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文章正文

崔燕方:我们的未来|中原作家

文化 2022-04-27 10:03:30 28

我们的未来 作者/ 崔燕方 来源:郑州市作家协会(官微) 1 永浩和我已经在一起三年了。我们两个是北漂一族,在北京

我们的未来

作者/ 崔燕方

来源:郑州市作家协会(官微)

1

永浩和我已经在一起三年了。我们两个是北漂一族,在北京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打拼,我从事着一份文员的工作,每个月6000元钱的工资,公司中午提供一份25元的自助餐,虽然大城市里开销挺大,尽管我的收入不高,但是我除了基本的交通、通讯外,偶尔在网上买几件衣服,买一些廉价的化妆品,每个月固定给妈妈寄些钱回去,工资勉强够我糊口。永浩是一名程序员,他电脑方面的水平挺高,很多时候,我工作上的好多问题都是他解决的。比如,做一个漂亮的PPT,比如,公司的公号操作,不仅仅是我会的他都会,我那些不会的,他也都会,他一直是我坚强的后盾,有了他,我的工作很轻松。

可是,我已经28岁了,接近30,越来越害怕未来,看着身边订婚的订婚,结婚的结婚,我一直期望着永浩向我求婚。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求婚的意思。其实,我没有太多要求。结婚了,顶多还是维持现状,我不在乎他有钱没钱,我觉得跟他在一起像现在一样安安稳稳就挺好。我没有渴望过太大的钻戒,一对银质的戒指也可以,对我们来说也不算是什么负担,可是……

最近这几天,我一直想问问他真实的想法。但犹豫了几次,总也问不出口。我是女孩子,怎么开口说要结婚呢?我很焦虑,对于男人来说,年龄大一点无所谓,但是女人不一样,一旦过龄成了剩女,就只能成为昨日黄花。我想和他结婚,有一个孩子,这样,我就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我就不会担心未来。

坐在工位上,看着面前日历上的红色标注,今天是我的生日。早上起床时,他抱着我吻着我向我说生日快乐,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唉,礼物不礼物的不重要,我真的很想很想有一个家。

也许一顿浪漫的晚餐可以提醒他向我求婚。想到这里,我微信他:晚上一起在外面吃饭。

他回复的不是我想要的:我已经买了菜和红酒,晚上好好在家里浪漫一下。

在家里怎么能浪漫起来呢?我希望在有音乐的西餐厅里,在灯光营造的氛围里,在红酒的感染下,能激发他结婚的意愿。

我固执地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去吃西餐吧,你带上买的红酒,比在家里浪漫!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复:好。我在你们单位附近定了位置,下班后我坐地铁过去,你先过去等我。

看着他发给我的餐厅定位和卡座号,我骄傲地笑着回复了一个字:好!

我知道,他还是在乎我的。也许,三年的时间已经没有了新鲜感,但只要我坚持,他还是听我的。

下班时间到了,我收拾了一下工位。主管乔娜走过来叫住了我:“小洁,我刚刚给你发了一个邮件,咱们的一份策划案,你晚上加班美化一下!”

我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今天晚上要是永浩喝了酒,肯定做不了这项工作。我正犹豫着该怎么回答,乔娜笑着叮嘱我:“辛苦你了,明天早上会议上要提交的,先谢谢了!”

乔娜潇洒地转身,她十公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仿佛踩在我的心脏上,我只觉得心跳加速,愤怒却又无可奈何,谁叫我学不会拒绝呢?

坐下来,我重新打开了电脑,登陆邮箱,把乔娜发给我的邮件下载下来,然后直接发给了永浩。

关上电脑,我沮丧地想,今天晚上,永浩也许又要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了。

我微信语音永浩,很快就接通了。

“永浩,乔娜刚刚给我的任务,我已经传到你邮箱了,你出发了没?要不,今晚回家吃饭吧,吃完饭你早点把这个策划案做一下。”

“咱俩好长时间没出来吃了,你不是说想吃西餐吗?更何况,你今天生日啊,咱们吃完回去再做,你先过去,我马上就到!”

说完,他切断了语音。

提起包,我打开永浩发过来的定位,循着路线走了过去。

到了餐厅,服务员礼貌地微笑着迎上来,我报上卡座号,服务员把我领到卡座,给我倒了一杯水,亲切地问我现在点餐还是等一会儿。

我先抿了一小口水,微笑着说等一会儿。服务员笑着走开了。

我们订的卡座在窗户边上,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我能看到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公交车、私家车、自行车,拥挤不堪。餐厅里的钢琴曲音量很低,音乐声能恰到好处地钻进我的耳朵,仿佛外面的世界都被这块玻璃隔开了。

外面很热闹,但我却觉得孤独,我想起了和永浩的相识,那时,我刚到北京,农村长大的我在学校里一直是一朵无名花,对社会的认知是陌生的。到北京一个星期才找到这份文员的工作,为了庆祝一下,我决定给自己买一杯奶茶。在一家聚了很多人的奶茶店前,我点了一杯奶茶,那个做奶茶的小女生笑着对我说:“美女,咱们今天做活动,奶茶第二杯半价,再来一杯?”我犹豫着,想着自己今天的奢侈,笑着告诉她一杯就好。没想到,一个男生的声音传过来:“咱们俩拼吧,这样相当于七五折!”我回过头,看见了永浩。阳光里的他笑容灿烂,干净的眼神令我的心神一荡,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原以为我们也就是一面之缘,以后不会再相见了,毕竟人海茫茫,哪里有那么多的遇见?但凡事都有例外。第二次见面,是和合作公司的聚会,那时候,我还不大习惯新环境,公司里的人还认不大全,所以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永浩后来告诉我,他说看到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他觉得我很可怜,便走过来安慰我。本来好心好意,可是我跟他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眼神很游离,仿佛我的身体在这个世界,而灵魂却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当时觉得我有淡淡的仙气,吸引了他。他想到我们两个人第一次相遇买奶茶的情景,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缘分。再后来,他刻意接近我,一次次解决我工作中的难题,并且很努力地教我PS,文档的排版,PPT的制作等等。但很遗憾,老师高大上,可是学生悟性不高,智力有限,我在工作方面就是小白,他再使劲教我也没有起色,以致于后来我的工作他基本上接手了一大半。也许是日久生情,也许是因为依靠,更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是缘分在影响着我们。当我的房租到期后,房东不愿意再续租,我不知道接下来要住到哪里,碰巧永浩联系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哭?也许是异地他乡太孤单了。听着我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永浩很快赶到我的身边,知道我还没找到地方,他说刚好一个人住两居室,可以和我合租。长时间的接触,永浩就像是我的哥哥,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爱上我。自小我都自卑,而永浩样样精通,我以为他只是可怜我,同情我,所以,我没有任何防备地搬到了他那里,和他过起了同租的日子。

想起刚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很温馨的。

那时,他很照顾我,他做饭总是多做一点,说自己顺手做多了,让我帮他消化一下。后来他告诉我,他是故意的。也许孤男寡女在一起相处久了,都太寂寞了,我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只是,已经三年了,结婚还是遥遥无期。

我沉浸在往事里,就连永浩走过来坐下来都没有发觉。他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发现了他。我微笑着看着他,他略微喘着气,脸上有微微的汗,他肯定是下了地铁跑着过来的。

他问我:“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拿起水杯,笑着说:“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不知不觉我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年多了。”

永浩笑着说:“是啊,抱歉,路上红酒不小心碰打了,要不点一瓶?”

我看着餐厅的华丽装潢,这里的红酒肯定很贵。我犹豫着说:“算了吧,今天晚上你回去还要帮我做策划案,酒就不喝了!”

正说着,服务员走了过来。

永浩问我:“喜欢吃什么?”

我笑着说:“我第一次来这里,你看着点吧!”

永浩问服务员:“有什么单人套餐介绍下!”

服务员的脸上永远都是礼貌的微笑,我有点嫉妒她们的微笑,要知道,她们笑一笑,我和永浩就要为她们的笑买单。

服务员认真介绍餐点:我们这里刚好有一个优惠活动,原价930元的单人套餐,现在5折优惠,菜品有雪茄鹅肝,法式南瓜汤和黑松露奶油菌汤可以选一项,还有山葵奶酪酱,主菜有澳洲M6级的菲力牛排和法国银鳕鱼西京烧,您可以选一项,当然,还有Tomka豆鱼子酱……

永浩看着我问:“小洁,你觉得怎么样?”

我心里盘算着,400多块钱,我都可以去买一件像样的衣服,就这样吃了有点不划算。永浩既然问了单人套餐,他肯定跟往常一样是不吃这套餐的。但这个价格我还是觉得贵,我问服务员:“有没有便宜一点的?”

永浩却接过我的话说:“不要考虑价格,关键是你是不是喜欢?”

想想永浩对我的奢侈对他自己的小气,我有点感动,犹豫着要不要换一份便宜的,永浩却直接对服务员说:“就这个吧!具体的让她选!”我选择了黑松露奶油菌汤和菲力牛排。

永浩点了一份意面,38元。

服务员笑着说:“请稍等!”然后背脊挺直地离开。

卡座上方淡淡的灯光悄悄地亮了。我问永浩:“你看邮箱了吗?”

他点了点头说:“看了,稍微美化一下就好。我把色调统一一下,个别地方修饰一下,问题不大。我办事,你放心!”

他这样一说,我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永浩盯着我说:“你平时应该多笑笑,大多时候,你都没有表情,我都不知道你开心还是不开心!”

他这样的话忽然勾起了我的心事,我又不能跟他明说我想结婚。我沉默着,看我不说话,他似乎有点紧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别放在心上!”

看他紧张我,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残忍。凭感觉我知道永浩是爱我的,尽管他跟我一样只是个打工族,我们都没有钱,可是他已经尽可能让我享受更好的,比如今天晚上这一餐。

我冲他笑着说:“别想太多了,我又不是老虎,你随便说,我不会生气!”

说着话,服务员过来给我们摆好餐具,呈上菜品,我让永浩尝尝套餐,可永浩笑着说让我吃。

吃饭中间,永浩说:“这几年,你跟着我也没吃着什么好吃的,以后等咱们有钱了,想吃什么吃什么!”

这几年,我确实没有买过太贵的化妆品和衣服,同事们炫耀品牌包包的时候,我只能苦闷地躲在一边。在公司,我几乎没有朋友,我的世界里,只有工作和永浩。有一次,我在某多多拼了一款品牌护肤品,很便宜,可用了一次,脸上就起了小红点,吓得我以后再也不敢乱在网上买东西。这几年日子确实过得挺委屈,如果找一个有钱的男朋友,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子。感觉眼睛潮潮的,我连忙端起水喝了一口,默默地吃东西。

忽然,听到有人叫我,我抬起头,只见乔娜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小洁,真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我连忙站了起来:“主管,您好!”

乔娜看向永浩,永浩站了起来:“乔主管,您好!”

乔娜笑着说:“原来你们在一起了,我说呢,小洁的PPT做得超级好,原来背后有你这个大师啊!”

永浩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以后还希望多照顾小洁!”

乔娜笑着说:“小洁很棒,工作很认真,不是我照顾她,而是她一直在支持我!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夫丁坚。他今天向我求婚了!”乔娜的脸上洋溢着娇羞和幸福,看得我有点羡慕,有点嫉妒。

永浩笑着说:“祝贺你们!”

我看着乔娜手上亮闪闪的钻戒,一瞬间有些晃眼,我悄悄地把手藏在袖子里,我不否认永浩对我的好,但是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结婚,我越来越看不懂他,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娶我?

乔娜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怎么了?你怎么老爱走神?”

我努力让自己的眼睛弯起来:“我在想你穿上婚纱的样子,结婚了提前通知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给我说!”

乔娜笑着说:“这是一定的!”看着乔娜开心的样子,我心里酸酸的。此刻的她,艳光四射,原来即将走进婚姻的女人这么美。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乔娜他们走了。我和永浩坐下来吃饭。尽管今天晚上昂贵的西餐口感肯定不错,但很遗憾,我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最终,我仿佛是逃跑一样,和永浩乘坐地铁回到了我们两个人的“家”里。

2

永浩一到家就忙打开电脑,我知道他要帮我工作。我洗好了歪在床上,翻看着手机。后来,渐渐觉得手机一点意思也没有,就看着永浩忙碌。

我很喜欢永浩工作的样子,他敲击着键盘,点击鼠标,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想着他一直为我工作,我心里感到亏欠。我们最终会结婚吗?我想问他,但总是话到嘴边又咽下。

可能是累了,他耸了耸肩,我从身后抱住他。他回头,摸摸我的头问:“怎么了?”

我想了想问:“你这几年攒了多少钱?”

他怔了怔,一时间,我在他眼里看到了犹豫、迟疑、彷徨等诸多情绪,我一直没有问过他的收入,也从来没有张嘴问他要过钱,除了在某些特殊的日子他给我发红包,一起在外面吃饭时他付钱,好像我跟他在金钱上没有更多的关系。我们之间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熟悉到无所顾忌,原来我们还没那么亲密。

我掩饰地从床上爬起来,出去热了一杯牛奶端进来,递给他说:“你喝杯牛奶,晚上只吃了饭,这会不渴吗?”

他接过牛奶喝了两口说:“你喝吧,牛奶有助于睡眠,喝了赶紧睡觉,别胡思乱想。”

我接过来把剩下的牛奶喝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让他喝牛奶,他都只是象征性地喝上一两口,剩下的都让我喝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他想,如果让我去刻画他的样子,我不知道能不能完全刻画出来,我跟他算不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忽然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我们怎么可能陌生呢?和他在一起,我基本上不用做饭,不用洗衣服,我们几乎没有吵过架,可能是我过于懂事吧。我不知道人家情侣是怎么相处的,但网络上说的,如果连架都没吵过的情侣肯定有问题。

永浩无意间回过头,看到我正看着他出神,他俯下身,捧住我的脸,把脸凑过来,蹭了蹭我的脸,笑着说:“睡不着?是不是我影响你了?要不我去外面做,你先睡!”

我拉住了他的胳膊,我用自以为迷人的眼睛看着他,我想他能明白我的意思。果然,他说:“等我,我去洗一下,马上过来,这个策划案我明天早上早起再做!”

他洗完澡来到床上,习惯性地把我抱到怀里。我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很清楚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但我很纠结,他要不要和我结婚这个问题我已经焦虑了太长时间,我怕再过一段时间自己要疯了。我想,问出来无非是两种结局,一种是我们两个结婚,如许多言情小说的美好结局一样,从此,王子和公主开始了幸福的生活。另一种是,如果他不想结婚,我就搬出去,毕竟,我不再年轻,我怕年华老去,我怕最后没有归宿。长痛不如短痛,我想,这个问题我必须要早一点解决,快刀斩乱麻。

他吻上我的时候,我避开脸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和我结婚?”

他捧着我的脸,固定住我脸的位置,吻上我的嘴说:“不急……”

我的心一下子跌到了冰窑。我猛地推开他说:“我好像那个了,我去一下卫生间。”

我起身冲到卫生间,回身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依着卫生间的门,我泪流满面,无声地哭泣着,原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结婚,他不急,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等下去了。我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整个身子像虚脱了一样无力,依着门,我的身子滑了下来。

我跌倒在卫生间的地面上,磁砖冷冷的温度让我有一点点清醒,一刹那,我做了一个决定,明天就搬走,没有未来的日子,我不想再继续。

我仿佛瞬间满血复活,站起来洗了把脸,然后在脸上涂了一点增白的乳霜,画出眉形,涂了一点腮红,用口红把嘴唇描绘得艳丽得如同一朵雨后的玫瑰。

我抿抿唇,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我想像着一个男人拉着我的手走上婚礼红毯的时刻,看着悲哀的自己,我想,永浩有没有爱过我已经不重要了。

我深深呼吸,然后走进卧室。

永浩看到我,眼睛亮了起来。我刚走到床边,他就一把拉过我,在我耳边轻声问:“有没有?”看着他被欲望充斥的眼睛,我想,也许这是我和他度过的最后的一个晚上。我摇了摇头,主动吻上他。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身边已经没有人了。起床后,我听到永浩的声音:“你的案子我已经做好了,你先洗一下,饭马上就好!”

我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永浩已经准备好的早餐。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跟他一起吃早餐了。

我笑着坐下来。他把打好的杂粮粥推到我面前,给我剥好鸡蛋。看着他给面包抹上果酱,看着他熟练地重复着以往的动作,我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其实,我想今天早上告诉他,分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搬出去!

但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端起粥喝了一口,入口的温度刚刚好,香香甜甜的,永浩说过,杂粮粥是女人保养的黄金粥,既长不胖,又养生。以后,也许我永远喝不到永浩为我做的杂粮粥了。

他把抹了果酱的面包递给我说:“我已经发你微信了,另外在你邮箱里也备份了一下,这几天我爸妈可能要过来,具体时间他们没说,咱们随时做好准备吧!”

他爸妈过来?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过来催婚的?如果他们见到我,挺满意的,会不会催着我和永浩结婚?

想到这里,我忽然开心起来,尽管永浩没有说要娶我,但是我看到了希望,就像一个在水里求生的人抓到了一根稻草,至少此刻我有希望了。

我笑着问:“不知道阿姨他们喜欢什么?我这几天抽时间给他们买些礼物?”

永浩揉揉我的头发说:“不急,他们来了再说!”

太阳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原来,我的生活还是充满阳光的。

3

上午到了公司,我把方案发给乔娜,片刻之后,乔娜笑着走过来:“小洁,一直觉得你的PPT什么啦都做得那么好,没想到原来你背后有位大神。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给她使了个眼色,她知道我的意思,办公室人多嘴杂,不适合说私人的事。她亲昵地俯在我的耳边说:“永浩很不错的,好好珍惜啊!”

我笑着点头。

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也能够成为最美丽的新娘子。坐在工位上,我开始列出最近几天的行动方案。首先要去做一下头发,做什么样的发型呢?永浩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他的爸爸妈妈肯定不想我太花哨,所以,做一个好的造型最重要。好长时间没打理头发了,长出来的黑色头发和以前做成的栗色已经成了两截。应该把它们做回来,还原成黑色。

想想,还要买几件衣服。其实最好买大牌的衣服,简单大方,在哪里穿都可以。但是牌子的衣服贵,还是节省一点吧,在网上逛逛,找那些看上去既不奢华又简单的,相信应该符合他爸爸妈妈的眼光。

还有,我是不是要把厨艺锻炼一下?他们家乡的招牌菜应该学几个,这样他们到了这里就仿佛像回到了家里一样。满脑子里这个念头还没下去,另一个念头就已经起来了。我都不知道应该先做哪个了。

晚上回到家,永浩还没有回来,我在微信上问他晚上吃什么,他回复说让我等他回来做饭,要是我饿了,先吃点零食垫一下。

我也没有什么胃口,歪在沙发上,开始在某宝上搜衣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选择困难症。选了半天也没有合适的。不是款式不适合,就是价格太贵了。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永浩回来了。我窝在沙发里没有动。永浩走过来,俯下身看我选衣服,我指着一件款式还算可以的衣服问他怎么样,他皱着眉头说:“太便宜了,估计质量不怎么样,等我忙过去这段时间了,带你去商场好好买件衣服。跟着我这几年委屈你了,等咱们有钱了,你随便买!”

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我不知道其他女孩子谈恋爱是什么样子,可是跟永浩在一起,我却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改变。我羡慕过别的女孩子用一套雅诗兰黛都是五位数,可我呢?转过脸,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的表情。

没想到,永浩居然伸出手,把我头转正,凝视着我的眼睛说:“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的眼光,你不会看错我的。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

凝望着他真诚的眼睛,我能够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我说:“你知道的,我不在乎你有钱没有钱!”

他使劲把我揽在怀里。我百感交集。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一起,也许这就是缘分,也许这就是最平凡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的起伏,没有潮起潮落的大悲大喜,只不过是平凡日常的一些琐碎,是我一个小女人的小心思。我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温度,感受着他的吻,渐渐沉迷。

一周后,乔娜在办公室里公告了婚礼的日子,大约还有一周时间。她请了婚假,我们办公室本来人就少,我接手了她的大半工作,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幸好有永浩做我坚强的后盾,即使这样,我还是累得回到家里倒下便不想再起来。

乔娜婚礼当天,我和永浩去参加婚礼,看着乔娜精致的妆容,明媚的微笑,我那颗想结婚的心又蠢蠢欲动。我一口接一口地吃着菜,我不想让永浩看到我的失落。其实,我明明知道永浩是爱我的,我们现在在一起,基本上跟结婚是一样,只不过少了一个红本本而已。

下午继续在办公室里忙碌着,临下班时,开了一个小会。会议中间,忽然收到了永浩的微信:“我爸妈明天过来,中午我去车站接他们。”

拿着手机,我有点不知所措。本来还想着去做头发,结果这些天一直忙,还没来得及。我悄悄打开手机相机,看着镜头里的自己,因这几天过于忙碌,皮肤状态格外不好,再想想,两位老人明天就要过来,我今天必须要回家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太多的担心一桩接一桩地涌上心头,我的心里仿佛住进了一群小白兔,一只只跑过来又跑过去,让我发慌。

会议结束后,我慌慌张张往家里赶,一到家就开始收拾屋子。我们房子小,但东西却很多,平时总觉得缺东少西,可今天才发现,有好些东西是无用的。看到榨汁机,想起买回来还没有用够五次,就因为怕发胖,放在了角落里,看到酵素机,想起来仿佛一次也没有用过,再看看自己的那些衣服,有些一两年都没摸过了,却也没舍得扔,想起最近比较流行的“断舍离”这几个字,干脆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把这个家收拾一下。我狠狠心,决定先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一下。

正当我手忙脚乱之时,门铃响了,肯定是永浩回来了,我边走边说:“你不是有钥匙吗? 干嘛不自己开门?”

打开门我愣住了,原来是房东。房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材有点小胖,两只小眼睛,一脸的坏相。永浩曾经叮嘱我,不让我搭理他,我不知道他今天来找我干什么!

房东看着我,小眼睛一眯笑着说:“你们的房租快到期了,怎么还不转钱给我?”

我讪讪地问他:“多少钱?我现在转给你。”

房东伸出手比划着说:“两万四!”

我说:“稍等,我现在拿手机转给你!”

回到屋子里,看着乱糟糟的屋子,手机放哪了?翻了一会儿也没有翻到。

房东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来:“怎么回事?要我等多长时间?”

我走到门口陪着笑说:“您看,我这正收拾屋子,手机不知道放哪了,要不,您给我留一个账号,我保证今天转给你!”

房东怀疑地看着我,我侧过身,指着乱糟糟的屋子说:“真的,你看,我正在收拾,很乱,我不知道把手机放哪里了!”

房东掏出手机问:“你手机号多少?我给你打一下!”

我急忙报出手机号,但他打了半天也没响,我忽然想起,下午开会的时候把手机调成静音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房东的眼光看我像是犯人一样,我嚅嚅地说:“不好意思,我下午开会,手机静音,您稍等,我男朋友马上就会回来。到时候我让他转给您!”

他笑着,伸出手居然想摸我的脸,我闪开身子,又气又怒,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转身使劲关上门,隔着门我告诉他:“他马上回来,房租马上付给您!”

我不知道房东走了没有,只觉得仿佛有只抽气筒在慢慢地抽我的力气。我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看着整个屋子,忽然明白了永浩的艰难。原来,我从来没有操心过房租,这几年,我们在一起,房租他全部承担了,逢年过节回家的车票都是他订的,那个不用的榨汁机是他买的,当时花了四五百,还有手提电脑,我跟他的手机……他一直在默默付出,可我居然看不到。肯定是他手头没钱了,所以才会没交上房租,难怪我问他攒了多少钱,他没有说,难怪他从来不提结婚,不是不提,而是我们根本没有未来。

我的泪无声地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但泪水就是止不住。

我听到了永浩的开门声,天已经黑透了,永浩打开灯,看到蜷缩在沙发上的我,他扑过来,把我的头发往两边理了理,我无力地伏他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这一刻我不知道是哭房东的无礼,还是哭自己对永浩的不理解。永浩拍着我的背着急地问:“怎么了?说出来啊?咱不哭了,你看看眼睛都肿了,我爸妈明天来看到你这样子说不定会以为是我欺负了你,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不哭了!”他越这样说,我越哭得厉害,很多时候,我无理取闹的时候,他都会说是他的错,而我从来没有在乎过他的感受。

我能感受到他的手足无措,可我就是忍不住哭。门铃又响了起来,我忽然想到是房东过来了,我止住哭声,还没来得及给永浩说,永浩就已经过去开门。

打开门,果然是房东。

房东的脸上挂着笑,但一看就是那种小人的笑。“房租呢?”他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居高临下。

永浩说:“到月底了再说吧,我们还没决定续不续租。”

房东冷笑一声说:“什么意思?不租了?要是现在不交钱,到月底可是要涨价的,以后每个月涨五百!”

我跳起来说:“我们已经住了几年了,你怎么说涨价就涨价?”

房东皱了皱眉头说:“水涨船高,这几年你看什么不涨价?你随便出去看看,像我这样的房子早就不是这个价了。”

我气得哭了起来,我想,他肯定是有企图的,我哭着说:“你这个大色狼,我们不租你的房子了?”

永浩一瞬间明白了什么,把我揽进怀里,怒气冲冲地问房东:“你来问她要房租了?”

房东斜着眼看着永浩说:“是呀,这都快到月底了,我来催租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

永浩冷冷地说:“押一付六,即使到期了,你那儿还有我一个月的租金,我已经给你说过了,房租我付,不让你打搅我女朋友,你为什么问她要?”

房东不屑地说:“你们两个住我问谁要都一样,不愿意住你们搬走啊,没人拦着你们!”说着,他扬长而去。

永浩拥着我,恨恨地关上门,低声说:“对不起,我今天事比较多,回来晚了,让他吓着你了!”

我抬起头,泪眼汪汪地说:“我的手机找不到了,我在家里收拾东西,不知道放哪了,本来我想转给他的,可是,可是……”

我说话语无伦次。永浩笑着说:“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不着急,咱们先找手机!”

我哽咽着点着头。

永浩让我先坐下来,他开始翻腾着找手机。

我看着他一件件地叠衣服,他衣服叠得并不整齐,但他在努力地做,这几年以来,他一直都是这样,不管做得好不好,他都在尽全力地为我,为这个家。为什么我以前就没有在意到呢?

终于,他翻出了我的手机。“噔噔噔噔,看,手机找到了!”

我破涕为笑,接过手机,小心翼翼地问:“爸妈过来,咱们要加大开销,我这里还有点钱,转给你吧!”

永浩蹲在我面前笑着说:“男人是用来养女人的,这几年我没给过你钱,你还让我花你的钱,我还是男人吗?你要是有钱,去好好买几件衣服,买一些化妆品!”我笑看着他,感受着我们之间流淌的幸福。

4

因为乔娜结婚,我走不开,所以,只能让永浩一个人去接他爸妈。

晚上回到家,我小心地开门,看到两位中年人正坐在小客厅里。走进来,我能感受到他们打量我的目光。我把包挂在门后,笑着叫了声:“伯父,伯母!”

永浩妈妈拉住我的手说:“你就是小洁,一直听永浩说你,今天第一次见,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

我抬起头看永浩妈妈,她慈眉善目,笑意哪里都是,唇边、眼角、眉梢,都弥漫着浓浓的暖意。我有点小紧张,手心里瞬间沁出了汗。永浩妈妈转过头给永浩爸爸使了一个眼色,永浩爸爸笑起来,他的笑声很大,很爽朗,他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包递过来。我不知道该不该接,永浩妈妈笑着说:“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点小钱,你拿着买点喜欢的。”说着,接过红包塞到我手里。

我有点窘,结结巴巴地说:“我都没有给你们买礼物,这几天刚好有点忙,我……”我说不下去了,一转头,看到永浩正依着厨房门站在那里,我急忙说:“我去帮忙做饭!”然后逃一样冲向厨房。

厨房很小,我们两个人有点挤,我不敢和永浩说什么,因为空间太小,说什么两位老人都能听到。永浩一直瞧着我笑,我伸出手想打他一下,但又想到隔墙有耳,不由得又气又无奈。

我压低声音说:“不许笑我!”

永浩低声说:“遵命!”

“你们小两口去外面坐着,还是我来做饭吧!”我紧张地回过头,只见伯母笑着站在厨房门口。

永浩说:“好,又能吃到妈做的饭了!”说着推了我出去。

我在客厅里不知道是站还是坐,想了想,打开冰箱,开始削苹果,边削边想,做这个肯定不会错。

哪里知道,越慌张越出乱子,居然划到了手,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惊得永浩慌慌张张找创可贴,伯父着急地说:“你这臭小子,还不带她去包扎一下,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永浩急忙应着,先用创可贴贴了一下,拉了我出去。

出了门,我长出了一口气,摸着胸口我说:“吓死我了,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永浩说:“有什么紧张的?对了,有件事我还没给你说!”看他忽然有点郑重其事,我瞧着他问:“是不是做坏事了?”

永浩笑着说:“不知道算不算?”

我嗔笑着说:“坦白从宽!”

永浩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准备买房子了。”

我呆了呆:“这是什么节奏?买房子!”

永浩敲了一下我的头说:“高兴坏了吧?我想买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房子,也许有一天我爸妈要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你看可以吗?”

他没提结婚,还让父母过来一起住,我能说什么呢?其实,我之前曾经想过以后的生活,我不想和老人住在一起,因为太多麻烦。即使是最亲密的两个人也会发生矛盾,我怎么敢奢望和他们在一起会永远相安无事?永浩太善良,如果我跟他父母有什么不愉快,也许他就会跟我分崩离析。未来,会怎么样呢?也许,我真的该考虑离开了。

我咬了咬嘴唇,依然笑着说:“你买的房子,你想让谁住都行,我听你的。”其实不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我现在对于他来说算什么人呢?同居女友?可能今天还是,明天就又是另一种称呼了。男人这种动物,我还真的没有了解透彻。

永浩问我:“你这几天能请假一起看房子吗?”

我笑着说:“你跟你爸妈一起看吧!你也知道,乔娜还要几天才能上班呢!公司里走不开啊!”

永浩说:“我给他们订了酒店,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和老人住在一起。这几天,也就晚上和他们在一起吃顿饭……”

我抬头望着他,原来,他知道的,可是为什么他还想让父母跟着住过来?我真想让上天赐给我一张男人说明书,这样我就不用再去猜他们的心思,我可以知道男人是怎么想的。

我心不在焉地跟着他到了一个小诊所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跟他回到家里。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丰盛的饭菜,伯父伯母的态度和刚才好像有点不一样,是不是他们不满意我?四个人在一起吃饭,都是淡淡的表情,我忐忑不安,也许,我真的入不了他父母的眼。看着他爸妈不疼不痒的态度,我的心隐隐地疼,我的未来在哪里?

繁忙的工作里,白天我抽空在网上看房子。每天晚上回家之前,到房产中介那再对标参考一下。晚上永浩陪父母去酒店的时候,我认真地收拾自己的东西。我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想卑微地拥有一段婚姻。我也许仅仅是永浩青春期排遣寂寞的临时女友,不可能转正和他走进婚姻。我觉得我还是爱他的,但,爱和婚姻是不一样的。也许他也爱我,但他并不想选择和我走进婚姻。

那天晚上,他和我一起整理着东西,这个房子里,有我太多的回忆。床头的一个粉色盒子里,我曾经看着永浩把我们去年端午节一起去黄山的火车票、门票、索道票,郑重地放在一起。还有我们一起去江西时,我看到长在松树上的石斛,忍不住想要,他偷偷地采下了一根,让我带回来,如今,那根茎已经风干了。

我转过头,看到桌子边上的两个奶茶杯子,里面有两根长青藤,那是我们刚刚确定恋爱关系后,专程到奶茶店去买的两杯奶茶,奶茶喝完了,杯子我却舍不得扔,拿回来加上水,在里面养了两根长青藤……太多太多的回忆,可是,这些终将成为过去式,也许很快,我们再见面时,他会跟其他人这样介绍我:“我的前女友!”

我不知道永浩是否注意到了我的变化,但是他对我的态度明显不一样,好像忽然之间,我们陌生了,不知道彼此该说些什么。每天晚上,我回家都有点晚。永浩问我我总说加班。四个人一起吃饭时,气氛有些许凝重。伯母有时候对我欲言又止,我怕她告诉我,我跟永浩不适合。我总是躲闪着,彼此的相处,礼貌又生疏。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想,我应该赶紧找好房子。

一周后,他们看好了房子。永浩叫我去看房,我却一直推脱着,我说他们相中就行。也许永浩看我郁郁寡欢的,没有坚持。他办理完了手续,告诉我要搬家。我从自己选中的房子里,做最后决定。昌平那边的房子便宜,可是太远了,最终我在西三旗找到了合租的房子,每个月2200,南边的卧室,比较向阳。

乔娜已经回公司上班了,我说要搬家了,所以想请假。她笑着对我说:“听说你们买房子了,想必婚期近了,祝贺啊!”我苦笑着,没有说话。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也许他人眼里是幸福,可是到了我这里就成了哑巴吃黄连。

收拾东西时,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我努力压抑着。我把自己的东西堆放在一起,这几年在这间屋子里,我并没有买太多的东西。属于我的东西并不多。我把自己的衣服简单做了整理,很多东西果断地舍弃了,东西可以舍弃,可是我能果断舍弃和永浩这几年的感情吗?我特意把床头的那个盒子放在了我的行李里。看着那两个奶茶杯子里的长青藤,我想带走,犹豫着,还是放弃了。算了吧。回头可以再去那里买两杯奶茶,继续养护一抹绿色。

永浩出去找搬家公司了,他爸爸妈妈在新房子那边收拾。我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屋子,把钥匙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依依不舍地离开。走到门口,我想了想,应该给永浩留句话。我又折了回来。

我从一个笔记本里撕下一张纸,坐在桌子前,迟疑着该怎么说。

想了一会儿,我拿着笔开始写

永浩:

抱歉,也许我们两个不合适在一起,我想了想,终要有人提出分手,所以,就让我来吧!

谢谢你这几年为我们两个人的付出,祝你找到更适合你的女人,祝你幸福!

我以为我会很洒脱,可我没想到,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永浩什么时候会回来,我怕他看到我哭,急忙起身向外走。

5

我拉着东西坐地铁到了我租住的屋子。屋子我提前已经做了简单的布置。床上是我新买的被褥。倒在床上,新鲜的棉布的味道让我从这段时间强装的坚强里松弛下来,我就像一只放了气的气球,软软的散了架,头昏沉沉的,我关掉了手机,让自己彻底地放松下来。

仿佛听到永浩叫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永浩居然牵着一个女子的手站在我的面前。我惊诧地起身,看着永浩幸福地对着那个女子笑,我说不出话。

我请他们坐下,给他们倒水。水居然没有倒在杯子里,倒在了手上,水很烫,我一松手,杯子摔在了地上。

我俯下身去捡,玻璃碎片却划破了我的手,血涌出来,往地上淌。永浩弯下腰,拉住我的手,吮吸着我手上的血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样怎么嫁得出去?”

我的心里苦苦的,涩涩的,我看着永浩的笑容在变,从心疼变成了讥笑和嘲讽,然后,永浩边笑边说:“我今天来是告诉你,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

他重复着“我要结婚了!”我使劲捂住耳朵,泪水无声地流下来,我不想听永浩说这些话,我转身往外跑,我按了半天电梯,电梯也没反应,我顺着楼梯往下跑,忽然脚下一滑,我的身子一个趔趄,倒在地上,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我害怕地尖叫起来,身子一颤,睁开眼睛,屋子里漆黑一片,原来我是在做梦。

我揉了揉太阳穴,打开灯,从行李箱里把衣服拿出来。看到了那个粉色的盒子,盒子的角落里静静地躺着两个瓶子,瓶子里是彩纸折成的五星。一个是我的,一个是永浩的。这两个瓶子还是我们确定恋爱关系之前我买的。我最初拿着两个瓶子对永浩说:“现在很流行这个,每一个人都会有无法对他人说出的心事。如果我们有心事了就把心事告诉这些星星,等到我们八十岁的时候,我们打开对方的瓶子,看看年轻时的我们都有什么心事!”

我都忘了我曾经写过什么了。但是永浩有没有小秘密?我打开永浩的瓶子,拆开一个星星:

小洁居然低血糖,我要记得时刻检查她的包,有没有糖。

我愣了愣,我低血糖?我都忘记了。是不是我减肥那段时间?

我又打开一个星星:

今天要向小洁表白了,有点小紧张,但我怕再不说,她就被其他人抢走了!

原来他表白之前是紧张的。我再打开一个:

我问小洁男女之间有没有纯洁的友谊,她居然说我们两个就是。她是不是没有爱上我?

这个应该是他表白之前写的吧,我心里有小小的惊喜,把里面的小星星都倒出来,一个个拆开:

今天我和小洁吵架了,她一点都不讲道理。我们彼此都冷静一下吧!但我是男人,不能那么小气。

小洁说要减肥,我要记得给她准备好水果,万一半夜饿了怎么办?

小洁说自己是恐婚一族,其实,不结婚这样子过一辈子和结婚也没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一个星星,我呆了呆,我什么时候说过恐婚?没想起来,我继续往下看:

我说要去小洁家过春节,可她不让,是不是她还不确定要和我结婚?

我要攒钱买房子,买了房子就可以给小洁钱让她挥霍了。

爸妈一直催着要我结婚,可我怕小洁逃婚,我不敢提结婚的事。

我的泪流了下来,原来不是他不想结婚,而是我告诉他我恐婚。

我有点小抠,不知道小洁会不会看不起我?可是我要给小洁买个房子,给她安全感!

我想起我们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永浩永远都会点免费的白开水,他一个人在家,即使气温三四十度,也不会开空调,在外面吃饭免费的餐巾纸,他总记得带回家……

一个个星星打开,我明白了为什么他妈妈在我面前欲言又止,原来,他叮嘱了他们不要跟我提结婚的事,看着一个个小星星的内容,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原来,我是那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我打开手机,天,微信、短信一个个跳出来,是永浩。

我颤抖着把手机握在胸口,我不知道该怎么给永浩说。

手机铃声响了,是永浩。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想,我应该告诉他,我要跟他结婚!

摁下了接听键,永浩着急的声音传过来:“小洁,不急,你不想结婚我们就不结婚,我们这样也挺好的,你在哪儿,你现在在哪儿?”

我哭着说:“我想结婚,我想和你结婚,我想和你在一起,生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

永浩在手机那边沉默了,我想我是不是吓到他了,正想解释,我却听到了他的笑声,我听到了他的声音:“爸,妈,小洁答应和我结婚了,她终于答应了!”

听着永浩的声音,我仿佛看到了我们的未来,我和永浩穿着结婚礼服走上红地毯,走进婚姻的殿堂。

作者简介:

崔燕方,郑州市作家协会理事,登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登封市朗诵学会会长。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散见于《河南日报》《郑州日报》《河南工人日报》《大风》等报刊杂志。

标签:

陆离号Copyright @ 202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1234567-2号