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贾敬之死,为何会让贾母大病一场?背后真相令人心惊

文化 2022-04-29 14:53:08 46

贾敬和贾母,彼此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算太近。贾敬是宁国公的孙子,贾母是荣国公的儿媳妇。从辈分上来说,贾敬管贾母叫婶子。但从血缘上来说,二人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贾母的丈夫贾代

贾敬和贾母,彼此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算太近。贾敬是宁国公的孙子,贾母是荣国公的儿媳妇。从辈分上来说,贾敬管贾母叫婶子。但从血缘上来说,二人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贾母的丈夫贾代善,和贾敬的父亲贾代化,其实已经是堂兄弟了。

不仅关系不算近,两人之间的走动也非常生疏。贾敬早些年就开始在郊外道观中胡羼,轻易不肯回府中去。他自己的生日,贾敬没有回去;秦可卿的葬礼,贾敬也没有回去;就连贾元春封妃和省亲,贾府也并没有出现贾敬的身影。即便过年祭祖的时候不得不回去,贾敬也只是在净室默处。这也就决定了,他和婶子贾母的来往其实非常少。贾母向来是个爱热闹的,贾敬偏偏是个爱清净的。两人性格的巨大不同,也难免会导致这两个人彼此不适应。

贾赦不好好当官,整天在家里和小老婆喝酒,引起了贾母极大的不满;贾敬也是不好好做官,将家中的爵位给了儿子贾珍,自己只是一心修道炼丹。可行而知,贾母对这个本该挑起家族重担的侄子,也不会太满意。

贾敬不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还从来都不肯回家,也不在婶子跟前尽孝,按说,贾母对这个侄子不会有什么好感,也应该不太在乎贾敬究竟怎么样了。然而,事实并未如此。贾敬宾天的时候,贾母还在皇陵为老太妃送殡,等她回到家中,老太太表现得伤心欲绝。

至次日饭时前后,果见贾母、王夫人等到来……只听见里面哭声震天……当下贾母进入里面,早有贾赦、贾琏率领族中人哭着迎了出来,赦、琏二人一边一个,挽了贾母走到灵前,又有贾珍、贾蓉跪着扑入贾母怀中痛哭。贾母暮年之人,见此光景,亦搂了珍、蓉痛哭不已……又转至灵后,见了尤氏婆媳,不免又相持大哭一场……王夫人等亦再三相劝,贾母不得已,方回来了,果然年迈的人,禁不起风霜伤感,至晚间便觉得头闷、身酸、鼻塞、声重,连忙请了医生来诊脉下药,足足的忙了半夜一日。

贾敬的死,让贾母大病一场,直到贾敬送殡之期,“贾母犹未大愈,遂留宝玉在家侍奉”。

一个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什么走动,对贾府中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侄子死了,贾母为何会如此伤心,直至大病一场?其实,这其中隐藏着一个令人心惊的真相。

贾敬虽然在宁国府中不管事,但也是宁国府的一种象征。有的人的作用就体现在这里,看着他平时没有一点用,但是没有他还真不行。贾敬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那么,贾府为什么没有贾敬就不行呢?他是贾家长房。长房,在古代的地位非常重要。只要长房兴盛,也就意味着一个家族的兴盛。而贾敬的死,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贾家长房的衰败。贾家长房如今还有几个人?贾敬、贾珍、贾蓉。贾珍和贾蓉都是只管胡作非为,奢靡享受的。贾敬虽然不管家,也是贾珍的亲爹,在一定程度上,对贾珍和贾蓉有着绝对的权威。只要有贾敬在那里坐镇着,贾珍和贾蓉的行为难免就要受到一些约束。

对于这一点,贾母是非常清楚的。贾珍父子是什么样子,她也非常明白。作为叔祖母,她更没有办法去管宁国府的事。贾敬不在了,贾珍父子就更没有了任何顾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贾敬宾天之后,贾珍顾不上自己还有三年的期,带着贾蓉在家里召集了世家子弟,任意胡为,闹得宁国府乌烟瘴气,还闹出了尤二姐和尤三姐的事。

至此,贾府的长房彻底衰败了。贾母在清虚观打醮的时候,在神前请了三出戏,一出是《白蛇记》,一出是《满床笏》,这两处让贾母心里非常高兴,然而,第三出却是《南柯梦》。听了这个名字,贾母一下子就沉默了。她知道,贾府的荣华富贵,终有一天会像《南柯梦》一样,成为一场空。

贾敬的死,贾家长房的彻底衰败,就是贾家即将梦醒的时候,也就是贾府的荣华富贵即将到头的时候。贾敬的死,对贾母来说,并不重要;但是他所代表的宁国府的彻底衰败,意味着贾府的“南柯梦”即将醒来,却是贾母承受不了的。

所以,贾母才会大病一场,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南柯梦》的故事,就要在贾府上演了。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