯地靠查字典,那是不够的。

4 语法的学习

学习古代汉语语法,要仔细进行分析。宾语要提前,得有条件,那就是必定在否定句、疑问句的情况下。另外,宾语必须是代词,如果普通名词,那就不能提前。比如说“不骑马”,就不能说成“不马骑”。“知我”,不能说成“我知”,因为这不是否定句。如果学习时,忘了这些条件,那就容易出错。

《论语》中说:“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意思是不怕人家不知道自己,只怕自己不知道人家。这句话中,“不己知”中的“己”字,提到了动词前面,“不知人”的“人”却没有提前。这些地方都值得注意。语法方面有很多问题值得研究,有的可研究得很细。不妨再举个例子。“之”和“往”有分别,“之”本来是“往”的意思,但从语法上看,“之”不等于“往”,其中有差别。“之”的后面可以带直接宾语,而“往”则不能。比如说到宋国去,可说“之宋”,到齐国去,可说“之齐”,但不能说“往宋”、“往齐”。总之,关于学习古代汉语语法,因受时间的限制,不能多讲。上面所讲的,只想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也要注意学习语法。

5 学习的具体措施

学习语文是个反复的过程,快了不行。如果只是讲规律,不从感性知识方面入手,那是不行的。两者应结合起来。刚才有人提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我想总的回答一句,就是学得多了,才能逐渐积累起来,积累多了,问题就解决了。要不然,一个一个问题解决,零星琐碎,而且还达不到自己的愿望。

那么,究竟怎么办呢?我看要多读些好文章。可以读读《古文观止》,这书市面上有卖的,其中一共有两百多篇文章,不要求都读,可以少读些,读三五十篇就可以。要读,就要读些思想性较好的或自己爱读的文章,最好能够背诵,至少要读熟此外还可念些诗,读读《唐读三百首》。三百首太多,不妨打个折扣,也挑选些思想性好、爱读的诗读读,读一二百篇也就可以了。要读得熟,熟能生巧。所以学古汉语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念三五十篇古文,一二百首唐诗。宁可少些,但要学得精些。

另外,要学些常用词,这也很重要。关于常用词,只要认真学,是容易掌握的。那些过深的词,可以不必学它。如果要求高些,还可以念些较深的书,如《诗经》《论语》《孟子》。可以先念《孟子》,再念《论语》,这两部书都比较浅。《诗经》稍难些,可以最后学。前两部书可整个念,最末一部可以念选本。

在有个尝试,小学生读古文,准备他们学不懂,这没有关系,只要熟读了,慢慢地就会懂的。这些话与刚才讲的要仔细地读,好象有矛盾,其实这里没有矛盾,刚才说的那些,都是从较高的要求提出的。我们不要有惧怕的心理,因为古汉语中,一定有容易懂的地方。能懂一些,就会培养出兴趣来。有了兴趣,就能慢慢地读通古文。北大的学生在学校要学二年,诸位不妨读它三年或更长的时间。

我相信你们是一定能够学得好的。

以上内容选自《文言的学习 · 怎样学习古代汉语》

古代汉语学习推荐书目

1. 《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第5版)

学习古汉语常备工具书

荣获首届中国辞书奖一等奖

迄今发行量超过千万册

2. 《古代汉语词典》(第2版)

语文教师、中学生、文字工作者案头常备

学习古代汉语和阅读古籍使用的中型语文工具书

3.《文言的学习》

精选古汉语专家王力先生

谈文言教与学的文章20余篇

首次结集出版

针对中学文言教学的实际需要

掌握文言教与学的正确方法

4.《古代汉语》

郭锡良 唐作藩 何九盈 蒋绍愚 田瑞娟

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汉语教研室成员编著

王力先生和林焘先生修订并撰写部分章节

1987年获得国家教委首届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一等奖

1995年获得全国第三届优秀教育图书一等奖

5.学生国学丛书新编

文言文阅读水平应当达到什么程度最为合适?民国时期是可以作为一个基准线的。将一个世纪以前的《学生国学丛书》通过新编激活,让它走进一个新的时代,更好地发挥它在语文教育和弘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作用。

—— 王宁

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学生多读国学典籍,有助于把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植入肌体。《学生国学丛书新编》为学生自学文言文敞开了大门。

—— 顾德希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保存在历代文化典籍中。国学经典浩如烟海,重篇巨帙,释解纷繁,得失互见,少年学生时力有限,常望而生畏。学生需要阅读经过整理的、撷取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华的经典书篇,以了解中华优秀文化,涵养传统道德,提高语文素养。

王云五、朱经农主编的《学生国学丛书》,是一套为中学生和社会普及层面阅读古代典籍所做的文言文选本。它隶属在王云五做总主编的《万有文库》之下,1926年开始陆续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论语》《孟子》《老子》《墨子》《荀子》《庄子》《列子》《楚辞》《国语》《礼记》《史记》《论衡》《书经》《诗经》《左传》

《杜甫诗》《王维诗》《二晏词》《苏辛词》《周姜词》《韩愈文》《三苏文》《曾巩文》《前汉书》《后汉书》《五代史》《战国策》《韩非子》《古诗源》

《孟浩然诗》《白居易诗》《李后主词》《归有光文》《柳宗元文》《世说新语》《吕氏春秋》《新序说苑》《晏子春秋》《欧阳永叔文》《十八家诗钞》《晚明小品文》

《宋词》《元曲》《李白诗》《陆游诗》《商君书》《淮南子》《陶渊明诗》《梅尧臣诗》《黄仲则诗》《谢灵运诗》《温庭筠诗》《王安石文》《顾炎武文》《文心雕龙》《明儒学案》《文史通义》《汉魏六朝文》《徐霞客游记》……

6.古代诗词典藏本

由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国学研究院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

著名古典文学研究专家袁行霈先生担任主编

阐释经典本身也要成为经典

7.诸子现代版丛书

诸子百家之学,源远流长,实为中华文化与精神之活水源头。揆诸当今形势,中华文化之复兴,既要植根于传统,又须着眼于世界。当代诸子之学,实已步入「新子学」阶段,当汇纳百家以成不朽,淘沙取金以锻精神,引领文化、学术之走向,助推民族、文化复兴之实现。

8.陈鼓应道典诠释书系

“道典诠释书系”是台湾著名哲学教授陈鼓应先生关于道家思想研究的丛书,目前已出五种。该丛书用白话文注释道家经典著作,在准确的同时力求通俗易懂,兼具权威性和可读性。可说是国学爱好者,入门之后继续深入研究之阶梯。

书目:《管子四篇诠释》、《黄帝四经今注今译》、《周易今注今译》、《老子今注今译》、《庄子今注今译》

建议你看郭锡良版的古代汉语。王力版的内容稍微有些老了,而且难度不小。高三的话看先秦部分的文选就可以了,通论部分可以作为参考,古汉语常用词部分可以仔细看一下。

《汉语史稿》,属于语言学中的具体语言学,它以汉语的具体语言为研究对象,是具体语言学中的汉语语言学。

标签: 汉语语法(1) 古代汉语(29) 王力(71) 国学(646) 文学(1174) 读书(1331) 文化(4689)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